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简介:

        剑客,生于困难年代,长在动乱时期,吃过糠,下过乡。“恢复高考”后,成为“新三届”中的一员;毕业后,先后供职于政府机关、事业单位,做综合调研工作、搞职业技能教育、干统战教育培训,历任副处长、处长、副主任、党委书记、院长等职。2018年退休,业余作家、客座教授、特邀研究员。

        先后出版诗歌散文集《情丝文韵》、杂文集《谈天说地》、诗集《低吟浅唱》、散文集《品读哈尔滨》和长篇报告文学《巴兰颂歌》《工作队在依兰》,以及经济社会发展研究文集《调研·思考·实践》《地方经济社会发展研究文萃》等。

    乐山乐水之三十二:菁华荟萃的百年老街

        刘静严先生在《滨江尘嚣录 》一书中说:“以哈埠全部街市中之著名者论,当以道里之中央大街,道外之正阳大街为最。二街为全埠菁华荟萃之地,犹沪江之南京路,北平之正阳门大街焉。” 这里所说的正阳大街,就是今天的靖宇街。

        一条老街,就是一段尘封的历史画卷,只有亲手叩开这扇历史的大门,才能了解曾经发生在这里的兴衰往事。今天我们就走进这条老街的历史之门,领略其光怪陆离的百年沧桑和丰富多彩的历史印记。正阳大街,是一条在哈尔滨历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的老街。清光绪16年(公元1875)年以前,道外的前身马场甸子还是沼泽遍地、溪流纵横、草长莺飞的一块处女地。不久,有人来此开设当铺、旅店和食摊。随着客商、旅人的来来往往,在荒野之上踩出了一条猫道。到哈尔滨设治和中东铁路建设之前的1890年,这里便形成了今天的头道街至十三道街路段,时称“正阳街”,并逐渐成为满、汉旗民聚居之地和商品集散、交通枢纽之地。1916年形成了今天的十四道街至二十道街路段,时称“新市街”。1931年,滨江市政筹备处将“新市街”与“正阳街”合二为一,形成了西南起景阳街西门脸至东北二十道街滨江公园、全长2190延长米的正阳大街。正阳大街由一条主街和四十条辅街组成,从空中鸟瞰,恰似一条巨大的蜈蚣。

        1931年,抗联英雄杨靖宇到哈尔滨任东北抗日救国总会会长兼中共道外区委书记,组织哈尔滨市民反支援马占山抗战。1932年5月,杨靖宇担任中共哈尔滨市委书记。之后,杨靖宇离开哈尔滨,先后任南满抗日游击队政委,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师师长兼政委、第一军军长兼政委、第一路军总指挥兼政委,在极其艰难困苦的条件下,率部与日伪军进行艰苦卓绝的斗争,给敌人以沉重打击。1934年在中华苏维埃第二次代表大会上,杨靖宇当选为中华苏维埃中央政府执行委员。1940年2月23日,杨靖宇在吉林省蒙江县壮烈牺牲。1949年,在庆祝抗战胜利九周年大会上,时任松江省政府主席冯仲云提议,将抗联英雄杨靖宇曾经战斗和工作过的地方——道外正阳大街改称“靖宇街”,以志纪念。

        小时候,我曾经在母亲的带领下,无数次地行走在这条大街上,进入坐落在街道两侧的“老字号”购物;也曾经单独骑车或步行穿梭于这条大街延伸出去的一条条小街小巷。近些年,我曾经陪同外地客人漫步在这条大街上,欣赏精美、典雅的中华巴洛克艺术风格的建筑,向他们介绍曾经发生在这条大街上的或雄浑悲壮、或大气磅礴、或凄美哀婉的故事。

        每次到这里,我都有一种莫名的冲动——想拿铁锹挖点儿什么,或许碰巧挖到的一锹泥土,刚好是周恩来、瞿秋白踩过的泥土;想推开临街的门扉看点儿什么,或许这个院落里曾经留下萧红、萧军二人的身影,傅连山、傅海山兄弟的足迹,武百祥、张廷阁创业的故事;想走进高墙里面的私宅,探寻屋子里曾经发生的往事……

