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闫珊珊父母第一次跟季松林的母亲,也就是她的准婆婆见面以后,就跟闫珊珊说,这个老太婆,远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淳朴善良,内心计较得很,人也比较淡漠。
闫珊珊当时就说,才见了一面能看出什么呀,再说了,她是跟季松林结婚,又不是跟他妈。
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闫珊珊后来才明白,当初父母一眼就看出婆婆的自私淡漠是多么火眼金睛 。
闫珊珊跟季松林是在网上认识的。刚开始他们只是聊天,彼此都有了好感。
后来见面以后,很轻松逃过了“见光死”的魔咒,顺理成章在一起了。
季松林来自农村,父母早年离异,季松林跟着母亲长大。
虽然季松林早就成年,参加了工作。但那未谋面的公公,仍然雷打不动,每月按时打来抚养费,还逐年递增。
以前是养季松林,现在是养婆婆。按理说,公公也算个有情有义的人了。
但婆婆每次提到公公,都说,那死鬼真不是好东西。上一代的恩怨,闫珊珊不想掺和。
跟季松林谈婚论嫁的时候,婆婆直接说,她没钱,婚事什么的,就靠松林了。
她怎么没钱?公公每个月打的钱,抵得上一个小职员工资了,她一个人在农村生活,怎么会没钱呢?
季松林一脸愧疚,安慰闫珊珊说,他妈就是苦怕了,让她掏个钱跟要命一样。
2
闫珊珊能说什么呢,法律也没有规定,父母必须为儿女婚事出钱啊。
但自己唯一的儿子结婚,她那一毛不拔的态度,让闫珊珊很不舒服。小两口拿出共同的积蓄,加上珊珊爸妈的帮衬,举办了婚礼。
婚后,就住在闫珊珊家房子里,那是早年珊珊爸爸在省城买下的,现在刚好派上用场。
婚后,小两口收到双方家长催生的命令。他们也不负众望在婚后三个月,怀上了爱情结晶。
怀孕的时候,闫珊珊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所以一直坚持上班。季松林也为了孩子出生后有好的生活,拼命加班加点。
珊珊妈心疼他俩,只要她一休息,就来家里帮小两口做饭。珊珊怀孕需要营养,季松林加班也需要营养。
她看着闫珊珊渐渐隆起的肚子,就跟季松林说:“松林啊,你看你们两个现在都很辛苦,我可以帮你们做饭加加餐,但我跟你爸毕竟还没退休,要上班。你看能不能把你妈妈喊来帮衬帮衬?”
季松林一口答应。他立刻掏出手机打电话。为了省钱,季松林用的还是国产的山寨手机,漏音严重。
闫珊珊跟珊珊妈都清晰地听到了电话那边的婆婆的大嗓门:“你可别喊我去,闫珊珊又不是我女儿,我凭什么去?”
季松林一脸尴尬,而珊珊妈的脸色明显沉了下来。
季松林正要解释些什么,珊珊妈抢先说:“算了松林,别难为你妈了。你妈对你都那样,我们还怎么强求她对珊珊多好?”
季松林张了张嘴,还是没有说什么,只是一脸愧意握了握闫珊珊的手。
3
3十月怀胎,闫珊珊很快生下一个儿子,取名瑄瑄。
婆婆听说以后,立马坐车赶了过来。她看过瑄瑄以后,用老年机给村里人打电话,报喜儿子一举得男,言语里充满了得意。
闫珊珊跟瑄瑄都需要休息,她也不管不顾打电话,声音老大。季松林看珊珊一脸不悦,直接把她妈拉了出去。
隔着病房门,闫珊珊仍然清晰听到她喜不自禁的声音。早在临产的时候,闫珊珊就跟季松林讲过了,要让婆婆来伺候月子。
闫珊珊爸妈要上班,也没法天天照顾闫珊珊。现在看婆婆那么喜欢孙子,肯定是乐意留下来的。
可闫珊珊想错了。婆婆直接当着闫珊珊跟她爸妈的面说:“珊珊啊,你看啊,妈在农村住惯了,这一来吧,就想念得紧。
这松林不是有陪产假吗,再加上你妈妈时不时帮衬,一个月总能熬过去。而且我这乡下老太婆笨手笨脚,也伺候不好你不是?
再说,这城里楼房一座一座的,我太阳都晒不到呢!”呵呵,这是什么奇葩的理由?
珊珊妈不满,说她从没见过这样的人。季松林满脸不悦,他知道,在一家人面前,他妈的行为让他无地自容。
“妈,你也知道,我陪产假只有半个月,珊珊爸妈都要上班。能帮我们的只有你啊!”
