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刘小沫带着孩子离家出走了。
这是李方上班之后,母亲去家里帮刘小沫看孩子时发现的。
安抚好母亲,挂断电话后,李方感觉心里猛然轻松了好多。
对于妻子刘小沫,李方现在也说不准对她到底是什么感觉,最多的是讨厌。
想到每次吵架时刘小沫都会拿他们结婚时没有车子房子说事,现在更是动不动就抱怨自己看孩子累,李方心里就一万个不痛快。
谁家媳妇不是这样啊,难不成让我一个大老爷们看孩子干家务啊,再说了房子车子又不是没有,只是房子还没下来,现在租着房子又没让你睡大街。
不会持家还那么物质,这女人婚前婚后差距怎么那么大呢,唉。
现在看到刘小沫那张脸李方心里就烦。
当初李方是经人介绍认识的刘小沫,虽不是一见倾心,但看着刘小沫顺眼、朴实,会过日子,并且有个正经工作,是个老师,家虽在农村,但跟自己也算搭配。
况且年龄已经摆在那儿了,即使自己模样再俊俏也容不得再挑三拣四的了,于是想着就她了。
当然刘小沫对他也比较满意,于是,约会、牵手、恋爱,不到半年两人就步入了婚姻殿堂。
婚后的生活虽然有点小吵小闹,但也算甜甜蜜蜜,婚后一年便有了一个可爱的儿子萌萌,当时李方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人了。
但自从有了儿子以后,李方就发现刘小沫变了,至于哪变了他也说不清楚,虽说产后的刘小沫身材也没走样,容貌也没变化,李方就感觉俩人少了点什么。
两个人的话题越来越少,夫妻生活上李方也提不起性趣,刘小沫也越来越无理取闹,加上半夜儿子爱哭闹,李方索性搬到了客房睡。
自己躺在大床上想怎么睡就怎么睡,想跟谁聊天就跟谁聊天,想什么时间睡就什么时间睡,这种日子李方是滋润的不要不要的。
现在刘小沫一走,李方的日子过得更滋润了。
02
日子一长,李方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了。
看到朋友出来吃饭都是携家带口,炫耀孩子秀恩爱啥的,就想念起自己的儿子来了。
早前刘小沫守寡的母亲跟儿子去了外地,娘家已经没人,不知道儿子跟着刘小沫去了哪里?有没有想自己?
以前每次下班回家开门时,一岁多的儿子总会跑过来笑着喊着“爸爸”迎接自己。
不知不觉他们娘俩走了快一个月了,刘小沫居然连个电话也没打过,真狠心,这暑假马上要过了,快开学了,刘小沫也该回来上班了吧。
思及此,李方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掏出手机放下面子,给刘小沫打了个电话,居然发现刘小沫的手机打不通了,难不成刘小沫在躲着自己?
李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同城的刘小沫二姐家,为了保险起见,李方想着还是亲自去一趟好,毕竟刘小沫走的时候俩人还在冷战中。
没想到,二姐居然说不认识自己,对他的话更是听的一愣一愣的。
看着二姐那张疑惑的脸,不像是在演戏,李方心里一惊,到底是怎么回事?刘小沫去了哪里?
回到家,李方直奔刘小沫的卧室,希望能搜索出一点蛛丝马迹,却发现属于刘小沫和儿子的衣物早已不翼而飞。
甚至除了结婚时的床、橱子和自家准备的被褥以外,刘小沫带来的所有的东西也都消失不见,结婚前李方父母一分钱没给刘小沫家,那是女方家自己掏钱给闺女陪送的东西啊。
想到这里,李方心里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刘小沫不止失踪那么简单了。
那刘小沫带着孩子到底去哪儿了?
李方努力让自己那颗焦躁的心平静下来,分析了一下,他认为自己需要到刘小沫的家去一趟了。
经过一个小时的颠簸,李方站在这座农家小院门口,第一次来她家的时候满院子里生机勃勃,而现在却冷冷清清,像一个老人睡着了一样。
想着结婚快三年了,主动陪刘小沫回娘家的次数不超过十次吧。
结婚后,刘小沫跟岳母视频时,自己因为生刘小沫的气甚至都没搭理过那位慈祥的老太太。
现在耳边似乎还回响着岳母亲切地喊着自己的名字,说想他了,想跟他说说话,可当时他却觉得那么虚伪懒得理会。
此时李方多么希望老太太能从这个大门里走出来,像往常那样热情地喊着自己的名字,但门上那把生了锈的锁告诉他已经不可能了。
适时走过来一个刘小沫的邻居,看见了李方。
这个邻居嘴里说出的答案让李方觉得匪夷所思,有点像被人用棍子在自己头上重重地砸下去了一样,当场愣在了那里。
他告诉李方,这是刘小沫的娘家,不过刘小沫早已在省府结婚安家了。
当时刘小沫从省府毕业以后就有一个追她的男孩利用家里的关系给刘小沫安排了一个工作,于是俩人便留在了省府发展。
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方从邻居那里打听到刘小沫的地址,马不停蹄地赶上去省府的客车,他要马上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的儿子去哪了?
为什么所有的事情都变得面目全非了?