        靖宇街是一条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大街,历史上曾经发生许许多多可歌可泣的红色故事。当时的道外地区是哈尔滨松花江南岸唯一不属于沙俄的附属地,而由中国政府管辖的地方,所以,道外区的反帝、反封建集会和游行活动异常活跃,全市大型反帝、反封建活动也大都发生在这条大街上。

        这里曾经爆发反抗清廷统治的“武装起义”。1911年,北京发生了旨在推翻专制清政府统治、建立共和政体的“辛亥革命”。为了断绝清廷的后路,同盟会决定以哈尔滨为根据地,在清廷的发祥地东北武举行装起义。同盟会成员梁廷栋、梁廷樾秘密来哈组织革命军,于1912年2月17日晚11时在道外举行武装起义,攻占了滨江厅电报局、邮政局和自治所,滨江道尹、滨江同知、滨江统带等为形势所迫,宣布道外脱离清王朝统治。

        这里曾经兴起了中国早期的工人运动。1915年12月6日,滨江物产进出口公司(今肉联厂)工人因拒绝加班遭到印度守卫的枪击,死伤11人,愤怒的工人打死打伤印兵7人,随后举行大罢工,迫使英国籍公司老板满足了工人提出的全部要求,取得了罢工胜利。 

        这里曾经发生声援北京“五四”运动的爱国运动。“五四”运动发生后,在哈青年学生迅即掀起声援北京爱国学生反帝反封建斗争的热潮。东华学校的学生走上街头撒传单、贴标语、演话剧,呼吁市民“抵制日货,声援学生”,以达“御外侮,救国家”的目的。在东华学校的带领下,一个以青年学生为主体的反帝反封建的爱国运动在哈尔滨起,哈尔滨的工人和广大市民,不顾地方当局严密的统治防范,纷纷举行罢工、罢市、示威游行等活动声援爱国学生。 

    

        这里曾经诞生了中共组织的反帝爱国团体“救国唤醒团”。1922年初,中共党员马骏受中共北京地方执委会派遣,到哈尔滨开辟工作。2月2日,为抗议帝国主义列强瓜分中国的《九国公约》,马骏在哈成立“哈尔滨救国唤醒团”和“国货维持会”,并在道外商会举行时局讲演会,会后举行了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2月10日,在滨江公园召开有30个团体、6万余人参加的市民大会,坚决反对旨在使中国从被日本独占变为几个帝国主义列强瓜分的“华盛顿会议”,维护国家主权。

        这里曾经是“11.9惨案”的发生地。1928年11月9日,爱国学生在正阳大街举行反对日本修筑满蒙五路的示威游行,并与军阀武装发生流血冲突,史称“11·9”惨案。事件发生后,东北各大城市学生纷纷采取各种形式声援哈尔滨爱国学生。在各方压力下,11月13日东省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张焕相被革职。

        这里是许多中共早期领导人生活、战斗过的地方。哈尔滨早期教育家、进步人士邓洁民的家就在正阳大街的一栋巴洛克建筑风格小楼里。1919年4月,周恩来由日本归国,来哈看望邓洁民,在哈期间就住在邓洁民家。1920年秋,周恩来再次来到哈尔滨,依旧住在邓洁民家。

        邓洁民与吴子青、武百祥在十九道街共同创办的东华学校,在中共建党之前是中国进步人士赴苏途中的落脚点,承担着“国际交通站”的作用,成为沟通中苏联系、促进马克思主义在东北和中国传播的一条重要通道。中共早期领导人瞿秋白、张太雷、刘清扬经哈尔滨赴苏联途中,都曾经在东华学校落脚,并由邓洁民代为办理出国手续。中国共产党成立后的1924年5月,李大钊去苏联参加“第五次共产国际会议”途径哈尔滨,在东华学校停留了6天。可以说,当时这里是中共领导人和进步人士来往欧洲的中转站、考察站、宣传站,这里也是接受“十月革命”和西方进步思想最早、最快的一个地方。

        这里是哈尔滨历史上第一个中共党组织的办公地。1923年3月,中共党员陈为人、李震瀛在北十四道街的《哈尔滨晨光报》社工作,以记者身份做掩护开展建党工作。10月,正式建立了“中共哈尔滨组”,这是哈尔滨的第一个党的组织,也是东三省的第一个党的组织。在这条大街上,还有地下党组织“哈尔滨青年会”旧址;关押过革命志士陈潭秋、王鹤寿、孟坚等政治犯的日伪道外监狱旧址;中共满洲省委机关报《哈尔滨新报》报社旧址;中共地下党创办的《哈尔滨日报》报社旧址;有钟子云、李兆麟等共产党人工作过的中共滨江工委所在地旧址等。这些红色旧址、遗迹,向人们昭示着革命先辈的丰功伟绩和不屈不挠的奋斗精神。 

