涤荡在摇橹船上,岸边风景一路随行。


有人欢笑有人喧闹,唯有一人,带着墨镜,坐在长椅上,在阳光下发呆。那么年轻的灵魂,却透着一股子苍凉的况味,惹得我心下缠绵,与她一同悲戚。

我一直觉得生活是一种桎梏,想要背起行囊走天涯,写尽天下文字,追风逐月,在四季更迭里放飞自我,是我想要的自由。


多少人告诉我,心灵自由了也就自由了。


如果心灵不自由,即便是在我最喜欢的西溪,在摇橹船上涤荡,也遍布着生命的枷锁。

我想要振翅飞翔,像早晨遇见的那只凌空的白鹭,却又不愿像它一样被圈养。


我并非时刻都要在路上,只需心灵是自由的,能说走就走,我便可以在一隅里安然。


生活本不该是灰暗的,不该在逼仄的角落,不该在焦虑里惶惶不可终日,将奋斗论视为生命源,在欲望的追逐里忘却风月人生里,本该存在的情谊。


我不是江南女子,可我爱极了这水乡,坐在摇橹船上,看着柔波里的微风,看着水面映出的树影,看着水底灵动的鱼,只是看着,还未触及,心也就跟着温柔起来。


世俗难免让人心变得坚硬而又冰冷;压力又让人变得焦躁不安;繁忙让人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太多的人云亦云义愤填膺里,不过内心的宣泄,遑论正义与道德?


我们只是,太累了。

很多人好奇,为什么我会这么喜欢西溪?可以在那蜿蜒曲折的河道里,悠悠然一下午。


我就是爱极了,西溪的静。


这摇橹船缓慢的前行,两岸树木交叠,阳光时隐时现,耳畔是鸟叫蝉鸣,静得只剩下偶尔撑髙划过水面的声响。


一切都如此静谧,抬头皆是风景。


风过处,都吹进心里。


水面的落叶、仿若生长在水中的树木,都在这处温柔里安静生长,凝固岁月的脚步。


焦躁的心,也跟着安静下来,柔和下来,可以去聆听,去思考,去感悟,花叶里的世界。

人和动物的区别,在于人对其他物种的悲悯之心;人和机器的差别,正是心底深处这可贵的情感,那是人的灵魂,是人工智能永远不可能取代的存在。


读万卷书,不能只是识字;行万里路,不能只是丈量;最重要的是这颗心,能感悟到什么,领悟到什么,能够去升华。


对待生命更加的珍惜,对待他人更加的包容,对待生死更加的从容,明白生而为人,为何而活。


你可以追求更好的生活,你可以越来越优秀,你可以宦海浮沉,你可以闲云野鹤,但你一定要明白,这一切追求来源于你心底深处的宁静。


不是被热浪炙烤,不是被名利蒸煮,不是被欲望奴役,是一种心底深处的向往。


就像,西溪的一汪水,温柔多情的灵魂,在此处安然。


此心安处是吾乡,西溪便是我灵魂的故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