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啼尽孤儿愁,

烟雨断肠大地忧。
红日当空花飞絮,

金鸡报晓春翠柳。
抗美援朝跨国门,

鸭绿江上啸马奔。
两袖清风写春秋,

俯首甘为孺子牛。

永存感恩     此心无垠!

一年前,我站在姐夫灵前,心中升腾的不是悲伤,而是凭吊父辈和伟人似的一种崇敬和悲壮!

姐夫小时候命运多舛,而他却用乐观豁达的态度,走完了他艰难曲折的人生路。终因患顽固的慢性阻塞性肺炎,于二0一八年农历十月二十六离世,享年八十八岁。

     姐夫嫡系李姓,一九三一年农历腊月二十四出生在双墩李关一个普通农户家庭。

    出生前他的父亲就已经不在人世,出生后八个月他的母亲也病逝。母亲临终前把他托付给了他母亲的闺蜜———尹家当了养子。

 ……

婆婆说:那年,姐夫大约十二岁,媒人带他到我们家相亲,他胆小不敢坐凳子,背靠大门站着,总是低着头、两只手不停地转捏着自己的衣角……。

我当时理解为姐夫害羞。现在才明白:一个“托孤”长大的孩子,他是胆小,婆婆的话没错。

姐夫和姐姐谈婚论嫁七十多年,老俩口相濡以沫,陪着对方慢慢变老。

……

     一九五 0 年,轰轰烈烈的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姐夫和全国的热血青年一样积极参加抗美援朝、保家卫国!

     肩负着祖国人民的重托。在彭德怀司令员的指挥下,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奔赴前线投入朝鲜战场,开始了长达七年的中国人民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

      姐夫很努力。部队专门派他参加朝语学习,他当过通讯兵,后来又当坦克兵。在六0三一部队一支队,很快担任排长(中尉)职务,由彭德怀司令员亲自签发证书,一九五三年一月火线入党。

       他, 从越过三八线、攻克汉城,到两国边打边谈。  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冒着枪林弹雨参加过无数次战斗。随着主力打穿插、打配合,亲眼看到无数战友一个个从身边倒下。

         有一次,主力部队攻打无名高地,二千多人的部队打到战斗结束只剩七十几个人了,很多战士都不知道是死在了自己武器落后的炮火之中。

         抗美援朝结束后,部队不断优化武器装备、总结经验、积极营造学习环境。

        当时,苏联帮助中国武装了三个机械师在沈阳营口学习训练。

        姐夫分配在机械班,学习坦克兵知识,他达到了六级机械师技术级别并获得证书。

        二00五年,我们国家开始对参加过抗美援朝的军人落实待遇问题。他的职务和级别依照政策是可以享受更高更好的待遇的。

        可是他只拿了民政局微乎其微的补助,每当提起当年战场上的那些事,他总是老泪纵横:起码我还活着!我是一个共产党员!不能给党组织和政府增加麻烦和负担。

        他,就是这样一个胸襟豁达、柔情满怀,为祖国抛头颅、洒热血,哪怕是出生入死!

                  二

        一九五七年一月,姐夫复员安排在沈阳工作。

        本来他可以带着姐姐和孩子们享受“餐餐吃定量、月月有保障”的生活。
         但是,在他心中 “百事孝为先”,他毅然决然弃工务农,回到老家农村和姐姐一起,过那种勒紧裤带吃糠咽菜的日子,赡养毫无血缘关系的父母和几个弟弟妹妹们。
        大跃进时期,一家老小生活艰难,养父生病已经奄奄一息,他想方设法买了两张牛皮,利用在部队野战时的生存训练经验在家里进行熬炼,又到处弄些猪肺煨汤,日日夜夜守候在老人身边侍奉,老人家终于捡回了性命。

        姐夫积孝道、责任、义务于一身。他始终怀有一颗感恩的心,对养父养母视为生身父母,对兄弟姊妹视为同胞所生。
                          三
        一九六一年初,上级党组织任命姐夫为村党支部书记。
       他上任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对自然界的水域进行控制和调节。在上级党组织的正确领导下,开始对彭关水库进行修建。
        从开工的那天起,他每天和社员们一道冒严寒、战酷暑,不分白天黑夜在工地上挥舞着扬镐铁锹、拉板车筑堤坝。