        这里是左翼作家萧红落难和萧红、萧军相识的地方。1931年11月至1932年5月,萧红与未婚夫汪恩甲从呼兰来到道外,居住在正阳大街的“东兴顺旅馆”。一天,汪恩甲一去不归,人间蒸发。旅馆老板以拖欠食宿费为名,要把萧红卖到妓院抵债。走投无路之下,萧红想到了《国际商报》副刊编辑裴馨园,遂以“悄吟”的笔名写信向裴求助。6月,裴馨园接到“求救信”,随即与萧军、孟希、方婧远(即方未艾)四人赶往东兴顺宾馆。宾馆老板不敢得罪记者,答应萧红暂住在宾馆。此后,萧军常常去看望萧红,两位志同道合的青年男女在交往中互相欣赏、暗生情愫。7月,哈尔滨松花江段发生特大洪水。8月7日,松花江决堤,道外区大部分受淹。萧军雇了一条小船,将花容失色的萧红从旅馆的窗台上抱到船上,上演了“英雄救美”的人间喜剧。从此,这对英雄美女、才子佳人留下了比翼齐飞的文坛佳话,上演了6年缠绵悱恻、甜蜜但不幸福的爱情故事。

        靖宇街是哈尔滨民族工商业的摇篮,曾经诞生了哈尔滨早期的民族工商业。哈尔滨开辟商埠后,道外正阳大街与周边地区成为人口密集、工商繁荣的热闹都市。同记商场、大罗新商号、亨得利、老鼎丰、世一堂、双和盛等一大批民族商业巨子在这里崛起,成为哈埠商家的基石和骄子,这里也成为哈埠商业兴衰、繁荣、发展的缩影。

        大罗新环球商店和同记商场是“道外民族商业之魂”武百祥创办的。武百祥是河北乐亭人,1892年随父闯关东到达东北,1901年独自来到道外走街串巷做小本生意,两年后与同乡赵惮唐合资创办“仝济杂货铺”,后改为“同记杂货铺”。1908年开始工商兼营,1912年开办“同记工厂”、养猪场和钱庄。1921年开办“大罗新环球商店”;1927年开办被誉为“哈尔滨商号之首”的“同记商场”,后来同记商场发展成为拥有大罗新、同记、大同3家百货商店的大公司。哈尔滨沦陷后,武百祥的事业受到日寇的毁灭性的打击,被迫歇业。解放后,“同记”重现辉煌,其“言无二价、童叟无欺”的店规也成为人人称道的“经商之道”。1955年武百祥出席全国工商联执委会议时,受到了毛泽东主席的接见。

        “老鼎丰”是个有200多年历史的老字号。传说清朝乾隆年间,二下江南的乾隆皇帝在品尝了绍兴一家果酱铺的美味点心之后,钦赐 “老鼎丰”字号。从此,老鼎丰果铺扬名四海,遍地开花,先后在西安、苏州、金华、宁波、沈阳、长春等地创立分号。1921年,绍兴人王阿大、许欣庭二人来到哈尔滨,在正阳大街上办起前店后厂的“哈尔滨老鼎丰南味货栈”,经营南方风味的干鲜食品和地方名产,小批量自产自销南味点心。30年代初,老鼎丰进入鼎盛时期,每天生产的千余斤各式糕点,当日就销售一空。1938年,日伪当局对民族工商业的限制越来越严格,老鼎丰也举步维艰,王、许二人相继离开哈尔滨,将老鼎丰留给了王阿大的女婿张毓灿。第二年,张毓灿把老鼎丰卖给张启滨。1945年8月日本战败后,哈尔滨工商业开始复苏,老鼎丰恢复生机。1946年,张启滨相继开办了老鼎丰汽水厂和老鼎丰酒厂。新中国成立后,老鼎丰在党的各项政策和法令的保护下不断发展。1956年,老鼎丰在社会主义改造中进行了公私合营,与几个小厂合并为哈尔滨老鼎丰第三食品厂。“文化大革命”期间先后改为大众食品厂和靖宇食品厂。1979年恢复了老字号,直到今天。老鼎丰月饼,是哈尔滨市民中秋节必不可少的点心,川酥月饼独特的口味令市民津津乐道。

