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到周末,只要条件许可,只要群里组织的徒步线路不太险远,我都想步入山野,去享受读山阅水的快乐历程,去捕获一路而过的万千风景。

      此次行程,虎贝—那罗寺—支提寺,重温闽东经典红色之旅。最初让我心动的是“那罗寺”这名字,据说那是一个香火鼎盛的小寺院,因求子、求财、求功名等灵验到让人不可思议而成为各方善男信女朝拜的祈福圣地。

      俗话说,赶得好不如赶得巧,此行正遇着南無天冠菩萨朝拜日。来自四面八方的虔诚信徒戴着手套和护膝,沿着山脚下的登山步道,一边诵经一边跪拜,一路匍匐磕头而行,有的手拎佛珠,有的三步一跪一磕,还有的则大幅度地附地而拜……这阵仗让我肃然起敬,让我滋生一种敬畏之心,这就是信仰的力量!一句“南无阿弥陀佛”,如清泉涤荡着我的心灵。为了给他们让出一条安宁的朝拜之路,我们绕到另一侧的一条陡峭公路前往那罗寺。

      那罗寺位于虎贝乡狮子峰口,始建于宋开宝六年(公元973),被誉为“震旦佛窟”、“仙巢佛窟”。寺院建在岩窟之中,屋顶不盖片瓦,巧妙地与山体融为一体,四周层峦迭嶂,古树挺拔,银泉飞溅,禅意悠远。那罗寺不大,却是座有年头有价值的寺庙,号称独窟天下的清修静地。加上所处地理位置十分奇特,又平添诸多传奇的色彩。

      恰逢朝拜日,烧香的,祈愿的,准备午膳的,人来人往,很是热闹。大雄宝殿内香火袅袅,很多信众在祈愿,还有人在洞内的岩壁上抠着一种小石头。一问之下,才知他们这是在“摇石卵”,以祈求早生贵子。惊奇之余,我想,佛在他们心中已不再单纯是一种信仰,更承载着内心美好的愿景。

      在这远离尘嚣的天然绿野大餐厅里,我们吃着斋饭,飘然的意境油然而生,内心里物我两相忘。此时,阳光很灿烂,回首处,总有些镜头让人温暖于心,总有些云月,深深地刻进了心灵深处……

      辟支寺和那罗寺相隔不到一公里,遥遥相对,当地人称那罗寺为“狮口”,辟支寺则位于“狮尾”。辟支寺四周层峦叠嶂,苍松翠柏,有着一种“进山不见寺,入寺见千山”之感。寺院周围有罗汉洞、古佛塔、珍珠飞濂、狐猿望月等天然奇景。

      百丈岩,又称袈裟岩,因岩壁高达百余丈而得名,峭壁陡立,气势雄伟,远望如披展的袈裟,环岩三面都是悬崖绝壁。当年红军游击队一个分队在百丈岩与敌军激战,终因寡不敌众被围困,战士们英勇不屈,从岩顶跳下壮烈牺牲。青山埋忠骨,热血照千秋,百丈岩犹如一座血染的丰碑,记载着英勇的闽东红军用鲜血谱写的悲壮史诗!伫立崖下,静立,默哀!无论岁月如何变迁,我们仍须铭记历史,战争之火虽已甄灭在历史的风云中,而在这里,却有一种气势和精神始终让人热血澎湃,久久感动!

      桃花溪,著名的革命老区村,也是闽东重要革命根据地之一,叶飞将军曾在这里战斗、生活过。虽然未进入村子,我仿佛看到了村中清澈的溪流上落英朵朵,也感受到了这里浓厚的革命历史气息。

      走进天峰院遗址,静立于这片曾经经历战争洗礼的土地,仿佛徜徉于时光的隧道,尽管相看无语,却已让我记住了这段广为人知的渊源,拂去历史的尘埃,可以真切感受到当年战争的残酷。

      支提山,被誉为“天下第一山”,方圆百里,群峰拔地,层峦叠嶂,溪涧纵流,景色优美。支提寺是华严寺的俗称,是我国名寺之一,已有千余年的历史,寺所在位置,四周群峰环拱,状似千叶莲花,而寺恰在花心上。这里曾是红军革命根据地,1934年9月,开国上将叶飞领导中国工农红军闽东独立师在这里宣布成立。

      前行的路上,谁也无法去预测和揣摩前方的路,比如这次徒步,本来计划走古道,却不料时光早已将这条古道甄没。于是,我们便改走公路,同样的风景,不一样的旅程,随心,随缘,从容而安,将情怀种植于心间,同样让人陶然惊喜。此次悦徒,从虎贝~那罗寺~辟支寺~百丈岩~天峰院遗址~桃花溪~支提寺,全程20多公里,让我历经了一次从身体到灵魂的洗礼!

      初冬,光阴又老了,岁月又浓了,时光是条流沙的河,淘洗着人生旅程的风华与沧桑。蓦然回首,多少往事已成云烟,多少昨天已成旧事,而人生中的每一次徒步,或远或近,或健身或修心,都刻录在我走过的人生日历里,教我澄明,让我开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