婆婆眼珠子一转。说要她留下来也可以,小两口得付工资。
她说她要是出去做保姆,也有工资拿呢。现在帮小两口带娃,当然要工资。原来搁这等着哪?说来说去就是要钱。
小两口不需要她帮衬的时候,也没见她出去做保姆啊?她成天无所事事,在她的一亩三分地走街串巷的,过得逍遥。
每月到公公打钱的时候,就眼巴巴看着短信到账提醒。哪天晚了,就打电话让季松林麻溜联系公公,怎么还不打钱。公公给她钱,也只是顾着结发夫妻情分,她倒当成理所当然了。
不仅一句好话没有,还满口都是公公的不是。难怪听季松林说,之前婆婆去过公公现在的家,公公连门都不让进。
闫珊珊本来还觉得婆婆可怜,现在看来,她自己有问题的可能性比较大。季松林望了望闫珊珊,她点点头。
虽然闫珊珊不喜欢婆婆,但她确实是带娃的最好人选。现在的家政市场良莠不齐,保姆虐童的新闻层出不穷,闫珊珊实在不放心把孩子交给外人。
季松林说会每月给婆婆3000块。婆婆一听这金额,眼睛亮了一下。
她说:“虽然不如保姆那么高,但鉴于我是你妈,就这样吧!以后啊,珊珊每个月付我3000块就行了。”
“妈,我出跟珊珊出不是一样的嘛?”
“男主外,女主内,这算家庭内部事,就珊珊管吧!”
难道婆婆觉得,闫珊珊给了钱,她儿子就省了钱了?看来她不知道,闫珊珊跟季松林的钱,从来都是放在一个共同账户里,谁出都是一样的。
小两口也不说破,既然她这么以为,那就这么以为好了。
就这样,婆婆住了下来。每个月末,给她3000块钱。当然,她没忘记找儿媳报销来时的车票钱。
4
月子里,婆婆对瑄瑄那叫一个无微不至。对闫珊珊不算太周到,但也或多或少帮了不少忙,闫珊珊也不是什么娇气的人,没太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月末的时候,闫珊珊如约奉上3000块钱。婆婆当着她的面点完了30张钞票,心满意足揣进了兜里,还拍了拍。
因着本就跟婆婆交流不多,闫珊珊见她收完钱了,也就转身想走,她又把闫珊珊叫住了。只见她拿出一个小本子,翻给闫珊珊看。
“珊珊,这个月,妈帮着买了几回菜,做了几回晚饭。还有上回你买瑄瑄的尿不湿,用的货到付款,我垫付了。都记在这上面了,那个你是不是也得给我?”
闫珊珊简直不可置信:“妈,这总共才有多少钱,你也记那么清楚?”
平时,基本都是季松林买菜回来做饭的,就他加了几回班没空买菜,就让婆婆买了几回。
给瑄瑄买东西,闫珊珊也一般是直接付钱的,那天是她错点成了货到付款,想着反正家里有人,到时候再付也一样的。
没想到,这种账她也算得清清楚楚。
她是帮买了菜,她自己难道没吃吗?成天说她一个老婆子好养活,吃糠咽菜都凑合。结果呢,专门挑好的吃。还把珊珊的零食吃了个精光,这怎么算?
成天把她的乖孙挂在嘴边,心肝长心肝短的,到头来帮孙子付的一点尿不湿钱都要讨回去。
真不知道,在她眼里,是不是儿子孙子都是浮云,只有钱才是她亲人。
季松林知道这回事以后,直接数落了她。她马上一副祥林嫂的作派:“哎,我本以为,把儿子养大了就能享福,可还要帮带孙子。带了孙子吧,还要倒贴……”
闫珊珊从钱包里拿出1000块钱,对她说,行了妈,你也别碎碎念了。1000块给你,多余的就当孝敬你的。
婆婆立刻笑着接过,就着口水又数了一遍,然后连同之前给的3000块一起收了起来。“珊珊,还是你懂事,不像松林,尽会数落我。”
呵呵,跟她扯皮,对牛弹琴。
从那天起,小两口的一切开支,尽量都自己出。
平时婆婆跟他们出门,是完全不用带钱的。她乐呵呵地每个月拿着公公和闫珊珊给的两份钱,走路都是带着风的。
5
婆婆这样,小两口本不说什么。可后面发生的一件事,让闫珊珊对婆婆厌恶至极。
乍暖还寒的时候,婆婆一下子就把瑄瑄身上的衣服脱了一半,瑄瑄着凉了。刚开始,他们以为是普通的小感冒,没有责怪婆婆的疏忽。
闫珊珊对婆婆说,给瑄瑄多喝点水,时不时测测温度,要是感觉温度太高,就先行送医院,然后通知他们。
婆婆答应得好好的。结果,第二天中午,她给闫珊珊打来了电话。
她说瑄瑄早上就发了烧,原想着捂一捂可能会好,结果他身上更烫了,哭闹不止,这才去了医院。
闫珊珊一听瑄瑄发烧,心里一阵发毛。她赶紧问婆婆医生怎么说,婆婆说,还没看呢,我没带钱,你赶紧过来吧!
