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北京女子图鉴》里,陈可问起顾映真结束前两段婚姻的原因。
这个三婚的女人说:以前,婚姻出了问题,总想着是别人的责任,现在才明白,人生的下半场,敌人只有自己。
年轻时我们容不得婚姻里半点沙子,总会认为20床羽绒被下面那颗豌豆,就可以让我们肝肠寸断。
特别是那个让我们非嫁不可的男人,当初我们着了魔似的想把自己和他绑到一条船上。
可是啊,最烈的爱,也希冀得到最完美的回馈,反之,不是蜜糖,甚至成了砒霜。
那年,李淼说要和大林结婚,父母青着脸要打断她的腿。大林家穷到舔灰,而她家好歹还有点家底,他不配。
见状,李淼干脆冲到大林家,把他从床上揪起来,一路拽到自己家,得意地和父母说:我,李淼,这辈子非大林不嫁。你们不同意,从此之后,我不再踏进李家半步。
活像是昂首挺胸奔赴战场的将士,拿着大刀盾牌,就可以横扫天下。
第二天,两人就到城里租房子找工作,忐忑而甜蜜地过起了新生活。
02
领证那一天,李淼特地做了头发,还给大林买了白衬衫,那张黑脸,多了几分斯文气质来。
婚礼自然是没什么排场了,她都说了不和娘家来往;婆家这边,公公医药费还没着落呢,哪里有钱出来办婚礼?
大林挖空心思买来彩纸,叠了很多彩色纸玫瑰,挂在出租房内,找人借来十多条彩灯,横七竖八拉起来,晚上一闪一闪的也还有几分暧昧。
新婚之夜,李淼拨开摊在身上的大林,说我斩断退路,赤手空拳嫁给你,你以后胆敢对我半分不敬,老娘我定会半夜掐死你。
说完,她恶狠狠地瞪着大林,后者头上刚刚干掉的汗水又细细密密地冒了出来。
虽然拥着软香,大林盯着窗外黑皴皴的夜,天气猝不及防低变冷了,而他们只有一床单薄的铺被。忽然就打了个寒颤,紧接着鼻子就不怎么通气。
感觉肩上像是什么蛰了一下,他伸手去抓,是一只黑爬虫。
快乐的巅峰,往往伴随着病毒的潜伏。太过浓烈的爱,其本质和恨一样,能是迷药,也能是剧毒。
03
大林吃得苦,耐得劳,头脑灵光,和朋友一起做起小生意,拮据的日子开始缓和舒展。
李淼借着怀孕的时机,辞了工作,专心待产,毕竟娇生惯养的,做不成田螺姑娘。
大林下班回家,收拾屋子,清洗衣服,安抚老婆。
憋了一天,总有无数话要叨叨,大林常常是听着听着就睡着了,被李淼掐醒,再沉沉睡去。
日复一日的,生活渐渐失去起初的新鲜,怀孕后期的李淼脾气忽然就燥了起来。一百个不开心,一万个不情愿,委屈就像是涨潮一样汩汩冒出来,大林都受着,他想过了这段就会好起来。
得知李淼快生了的时候,大林正在外省谈一笔大生意。
电话里李淼有气无力还装出声嘶力竭的样子说孩子提前1个月就要出来了,自己一个人在产房,疼的要死,叫他滚回来。
大林脑袋冻住一般僵了,眼看着手上这笔生意第二天就要签了,事成可以利润好几万,正好可以给李淼买那个向往很久的克拉钻。
犹豫着,他哄着老婆说马上就订机票。
事实上,到孩子生下来,他才回家,没来得及解释,就忙着招架李淼汹涌而来的怨恨。
她抖动着嘴唇骂着,大意是大林不配做男人,自己破釜沉舟非他不嫁,到头来连生个孩子他都不能陪在身边。
越说越气,孩子的啼哭声伴随着李淼的嚎啕大哭,让大林羞愧地想往墙上撞。
月子里,大林请了月嫂,尽心尽力服侍着,自己则绞尽脑汁喝到胃出血去争取更多的单子。
开支大了,压力也成倍增加。那时候的大林已经不知道什么叫爱,好像只有自己像一只陀螺一般转个不停,才能消除心底深深的焦虑不安。
李淼出月子之后,找大林要钱做微商,摆出一副我要自力更生不靠你的样子。
钱刚要到手,公公与世长辞,大林把老母亲接到城里同住,鸡飞狗跳的生活终于拉开帷幕。
04
婆婆把几十年的农村生活习惯照搬到儿子家里,还希望小两口能复制粘贴。
李淼劝说无效,也和大林谈了数次,他都嬉皮笑脸说那是我妈,你包容些。
终于,婆婆再一次把内裤泡在小宝宝的洗脸盆中之后,李淼爆发了。
她拍下照片,趁着晚上大林下班回家,就把事情抖落出来。
“我一个姑娘家,巴心巴肺的非你不嫁,是指望着你能对我好,你现在看看,你妈这叫什么事啊?”
