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优雅美丽的女人》

作者:青花洛


年轻时,特别能熬夜,早上起床就成了问题,常会有出被窝,脸也顾不上洗就去上班。


后来,因一次与闺蜜去逛街,她霸道的在我素颜上涂了淡酒红色的唇膏后,将我推镜前,那刻的表情至今我都记忆犹新。记得我有些意外与惊喜,脸变得鲜亮而有棱角,重要的是让我多了几分优雅与自信。打那以后唇间那一抹色彩开启了我新的生活,它便是我生命旅途中不可缺少的伴侣。若忘记在唇上涂唇膏,会有不敢见人,露怯的感觉。


随着年龄增长,女人仅需有内心的丰盈是远远不够的,而我们的脸也颇为重要,如果你将其放任自流,不加以修饰,说句难听话,这张脸就会成为你心里的一隅废墟,它会吞没我们所有的自信,让我们会在无任何渴望的荒芜中度过。


当然废墟包罗万象,在我这只谈浅窄,于我相关的废墟。生命之初就决定今后的逝去,花开就有凋零,凋零就是归宿后的废墟,你想要活的精彩,就要不断更新或是再造自己,直到生命终止。如此,就必须以废墟为基地与起点,再造自己的美丽与自信。

  一次同学聚会,在抬头的瞬间,我差点掉出泪来,这眼泪掉的成分太复杂了,是惊叹,是怜惜,又不完全是。她所展现的废墟,活像一个历尽沧桑的老人,昭示着岁月的无情,世故的残忍,生命的蹒跚。看到她我不能不动容。到了一定年龄的女人不再有李白说的“千金散尽还复来”的幻想。


所以女人必须活出自己,即便苍天如何对我们薄凉,也要学会修缮和重建自己的温暖。人们常说:没有丑的女人,只有懒得女人。只要我们舍得花一点时间就会愉悦自己的心情,精神生活就是美丽的。

  话又说回来,人老病死自然规律,谁也无法改变,即便是佛祖也无能为力,该衰老的终将老去,该见马克思的终要去见。正如余秋雨曾说过的:“假饰天真是残酷的自我糟践。没有皱纹的祖母是可怕的,没有白发的老者是让人遗憾的。”这段话我很赞同。我想说的,我们在自己年龄段活出属于自己的美丽。


对她人,我总会说:女人真的该适当薄施粉黛,可对自己一向不喜欢在脸上做调色板,即便淡妆也不会,每天只会在素颜上涂抹本色的唇膏,同样让我感觉这张脸就鲜活生动起来,重要的是让我多了几分优雅与自信,每一天由唇间的一抹色彩开启新的一天。毕淑敏的《素颜朝天》散文大家都读过吧,她所说的,最美的女人就是不加修饰的素颜朝天。其实,实际中的她口红涂的很鲜亮的呀。


说到这,我突发奇想起来,女士们是不是该做一个超时代的女性,该拉皮就拉皮,该整容就整容,该拍黄瓜就拍个......人家马王堆的汉代老太还需要植皮隆胸,重施粉黛呢,何况现代人呢?

【随笔:墨洛 * 图片:摄影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