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言瓶语]

这款花瓶是从荟聚稻谷藏库淘来的。长的很西班牙,hou hou,因为是西班牙进口的。

花瓶晶莹的透着淡淡的蓝,应该是材料本身的颜色。花瓶表面存有合模线和小气泡,大概是手工制品特有的印迹。花瓶长的很好笑,小细脖,扁屁股。我没忍住,捂着嘴巴,欢喜婆似的,眼里放出贪慕的光。

其实造型蛮别致的,别致的插上怎样一束花都可以装扮美美的家了。现下时兴扫一扫,扫了便可乖乖地跟着推磨人回家喽。

我喜欢从院子里剪一支玫瑰插在那里。开得真好看,冉冉的,彤彤的,像是水中摇曳着的一蓬彩雾,绕着轻轻的香气,无往不在。好生惊艳, 好生飘然。

我把自己丢进一米开外软糯的沙发里,翘起二郎腿,样子并不好看,可我喜欢。举着一周了还在读的书,魂灵又神游去了,明眸纷乱漂移起来,显得格外心不在焉。忽而瞄着那个其貌不扬的东西,忽而瞄着字里行间的恍惚,黑白球一过一往,一来一去,让我想起大宝小时最憎恨的节拍器。

瞄什么呢?瓶子?花颜?书本?笔墨?No No。

应该是觊觎,觊觎无处安放的欲念。所以纷乱,所以纠结,所以焦虑,所以强行。貌似珍惜余生,活出自己喜欢的样子,紧锣密鼓,抓紧给干瘪的“五车”镀镀金。由此而惯成一种机械的打卡思维,由此才能心安理得,才觉不辜负,才感不枉活。此刻真有些蔑视自己动的那点可怜又可笑的小心思了,那样子真不好看,可我喜欢。

喜欢?那个可笑又别致的西班牙……?还是那个游离于虚幻与真实间的人……?

  「午后阳光」

    午后的阳光盖满了房后的小花园。灿烂,耀眼,轩敞,慈祥。

    一张藤摇在暮秋的橘黄里慵懒而清兴的悠悠晃晃。放下书,抬头望去,天蓝的快流下来了,云卷牵着云舒依依惜惜不徐不疾的正施施漫过,娴静无比。

    我喜欢这样的午后,喜欢尽管高高在上却能一扫心霾的暖阳,喜欢暖阳下花香草香书香,如召如唤。

    这是奇妙的时光。它可以把夜暮人寂突袭而来的悲观无助瞬间光合成巨大的能量,鼓舞你拥抱太阳迎接美好的明天,它可以给你一种别样的思考,从而感受生命的广博,深远,绵长。

    在我的眼里,午后的阳光是叫人着迷的。它没有日出时的娇嫩,没有西下时的苍茫。所径之处,留下的是温暖,是祥和,是沉静,是泰然。是悲欢过后的坚强,是消极过后的向上,亦或还夹杂着曾经逝去的青春幻想。

    即使它悄近暮色,在你心里依旧留住了那个温暖的过往。那个让你不经意间嘴角上扬的午后阳光,照亮那句不知拯救多少人的隽语,  “明知会散落,仍不惧盛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