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牛叟》


   (池州泉石散人汪四武作)


七月吴楚祥云天,森林鹳雀舞翩跹。

斜照山影填山坳,避暑就凉临山涧。

风中忽飘歌山鬼,一拍三叠韵正点。

此非天姥逍遥庄,安得玄鹤护金莲。

醉吾草坪倾情处,牧牛叟诵楚辞篇。

生敬不知怎问好,相揖选坐平石岩。

借叟五牛说韩滉,叟侃八骏旬内添。

大笑喻牛为骏马,对乐穆王福不淺。

惊愕此叟非等闲,诚讯骥何老山间。

见问捋须素怀开,六旬解甲喜事田。

坐骑曾饮长津水,镇守普兰亮利剑。

奈何岁月不饶人,国事康庄赖后贤。


         (2019年8月2日下午定稿)


改紫云为玄鹤,因觉紫云于此突兀。

天姥庄有玄鹤护金莲。仙鹤无老死。

玄鹤有老无死。

山鬼屈原的九歌之一。

韩滉唐代宰相画家,首画五牛图。

八骏旬内添 ; 三头牛要下犊了。

八骏指周穆王的八匹骏马。

长津湖处于***。

普兰县处于中印边界。

      《夏山泉月夜》

          

     此乃首次作旧乐府调,便自不量力

仿《春江花月夜》之脉络。只为图一份凉爽 ,盼一份温馨,投一份惬意。


月倾泉水情极深,一任泉流碎玉身。

鳞鳞烁烁无声处,光折苍松青辉驻。

泉艳无惧山影漂,明月着意当空照。

有笑氤氲不世故,若丝缠绕深山坳。

坳底炭窑火正旺,有翁伫立凝神看。

轻踏柔月顺泉去,笑问翁劳取何语?

见问翁展一脸春 ;   深造名校长头孙!

明月倾辉无穷尽,泉汇苍海怀初心。

泉水滟滟皓月质,皓月娇娇山影绝。

绝影山峰生妩媚,淑婷含羞人易醉。

淑婷何时脱混沌?混沌何时让月升?

月升至今几亿岁,开啓天门声犹存。

可怜开始天门声,化作松涛一阵阵。

澹淡泉水和涛笑,婀娜山峰暗予情。

予情不过萤虫舞,伴得夜莺歌几许。

歌舞不碍山林静,平添浪漫共温馨。

温馨何能胜明月?明月倾泉情真切。

何处雄鸡争先啼?明月渐笑渐西移。

《避暑诗稿》      

     

古村如今过寂静,湮没村道杂草深。

皮树逍遥门眉上,蔷薇笑绽窗台棂。

人楼上下狐兔窝,田地纵横葛藤薪。

所见皆是须发白,青壮入城挣现金。

山大林深泉流激,竹青花红鹳雀白。

林涛正兴风已过,呼唤声去音回叠。

仰天枕流察气象,俯地倚峰勘山脉。

意念溯入白垩纪,于此小憩是龙客。

石鸡不逃知我馋,拉去五脏足八两。

妹夫好酒不喜鸡,石鸡老夫独自享。

《山间避暑诗稿》

           

天破晓,发现山岚进院了,

微风不撵它不逃,久在窗前绕。

天破晓,昨夜鸡笼未关好,

此时鸡已滿院跑,重岚湿鸡毛。

天湛蓝,林中慢步纳阴凉,

最是饱吸新鲜氧,泉水叮咚响。

天湛蓝,长啸惊去鸟不返,

自乐回音半空扬,犯了少时狂。

天进午,风掠竹海涛如鼓,

碧练舒展貌楚楚,锦鸡效凤舞。

天进午,风下山桃溪水堵,

石蟹横爬难清数,苍鹰逮灰兔。

天将晚,罕见北边雨云淌,

此雨若来虽减产,农家没白忙。

天将晚,饭后闲谈话题广,

忽然老友手机响,儿孙报平安!

夏夜短,老友夫妇都上网,

看罢新闻看农经,戏曲后欣赏。

夏夜短,一韵未束天明朗,

沉思诗海尚未还,鸡报清晨凉!


    《留守老人》


       近山知山高,行水知水长。

       不进农家屋,不知农家难。

       吃穿虽不愁,儿女在异乡。

       秃秃蜡烛台,蜡烛早尽燃。

       有伴相依靠,无伴心更寒。

       老翁抽闷烟,无奈对牛谈。

       老妪默望天,笑弄儿旧衫。

       有心劳作田,无力除草芒。

       饮食总将就,好食替儿藏。

       病倒泪汪汪,却对儿隐瞒。


        (2019年7月30日作于山乡)

《山间避暑诗稿》


山深月落早,稀罕鸡报晓。

曦眠群峰外,风过丛林摇。

非是明溪偏爱歌,只是东海路途遥。

夜来枕流就凉快,驱蚊蒲扇不停摇。

同忆往昔无睡意,共话美好不知老。

石鸡挑衅叫,蟋蟀竞鸣巧。

萤火虫流窜,不觉露珠妖!

   《乐府,山间避暑》

             

           山道崎岖盘,溪水伴道淌。

           道陡溪便离,道平溪又还。

           离伴因势导,崎岖人行难。

           幸得傍道竹,逶迤赐阴凉。

           阴凉不入田,劳者汗浸衫。

           作扇摘草帽,立现白发苍。

           弯腰佝偻隐,直立背半圆。

           木纳皱平淺,动容堑深长。

           张嘴落齿多,睁眼几近盲。

           答问豪情爽,闻答心生寒!

           鹿衰该鸣囿,鹰健应高旋!

           牛老息犁反而易遭疾病缠,

               人老赖劳作,寿庚反不长。     

           清福留到来世一总享!

           语顿塞,心彷徨,

           奈何树欲静,山风不止扬。

           亲虽知难待,更怜儿艰难!

           世间本无多少忧愁事,

           只是泪水总爱往下淌!


       (2019年7月30日定稿于山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