没带钱?!
闫珊珊狠狠地挂断了电话。
闫珊珊边下楼发动车子,边打电话给季松林,让他不管在做什么,立刻马上去儿童医院。
“季松林我告诉你,宝宝要是有什么问题,我砍了那死老婆子!”
闫珊珊真的是气急了。那么小的孩子因为她的原因生了病,发烧了不第一时间送医院,非得等严重了才送,结果又不带钱!去看病不带钱,看什么病?
当闫珊珊赶到医院的时候,瑄瑄已经输上了液。婆婆看闫珊珊过来,赶紧对护士说:“闺女,我儿媳妇来了,让她交费!”
原来,医生看瑄瑄哭得厉害,给他先行诊治了。瑄瑄没什么大事,输点液就可以了。闫珊珊这才松了一口气。
季松林也赶了过来。闫珊珊看都没看他一眼,一脸心疼抱着瑄瑄。他睡着了,红扑扑的小脸上,还残留着泪水。扎针肯定很疼。
季松林当场就跟婆婆吵了起来。婆婆却理直气壮,她不是故意不带,她只是忘记带了,毕竟以前出门,都是不用她带钱的。
闫珊珊实在忍不住了,对着婆婆大骂:“以前是以前,现在情况不同,是宝宝生病了!你就是怕花了钱了,我不给你是吧!”
“你这说的什么话,我就这一个孙子,还能故意害他吗?他这不是没事吗,别上纲上线的。松林小时候差点烧傻了,现在还不是好好的。”
护士过来让他们安静。她说,阿姨,不是我说您,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带孩子看病不带钱的家长。
所有人都朝这看。婆婆觉得丢脸了,这才没多说什么,气鼓鼓地坐下了,还嘟囔着:“跟你算钱的时候脸臭得跟什么样子,是你欠我啊!”
闫珊珊紧紧搂着瑄瑄,委屈的泪水夺眶而出。
季松林搂过闫珊珊,也红了眼眶:“老婆别哭了,我知道你心里急。好在宝宝没啥事,咱们回去再说行吗?”
再吵下去也不会有结果,闫珊珊无声点点头。
6
因着季松林升职了,工作一下子忙了起来。每天很少能够按时下班的。
于是闫珊珊就跟婆婆商量,让她每天去买菜,然后把小票都留着,等到月末的时候,一起算。婆婆一口答应。
超市其实是她喜欢去的地方。因为她在农村过了大半辈子,头一次知道,原来超市的东西可以那么鳞次栉比。
除了买菜,她放心大胆拿着自己想要的东西。之前,闫珊珊是不怎么计较钱的人,到时候小票一摊,直接给钱就行。
这一天,老家来了几个乡亲。说是还没到城里来看过,想着来玩玩。
难得有老乡来,婆婆立马让儿子儿媳好好表现。她一拍胸脯,儿子儿媳孝顺,有什么费用,他们出,别客气!不花钱的好事,谁不乐意?
于是那几天,季松林和闫珊珊请假,带了这几个老乡把省城好好玩了一遭,终于让老乡心满意足地走了。
临走前,老乡还拍了拍季松林的肩膀:“松林,看来你妈说得没错,你们在城里果然靠谱!”
季松林看着这一家子,努力做出了一个虚假的笑容。他们走了以后,季松林一脸苦相对闫珊珊说,得,他们的大嘴巴回去一说,估计以后我家不得安生了。
闫珊珊知道季松林担心以后会有不同的老乡过来,不过她倒是不以为意。自家也是打工过日子的,又不是他们村里的招待所,到时候随机应变呗。
果然,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各路老乡组团来观光,都是小两口作陪。季松林说,再这么请假的话,刚升上的职位估计又要降了。
7
这一天,珊珊爸妈来家里看瑄瑄了。好久没见到外公外婆的瑄瑄,在老两口怀里撒娇,把众人逗得哈哈大笑,除了婆婆。
婆婆跟珊珊一摊手:“珊珊,月底了。”珊珊妈立刻明白过来。
这老太婆,要钱也不看看场合地点!还真得说道说道!
“亲家,你这带孙子,还每个月固定要钱,不太好吧?”婆婆眼珠子翻了翻:“我不像你们有工作,我哪有钱呢!”
珊珊爸听不下去了,他之前一直对这件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他看老太婆问女儿要钱,吃相那么难看,也坐不住了。
“我说亲家,小两口现在也没工作多久,还有孩子,各方面开销都很大,我们做家长的帮衬帮衬是应该的。一家人要什么钱呢!”
婆婆义正言辞:“你们有钱,你们尽情帮衬,我没意见。可我一个乡下老婆子哪有钱呢?”