“说了多少次了,就是死性不改,农村人就是没素质,都一副德行!”
婆婆扁扁嘴,收拾行李就要回家,大林急忙把李淼推回房间,再试图去拉回气急攻心的老娘。
那晚,老娘指着大林的鼻子骂得口干舌燥,怎么到儿子这里帮忙,反倒成了累赘。
李淼也指着他鼻子骂他无情无义,不知道和自己一条心,分明就是心里有鬼。
后半夜的黑暗中,他想到了新婚之夜,李淼的狠话和那只小爬虫,一切的一切都要绷不住了。
他开始高血压,酒精把内脏也泡的病恹恹。但是他总是鲤鱼打挺一般跳跃着,头上有汗,眼里有光。
他舍不得看到李淼失望的样子,不能轻易认怂,当初发誓把她供成一尊神,而今拼了命也要保证每日贡品新鲜。
可床上,他开始无能为力,到无可奈何,最后到无药可救。
05
其实李淼没想过真正搞婚外情,她只是想找人说说心里的闷。男人不行了,孩子好闹人,她自己那微商也处于要死不活的状态。
委屈啊,比起爱恨情仇来说,虽然细微,但很磨人,它会生出枝枝蔓蔓,把一个人的全身都罩住,再一点点渗透进去,最终改变人的心智,摧毁人的希望。
起初,在微信上和黑金聊天的时候,她有一搭没一搭。
但很快,她就招架不住,黑金那种人,就是有种天生神力,没见着人,隔着千万里也能把女人的心熨烫的服服帖帖。
看过照片,长得有毛病,除了黑,还丑,相比之下,大林显得好看多了。
在之前,看着这样的男人,一定会恶心到不愿意再看第二眼的。
可现在,李淼觉得真不该以相貌去判断男人优劣。至少黑金的每句话都像是小钩子一般,抓的她心里痒痒的,欲罢不能。
他说自己36岁,离异多年,带着儿子住,李淼心想这男人比自己大了12岁,但恰好是一个属相,莫非这就是缘分吧。
事情的败露在一个闷热的夏夜,李淼正在电脑前视频,忽然鼠标就被人夺了去。身后,大林红着眼睛,苦着脸。
李淼慌乱地关掉视频,解释说事情不是那样的。
“我和一个朋友聊天,你别多想。”
“什么朋友能聊到房事的各种姿势?”
“你没资格来质问我,你摸摸良心说,这半年来,你算不算男人?床上没用,钱也没拿回来几张,我拼了命嫁给你就落得这般下场?”
“是,我承认我有过错,可是你得给我时间,你张嘴闭嘴就是非我不嫁,你可知道给我压力多大?”
“你还有脸了不是?跟你说,不行我们就离婚!”