        “正阳楼”也是一家百年老店。提起风干香肠、松仁小肚等风味肉制品,人们会不约而同谈论起哈尔滨正阳楼。正阳楼创始人王孝庭,年轻时从山东省掖县到北京“福星斋酱肉铺”学徒。清宣统元年(1909年),王孝庭来到哈尔滨,遇到旧友宋文治,便住在宋家帮其卖肉。第二年,二人合开了一家酱肉铺,起名“正阳楼”。1915年,王、宋二人买下北三道街街口路东一处楼房,正阳楼迁入新址,生产“风干香肠”“松仁小肚”“五香熏鱼”“虾籽火腿”“炉肉丸子”“五香酱肉”等熏酱食品。从此,正阳楼以其独特的风味立足于哈尔滨食品行业。日伪时期,正阳楼经营困难,被迫停业。1953年改为正阳楼合记重新开业。1956年3月正阳楼合记实行公私合营,先后有正阳斋、正云斋等7家肉制品企业并入正阳楼。同年,“风干香肠”“松仁小肚”在“全国食品展览会”上受到好评,列为全国推广产品种类。

         “亨得利”是一家闻名遐迩的百年老店、著名的钟表眼镜店。其前身是清同治十三年(1874年) 由宁波人应启霖、王光祖、庄鸿皋三人在宁波开设的经营钟表、眼镜、唱机维修业务的小店——“二妙春钟表店”。清宣统三年(1911年)前后在杭州、南京两地开设了分号。1915年入驻上海五马路,取名“亨得利”。1928年迁至南京路广西路口,挂出“亨得利钟表总行”招牌,成为与英商“亨达利钟表眼镜店”齐名的大公司。1923年,三人派宁波人周彭年来哈,在正阳大街开设分店。当时,哈埠钟表眼镜行业被日商垄断,仅在道里地段街与石头道街就有前田、樱井、八木、岩间,在马家沟、香坊等地有石山、三浦、吉冈、龟井、香田等十多家钟表眼镜店。亨得利的到了,结束了日商垄断钟表眼镜行业的历史。日伪时期,亨得利生意日渐衰落,濒临倒闭。哈尔滨解放后,亨得利逐渐恢复生机,成为哈埠著名企业。

        泰华西药商行,是国人在哈开设的第一家前店后厂的西药房。1909年,孙辑辰、孙凯臣兄弟二人创办凯辑士化学药厂。次年冬末,东北爆发鼠疫,孙氏兄弟来傅家甸行医治病,售卖自制西药。1912年,在北四道街开办“泰华西药商行”,逐步发展成为民国时期哈尔滨最大的西药商行。1925年,迁入新址正阳五道街14号,成为泰华西药商行总店。后来,泰华西药商行总店陆续在吉林市河南街开设第一家分店、在齐齐哈尔南大街开设了第二家分店,并在海拉尔、富锦、肇东、克山、三岔河等地设立特约店。自制的药品还远销北京、天津、上海、汉口等城市。1956年,泰华西药商行进行了公私合营,后来并入哈尔滨市医药公司,即如今的哈药同泰药店。

        可以说,当时民族工商业的兴起,对东西方列强的在哈的工商企业形成了强有力的挑战,同时也成为国人自强、自立、自主的一针“强心剂”。东北沦陷时期,正阳大街遭受刘德成诚日寇铁蹄的无情践踏,但是不甘屈辱的哈尔滨人,在殖民者的严酷统治之下,在夹缝中求生存、谋发展,他们不愧为时代的骄子、民族的脊梁。

        时至今日,靖宇街及其周边地区的一幢幢中华巴洛克艺术风格的老建筑分期分批整修后,显得典雅而浪漫、整洁而古朴。这些建筑艺术瑰宝,无声地向过往的行人讲述着自己的不凡身世,讲述着百年老街的沧桑变化,也讲述着哈尔滨这座年轻城市的成长历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