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沽湖草海

有道是:“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旅游,的确是一种令人愉悦的生活体验,在游览名山大川,欣赏绝美风光的同时,既开阔了眼界,也增长了见识。

泸沽湖摩梭民俗博物馆

这些年,曾以跟团、自驾或自由行的方式走过一些地方,拍了不少照片,记录下曾经的足迹……

泸沽湖摩梭民俗博物馆

然而,近两年因带孙之故,那种“说走就走”的旅行态度,也多少受到一点“制约”。为此,特“翻箱倒柜”,选出部分“存货”来以飨美友(当然,均为没在此发过的老片,因2015年7月美篇APP才正式上线,而自己2016年儿童节才注册成为“美粉”):

泸沽湖摩梭民俗博物馆

摩梭民俗博物馆位于云南丽江宁蒗彝族自治县落水村。是由该村村民翁基次·尔青及其朋友汝亨·次仁多吉共同创办、中国惟一反映母系氏族社会民俗的博物馆。

泸沽湖摩梭民俗博物馆

泸沽湖摩梭民俗博物馆

泸沽湖摩梭民俗博物馆

泸沽湖摩梭民俗博物馆

泸沽湖摩梭民俗博物馆

泸沽湖摩梭民俗博物馆

泸沽湖摩梭民俗博物馆

泸沽湖摩梭民俗博物馆

泸沽湖摩梭民俗博物馆

泸沽湖摩梭民俗博物馆

泸沽湖摩梭民俗博物馆

泸沽湖摩梭民俗博物馆

泸沽湖摩梭民俗博物馆

泸沽湖摩梭民俗博物馆

泸沽湖摩梭民俗博物馆

泸沽湖摩梭民俗博物馆

泸沽湖摩梭民俗博物馆

泸沽湖摩梭民俗博物馆

泸沽湖摩梭民俗博物馆

泸沽湖摩梭民俗博物馆

泸沽湖摩梭风情晚会

泸沽湖摩梭风情晚会

泸沽湖摩梭风情晚会

泸沽湖摩梭风情晚会

泸沽湖摩梭风情晚会

泸沽湖摩梭风情晚会

泸沽湖摩梭风情晚会

泸沽湖草海

草海走婚桥位于泸沽湖东南水域的草海区域,是泸沽湖上唯一一座桥。

泸沽湖草海

桥下由于长年泥沙淤积,导致水深变浅,长有茂密的芦苇,远远望去,像一片草的海洋,故当地人称其为“草海”。走婚桥是摩梭男女约会的地方,泸沽湖畔的摩梭人奉行“男不娶,女不嫁”的“走婚”习俗。白天,成年摩梭男女在聚会上以舞蹈、歌唱的方式对意中人表达心意。男子若对女子倾心,则在白天约好女子后,于半夜前往女子的“花楼”(指摩梭成年女性的房间)。在这里,男性称女情人为“阿夏”,女性称男情人为“阿注”。夜幕降临,走婚桥上来往着赴约的“阿注”们。现在的走婚桥有两座,其中一座是有着近百年历史的老桥,部分木头已经腐烂或毁坏,散落在草海中,遂弃用。与老桥紧邻着的还有一座新桥,她造型优美,桥长300余米,亦由木头建造而成,桥面离水面约80厘米,两侧有木头制成的栏杆。

泸沽湖草海

泸沽湖草海

泸沽湖走婚桥

泸沽湖走婚桥

泸沽湖走婚桥

泸沽湖走婚桥

泸沽湖走婚桥

泸沽湖走婚桥

泸沽湖走婚桥

泸沽湖走婚桥

泸沽湖走婚桥

泸沽湖走婚桥

泸沽湖走婚桥

泸沽湖洛洼村

泸沽湖洛洼村

泸沽湖洛洼村

泸沽湖黑喇嘛寺

泸沽湖黑喇嘛寺

泸沽湖黑喇嘛寺

泸沽湖洛洼村

泸沽湖洛洼村

泸沽湖洛洼村

泸沽湖末代王妃府

末代土司王妃府是末代左所土司汉族夫人肖淑明的居所。土司夫人肖淑明,是女儿国的传奇人物,被称作“摩梭女王”的最后一位。1943年还在雅安读书的肖淑明被选做和亲大使远嫁摩梭女儿国。她曾执掌土司大权50多年,管理摩梭族内务,平息纷争叛乱,沟通汉摩两族,一生荣华富贵与艰难坎坷相伴,成就了传奇精彩的人生,被誉为“当代王昭君”。

泸沽湖末代王妃府

泸沽湖末代王妃府

泸沽湖末代王妃肖淑明像

泸沽湖末代王妃肖淑明像

泸沽湖末代王妃府

泸沽湖末代王妃府

泸沽湖末代王妃府

泸沽湖末代王妃府

泸沽湖末代王妃府

泸沽湖末代王妃府

泸沽湖末代王妃府

泸沽湖末代王妃府

泸沽湖末代王妃府

泸沽湖末代王妃府

泸沽湖洛洼村

泸沽湖洛洼村

泸沽湖洛洼村

泸沽湖洛洼村

泸沽湖洛洼村

泸沽湖洛洼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