歌曲演唱:气象万千

编辑制作:气象万千


秋风萧瑟

万物开始凋零

触景生情

总让人联想到人生之秋

这种情思付诸历代文人笔下

便使秋带有苍凉悲戚之感

形成了“悲秋”的风气

毛主席笔下的秋却一扫凄凉落寞

写得壮阔,写得豪情万丈,写得荡气回肠



《沁园春·长沙》 


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

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

漫江碧透,百舸争流。

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

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携来百侣曾游,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

书生意气,挥斥方遒。

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

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整首诗虽是写寒秋,却无一丝萧瑟之感,反而有一种巍峨、博大、壮阔的崇高美,诗中恍若有豪气要喷薄而出,一切景语皆情语,可见诗人心中的胸襟和抱负,“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他必定要在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读来让人心潮澎湃。



《清平乐·六盘山》 


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

不到长城非好汉,屈指行程二万。

六盘山上高峰,红旗漫卷西风。

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


此篇是红军摧毁敌人最后一道封锁线,翻越六盘山高峰,二万五千里长征胜利在望时写下的词章,你仿佛能看到老一辈革命家历尽艰险,相视一笑指点江山的模样,也依稀能感受到他们将革命进行到底的壮志豪情。



《忆秦娥·娄山关》 


西风烈,长空雁叫霜晨月。

霜晨月,马蹄声碎,喇叭声咽。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毛主席所处的时代和他的抱负决定了他的诗词风格,他的诗中不会有凄凉落寞,只会有豪情万丈。

哪怕是战略任务受挫,险象环生,他也有“而今迈步从头越”的勇气。



《采桑子·重阳》 


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

今又重阳,战地黄花分外香。

一年一度秋风劲,不似春光。

胜似春光,寥廓江天万里霜。


这首词字浅意深,营造了一个恢宏开阔的艺术境界。

诗人从大处着眼,从人生感悟落笔,摆脱了个人的荣辱得失,站在历史的、哲学的、人类的高度抒发了他的人生看法:一句“人生易老天难老”,足可见其“慨当以慷”的大气。



《满江红·和郭沫若同志》 


小小寰球,有几个苍蝇碰壁。

嗡嗡叫,几声凄厉,几声抽泣。

蚂蚁缘槐夸大国,蚍蜉撼树谈何易。

正西风落叶下长安,飞鸣镝。

多少事,从来急;天地转,光阴迫。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

要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


1962年冬,中国刚刚走出三年困难时期的困境,中苏关系又开始紧张,反华势力此消彼长,毛主席此词似立于天宇苍穹,俯视尘寰,以沉稳、傲岸、泰然之态度姑且作冷眼观,且看“苍蝇”如何动弹,如何表演,怎么成气候,全词有一种必将带着中国冲出困境的决心。



《七律·和柳亚子先生》 


饮茶粤海未能忘,索句渝州叶正黄。

三十一年还旧国,落花时节读华章。

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

莫道昆明池水浅,观鱼胜过富春江。


这首诗是老朋友之间的私人唱和之作,不同于上述诗词的的豪情万丈,却独有一股“春风化雨”的力量,毛主席针对原诗作者刘亚子牢骚愈盛而身体愈下的状况,借唱和的方式叙旧谈心,进行坦诚恳切的开导规劝,表达了对挚友的一片爱护之情。

此诗清纯和雅,语言温婉秀润,情意绵长,看似清淡,味之弥甘,很有启悟和感化力量。



《浪淘沙·北戴河》 


大雨落幽燕,白浪滔天,

秦皇岛外打鱼船。

一片都不见,知向谁边?

往事越千年,魏武挥鞭,

东临碣石有遗篇。

萧瑟秋风今又是,

换了人间。


上片前两句,一为仰观,一为前瞻,随着视角的变化,空间画面也由陆而海,从上而下,后三句则显示视线由近而远的渐次推移,极富层次感,全词从秦始皇写到曹操再到如今,扩大作品的时间、空间容量,显示出一种寥廓深邃的宇宙感。



《七绝二首·纪念鲁迅八十寿辰》


(其二)


鉴湖越台名士乡,

忧忡为国痛断肠。

剑南歌接秋风吟,

一例氤氲入诗囊。


全诗凝练沉挚、铿锵有力、情感炙热、寄寓深刻,虽只字未提鲁迅,但寓情于景,由物及人,景、情、人融为一体,以恢弘的气度评说了鲁迅先生的人格和诗品,热情赞扬鲁迅先生在国民党反动派黑暗势力统治下勇于周旋和不屈不饶的斗争精神,歌颂鲁迅先生伟大的人格和刚烈的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