03
几经转车,当李方站在刘小沫所住小区前时,感觉心脏马上就要跳出来了。
答案马上要揭晓了,他正想着用什么借口去敲开她家的门,就听到一个他不能再熟悉的声音:“萌萌,小心点,别摔着。”
李方转过身,看到了那张自己日思夜想的脸,不禁一愣。
眼前的刘小沫用竖卡将烫过的头发松松扎起,染的黄色与发根处早已生出的黑色相结合,显得头发既时尚又不张扬。
脸上的皮肤细嫩光滑,脖子上坠着一条银白色的项链,样式简单,却让人感觉搭配很得当。
里面穿着一件暗绿色的无袖连衣裙,外搭一件米色的针织开衫外套,光脚穿着一双银色的凉鞋,手腕处戴着一个淡绿色的玉手镯,把刘小沫细白的手衬托得恰到好处。
这身打扮让刘小沫多了份素雅,人也显得精神漂亮好多。
李方印象中的刘小沫由于经常熬夜,眼睛无神,皮肤黯淡无光,不怎么修饰的头发随手扎起,衣服随便一套,整天抱着儿子风风火火跟抢什么似的。
跟眼前的这位根本就不是一个人,前者只能称作黄脸婆,而后者就是一个知性优雅的少妇,没得比。
再看小男孩,名字相同,模样有些相似,一笑也是跟儿子一样,随了妈妈的样子,左脸会有一个浅浅的酒窝,但李方确认那不是自己的儿子。
看到这儿,李方心里跟猫抓的一样难受。
这时候,从刘小沫身后走过来一个男人,那人很自然地扶住她的腰,体贴地接过她手里的包,眼睛里充满了爱和宠溺:“你们怎么走那么快,也不等我一下?”
李方眼睛像被人扎了一下,拳头握得咯吱响,愤怒和嫉妒让他恨不能给那个男人一拳,最终还是平静了一下,努力将这份冲动压了下去。
刘小沫温柔一笑:“孩子在家待够了,一出来就往外面跑。”
男人听了,嘴角上扬,立马松开揽在刘小沫腰上的手,快步向前将儿子一把抓住,放在自己的脖子上原地转了一圈,小男孩抓着他的头发咯咯直笑。
等刘小沫跟上,男人牵住她的手,儿子骑在他的脖子上,一家三口边走边闹着向公交站牌方向走去,多么温馨的一幕……
目送斯人走远,李方终于克制不住,不顾来往行人投来的诧异目光,蒙面痛哭。
他记起来了,从儿子出生到现在,他都没带他们出门玩过。
即使一起出门,他也是将刘小沫嫌弃地甩在后头,而她总是自己挎着包,再抱着儿子气喘吁吁地小步追着,自己从没想过停下脚步等她一下。
他耳边响起刘小沫那些为了讨好他的温声细语,每句话都说得那样小心,害怕一不小心就惹他生气发火。
他此刻才知道,为什么他的妻子不能打扮的这样光彩照人,因为她把时间全部用在了照顾儿子和收拾家务上。
当初儿子满月后,自己的家人对孩子不管不问各玩各的,刘小沫一个人将孩子拉扯到六个多月。
她上班后,她一抱怨,他就会嫌她事多,跟她吵架,即使自己休班也不帮她,只一味地抱怨她没眼色,家里乱糟糟都不知道收拾,跟她冷战。
半夜听到她压抑的哭声,也会狠狠地冲她发脾气嫌她矫情,他从没体会过她承受的委屈。
他对儿子的态度亦是粗暴,儿子一调皮,自己就气急败坏地吼他让他滚,吓得儿子哇哇大哭,即使陪儿子玩耍,手里也是拿着手机玩游戏跟别人聊天……
彻彻底底地伤了刘小沫的心。
此时的李方明白了,这是刘小沫选择的另外一条路,或许在遥远的远方也有一个另外的自己,过着和现在截然不同的生活。
可惜,被宠爱过了头,不知道珍惜,在她需要他的时候始终冷眼旁观,终究还是失去了那个爱自己的人。
04
李方失魂落魄地回到家,随后就发起了高烧,清醒后便忘记了之前的种种,身边人也似乎不记得有刘小沫这么一个人了。
刘小沫和儿子就这样从他的世界里不留痕迹地消失了。
后来,李方娶了一个之前跟他聊得来的同事。
两人婚后互敬互爱,让人羡慕。
但是天不遂人愿,无论两人怎么努力却始终没能怀上一个孩子。
家长里短,婚姻逐渐变得一地鸡毛,日日争吵,双方疲累万分。
这辈子就这样到头了,李方绝望低想。
05
“老公,起床吃早餐了!”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李方一张开眼,就看到妻子刘小沫一脸温柔滴站在床边,旁边儿子正试图爬上床挠他的痒痒。
原来只是一个梦。
幸好只是一个梦。
“老婆,对不起,你辛苦了!”李方一把抱住床前的李小沫,眼泪泗流。
这一刻,他终于懂得,原来眼前这个肤色渐黄的女人,才是他这辈子最重要的财富,才是他这一辈子最应该珍惜的人。
—END—
今日讨论:你和老公的感情还好吗?关系会在结婚后疏远吗?
欢迎留言分享。
嘿,你好啊,我是何德恺,人称恺叔,是一个最老的90后帅大叔,恺悦文化的创始人兼CEO。
我是一个情感励志作家,出过四本书,写过很多暖心的小故事,也写过一些情感文章。
走过几十个城市,也爱过几个人,虽然都爱而未得,不过依旧相信总有一个人在未来爱着我。
如果你喜欢我的故事,请关注我,我在这里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