面对李淼的各种谩骂,大林忍无可忍,迷了心智般一耳光就过去了。
啪的一声,清脆地像是玻璃杯落在地上,水珠四溅。
06
婚后第三年而已,李淼彻底失望,她像被爱之火烧伤了烧昏了,现在反倒冷静了。
所以,当她查到大林的满满两张开房记录之时,没什么感觉,正常人一样,离婚和结婚一样悄无声息。
离了婚的李淼和黑金终于名正言顺的过在一起。
女儿眼见着要上小学,黑金不喜欢她,宁愿天天打麻将,也不愿意接送她。
李淼打着三份工,照顾黑金和他儿子,对于女儿,只能狠狠心扔在私立学校。
小小的女童被迫一夜长大,为了讨得黑金和妈妈的欢心,她学习成绩优异,放假在家也懂事乖巧,抢着站小板凳刷碗烧菜。
坐在沙发上剔牙的黑金捧着手机哈哈大笑,不忘记摸一下身边的李淼。
黑金整日里下棋打麻将,唯一的特长是在床上哄李淼开心,他时常说想要我表现更出色,你就得努力挣钱,你主外,我主内。
一到年关,黑金就要玩神秘失踪,直到正月初十左右,才突然出现,带李淼回老家。
黑金一众亲戚面前,李淼逼着女儿叫她姑姑,为的是不让人家嫌弃。女儿很懂事,泪水在眼眶里配合妈妈演戏。
至于结婚这件事,黑金不拒绝也不主动,只是哼哼着说不着急,那一纸证书没啥用。
可是李淼知道,年关那不见的几天,黑金是出去和他相好的鬼混去了。
他这种不学无术却满腔油嘴滑舌的男人,身边总是少不了几个不更事的姘头。
一如当年还在大林身边时的她。
07
今年过年,全家都好言相劝,李淼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偏要去把自己糟蹋成一个老妈子,才34岁的人,看起来像是44不止。
最主要的,黑金这人一看就不靠谱,油嘴滑舌,不学无术,谁也不想看到李淼一条道儿走到黑。
一个十年都耗在他身上了,还有几个十年呐?
李淼懒得听这些说教,溜到街上,就碰巧遇到了大林,他看起来还是老样子,见到李淼,笑嘻嘻地上前招呼着。
“那个,你要是过得不好,就回来找我,只要你不嫌弃。”
身边忽然有顽皮孩童放鞭炮,把两人吓了一跳。
李淼盯着大林看着,摆摆手。她疾步走开,不敢回头,哪怕再多呆一秒,她的泪水可能就要喷出来。
听人说起,这些年,大林也找了一个女人结婚,吵吵闹闹没几年,两个人就分了。
远处,家家户户大红灯笼高高挂着,照着这小镇上的黑夜分外温馨,一想起自己如今尴尬的身份,以及当年在大林身边时的温馨,李淼一瞬间泪如泉涌。
晚上,李淼收到了大林的短信:“淼淼,当年你一腔孤勇地跟着我,无论如何,在我心里,你就是那个我想要相守一生的人。当年我出去开房,并不是找女人,只是因为当时我们吵闹,我想躲开去,好好地静一静,不想因为吵闹把我们的感情伤得支离破碎。你离开的这么些年,我知道,你过得并不如意,我也过得一地鸡毛。说白了,我还是舍不得你。”
转瞬间3个月过去了,淼淼和大林复婚了。
婚礼的当天,淼淼在朋友圈晒了一张婚纱照,眼角的每一根细纹都满溢着幸福的味道,配文是:曾经我非你不嫁,如今你仍旧非我不娶,谢谢你!
是啊,百转千回,柴米油盐的我们这一生,大抵都要吻过几只青蛙,才会遇到真正的王子。有些男人,注定只能惊艳我们一段岁月,却无法温暖我们始终。
知道我们要什么,远比后悔我们得不到什么重要。
愿我们终有岁月可回首,心累了,仍旧有爱人在等候。
—END—
今日讨论:说到底啊,还是富贵人家出来的小姐,难免有些脾性,有些骄横,有些作,把自己好好的家庭作没了,把自己好好的幸福也搞砸了,当在外面吃过了苦头,尝遍了辛酸,终究还是那个为自己为这个家喝得肝肠寸断的男人才是自己最终的依靠。我要说句实在话,这事儿还真不能怪大林,作为一个一无所有的男人,要想有所成绩,自然是拼了命的,对家庭的关心自然就会少了些。其实还是女主娇蛮了些,你们认为呢?如果你喜欢这个故事,可以关注我哦,每天都有好看的故事分享给你们的。也希望各位给我一个赞啦。欢迎大家分享留言。
嘿,你好啊,我是何德恺,人称恺叔,是一个最老的90后帅大叔,恺悦文化的创始人兼CEO。
我是一个情感励志作家,出过四本书,写过很多暖心的小故事。
走过几十个城市,也爱过几个人,虽然都爱而未得,不过依旧相信总有一个人在未来等我。
如果你喜欢我的故事,请关注我,我在厦门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