        寒冷的冬天,他带头跳进冰冻的水渠里挖核心槽,上岸时一双腿冻得毛孔破裂流血。为防治水旱灾害,充分利用水资源对农田水利的开发管理和运用,他不辞辛劳,再苦再累总是付之一笑。
        那些年,他右手抓水稻精品育秧,左手抓南瓜、玉米双行。产出的粮食既要贡献国家又要顾及村民的粮仓,时刻把群众利益放在第一位。
       家中的孩子们一个个长大了想置办点家具,经过林业部门批准,砍伐证拿在手里,他还是带着尺子量着一根一根的木材,担心超过了砍伐证上的计划。

         姐夫在村里担任支部书记整整十年的时间,他始终坚持“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理念。脚踏实地埋头苦干,时刻严于律己,以身作则 ,急群众所及,想社员所想。
                   四
       时间转眼到了七十年代,党和国家为了全面实现农业机械化开创新局面,改变落后的农村生产力。
       镇政府又决定将姐夫调到镇办企业,他积极服从组织安排,把在部队所学到的机械知识运用到农业生产机械化。

      那时候,尤其是我们山区,地形复杂,地块或成梯形或成坡状,大小不一,农机耕道覆盖率低,土质结构复杂多样。
        为了提高劳动效力,姐夫常常去参加支援农村双抢活动。
        他用在部队学习的机械原理尝试着、摸索着手扶拖拉机和东二0,经过反复实践,后来开着东二0在艰难的地理环境匝田。
       有一次,为了提前完成农村双抢任务,他开着东二0匝完一块需要爬上另外一块即陡又高的田埂工作时,因地势陡峭、车轮悬空眼看就要翻车掉进深沟,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他采取紧急措施才避免了事故发生。

        他对工作总是精益求精、亲力亲为,遇到问题及时处理从不拖沓,常常是两手油污一身汗水,任劳任怨、任何艰难险阻都阻挡不了他那颗忘我工作的决心。
                   五
       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后,儿女们一个个艰苦创业发奋图强。为了孝敬他们,把姐夫和姐姐接到县城定居。
姐夫白天在家种菜、帮助姐姐收废品、卖废品。夜里,他去钢材市场帮人看夜市,在寒冷的冬天他彻夜巡逻从不懈怠。

      早些年,姐夫就患有严重的帕金森病,每到进餐时碗筷磕的叮当响,可他从来不向孩子们伸手要一分钱,他总是默默地自食其力。

亲戚朋友或孩子们去看他,他总是爱意满满、心存感激,用他颤抖的双手鞍前马后为客人端茶递水、有礼有节。

满桌子酒菜飘香,而他自己吃的是剩饭剩汤,饭馊了舍不得扔掉,在锅里炒枯了炒起皮,然后再放点盐再吃……。

    他给予别人的永远都是爱、是温馨、是慷慨大方。

那些年,当厄运接踵而至降临于我,除了我的父母,姐夫家就是我倍感温馨的地方。在父母面前不能叙说的苦和难,对姐夫和姐姐可以敞开心扉。我永远都忘不了在我身处逆境、手头拮据时,是姐夫骑着自行车帮我东拼西凑,让我的孩子顺利完成学业。每到逢年过节时,姐夫姐姐知道我心里难过,是姐夫一次又一次的电话,邀我和他们一起共度佳节,让我感受一个大家庭的关怀,让我感到有一种温暖的父爱……。

姐夫一生,在部队以执行命令为天职,在地方以埋头苦干为天职,在家庭以尊老爱幼为天职,他的美德名垂青史,万古流芳!

夜已深深,秋雨淅沥。临近姐夫去世一周年的日子,往事一桩桩一件件涌上心头、浮想联翩。谨以此文表达我对姐夫的感恩和思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