珊珊妈直接火了:“没奢望你帮衬!我只希望你别给小两口添负担!你看小两口自己都过得紧巴巴,还要拿出那么多钱给你,你也能心安理得要?”
一场战争就要全面爆发。季松林赶紧示意婆婆闭嘴。
婆婆不理会儿子的挤眉弄眼,继续说道:“那是他俩的孩子,又不是我的。既然我帮带,那给我工资怎么了?天经地义!你们找保姆难道不给钱?”
闫珊珊让大家都不要再说。她去房间里拿出纸笔,然后对婆婆说:“妈,你把小票给我,我们来算账。你放心,不管我爸妈说什么,该算的都算。”
见闫珊珊很爽快算账,婆婆一脸得意。
闫珊珊拿过小票,一项一项比对,用笔勾勾画画。
婆婆等不及了:“妈都算过了,你直接给我就成。”
闫珊珊始终不动声色。她说:“妈,用于买菜的部分,我都画出来了。其他的,是你自己花的,不算在日常开销里。”
不理会婆婆吃惊的眼神,她又拿出一沓小票。
“这是你老家的乡亲们来这边玩的全部费用。我们先行垫付了,也不算我们日常开销,所以需要你还给我们。
还有,我们为了陪他们请假多次,扣的工资按天算,你也得还给我们。”
闫珊珊麻利摁着计算器:“妈,算下来你这个月的工资根本不够付,那就每个月慢慢还吧,直到还清为止。”
“闫珊珊,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怎么把那些费用全算我头上?”
“怎么不算?我说了,我支付你带宝宝的费用,以及我们日常开支的费用。其余的,我是不负责的。”
婆婆一把把那些小票撸到地上。“好啊你,你对自己婆婆计较成这样?连一瓶一块钱的矿泉水你都算我头上?还有老乡来玩,那是你老乡,你好意思要钱?”
闫珊珊一个白眼翻过去:“现在知道你是婆婆,是宝儿奶奶了?你连孙子一包尿不湿的钱都要计较,我怎么不能计较你的矿泉水钱了?
还有,你连帮孙子看病的钱都不肯拿,我怎么不能问你拿回用在老乡身上的钱了?再说了,那是你老乡,不是我的!
保姆都不带你这样的!既然你口口声声说,请保姆要付工资,那就干脆算个清楚!你去问问别人,谁家保姆需要雇主负担保姆私人费用的?”
婆婆望着亲家似笑非笑的脸,以及闫珊珊咄咄逼人的眼神,底气没有那么足了。她只得把求救的目光转向季松林。季松林一脸无奈。
“妈,珊珊说的,其实没错。你确实过分了。我们赚钱真的不容易,你以后也省着点。牛皮也不要吹太大,让老家的人不要再随便来了。”
婆婆气急败坏跳起来:“好啊,你们这一个个的,一点人情味都不讲!我是你们的妈,你们就这么对我?”
珊珊妈率先说道:“将心比心。你在问孩子们伸手要钱的时候,你讲什么人情味了?凭什么你一分钱都要跟孩子计较,孩子就不能跟你计较?你可别太双标了!”
“以后,请你不要再以婆婆自居,想拿钱,就安分守己拿你该拿的,付你该付的。还有,你要时刻满足雇主的要求,不然我就把你开除!”闫珊珊一字一句说道。
婆婆呆愣在原地。
看着自己的母亲这样,季松林于心不忍。他拉拉闫珊珊的衣袖,让她不要再说了。
那天婆婆跑到自己的房间里闭门不出,第二天就收拾东西回了老家。
季松林去送她。“妈,你保重。珊珊那边,我会跟她说道的。她昨天也有点太得理不饶人了。”
“松林,你也觉得她有理?真没想到你媳妇那么厉害。得,妈认了,与其在这看她脸色,不如回去了,你别怪妈。”
婆婆走了以后,闫珊珊找了一个保姆来照顾孩子。这个家政机构比较大,闫珊珊相对而言放心一点。
尽管每月保姆费并不菲,比婆婆在的时候开支还大,但闫珊珊并不后悔。
至少,这个小保姆,是全身心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没有亲情上的牵绊。他们的相处,反而很融洽。
你帮我小,我扶你老。一家人,血肉至亲,本就不该算那么清楚。做儿女的是可以给老人钱的,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应该给,这是义务。
但婆婆的极端自私,不光辜负了亲情这个词,更成功寒了儿子儿媳的心。
将来有一天,她老了,如果闫珊珊不愿意赡养她,希望她不要后悔吧。
—END—
嘿,你好啊,我是何德恺,人称恺叔,是一个最老的90后帅大叔,恺悦文化的创始人兼CEO。
我是一个情感励志作家,出过四本书,写过很多暖心的小故事。
如果你喜欢我的故事,请关注我,我在厦门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