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过一帧秋色,细数落叶的静美,我把居无定所的轻愁写进文字,定格成一树安静的叶子。青涩不及当初,聚散不由你我。”

——引


秋去冬来,多少故事在岁月里翻新叠旧。有些人有些事,在记忆里一开始清晰,却又渐渐模糊,思念凝成一朝一夕,落入岁月的花笺,净染指尖的芬芳,如茶香的暖让人回味,怀念。



都说,秋天是诗,是画,是远方。那些拾不起的念,依旧挂在回望的眼角眉梢。


只是,我已经坐在冬月的茶屋里,以一汪茶色,拈指尖的温情将诗意氤氲。冬夜里,我可剪字遣词,打开冰封的笔,一夜写开一树梅花。即使,春天不到,我也可以墨染春雨,滋生词藻绝句,将桃色芳菲染尽……



也许,就这样静静地依恋着心底的一种感觉,欲诉还休。就这样放空自己,只留心底一念,从指尖轻轻遗落在纸上,洇染了一行清词小字。将自己读醉在一首小令,因为喜欢,灵魂零距离,读最纯粹的诗意,当自己落入沉寂,所有的言语,都凝成花的静谧,在冬日的暖阳里,花开如诗,你的名字就是最明媚的一枚词。半盏茶,一个人,一份牵挂,是诗,是远方。

秋去冬来,往事随落叶纷飞,思念是冬天的一首诗,寂寂而哀伤。一支素笔写不尽一纸冬的寂寞,此情与谁说?往事只能回味。


图片/友大龙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