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我者,谓我心忧!

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伴随着母亲的一串汗水

我呱呱坠地

以为冲出了妈妈给的生门

就是万能

就是奇迹

可那一声啼哭之后

才被族谱记录

永生的门第

不管你是否愿意

你的一切

在胎盘中剝离

带上你特殊的基因

和抹不掉的痕迹

爸爸和妈妈

用爱告诉你

家门的意义

经历过无数的酷暑寒冻挑灯夜战

在一场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鏖战中

终于闯进

那间课室

仿佛有天眷神顾

赐予天骄之机

这中间

相隔的

便是一道宽宽的门庭

内里的梦想激昂

门外的辛酸膨胀

在世人的心上

烙下了厚厚的

难忘的惆怅

不同的人生轨迹

便如厮悠长

小小的纸张

文凭上印着门框

你有你的殊途

我在羡慕中眺望


成年人的游戏才拉开序幕

不同的归属便自然分出了高低

父母传承的门第

鏖战不息求来的阶梯课室

都不抵这种被设计的游戏

只需要甄别那门前的标牌

便知你还是不是你

也许昨日才在一个门中

今日便知桃花映面各自不同

你笑也罢痴也无解

门第就是永远的印记

你的仕途是直线距离

万人之上也许就在几个春秋之际

不要感叹不要踌躇

你的门在哪便是你人生的意义

一个男人的门第

不仅仅是脑门的大小痕迹

每个女人的门第

一半框在别人的画里

纸鸳鸯学着布谷鸟

一声一声鸣翠

只要用世俗的平衡尺量过

无关乎其他

双方门第周全不相伯仲

便是门当户对的鸳鸯戏水

不羡神仙也不羡风

一道大门便是一生一世

生门

学门

门门相关

仕途门

婚姻门

门门相接

看不见

别进

摸不着

别碰

找自己的门

让别人评去吧

……

写于2019年11月11日

于广州从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