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拍摄:英旋

手机型号:华为mate 10Pro

  在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额济纳旗西南28公里处,有一片神秘的怪树林。这里曾是一片东西长、南北宽,生长着茂密胡杨的原始森林。由于生态被破坏,水源枯竭,造成大面积的胡杨树枯死。枯死的胡杨凄惨莫名,奇形怪状。或直立、或横卧、或平直、或扭曲、或狰狞、或恬静,千姿百态,仿佛包融了大千世界、人间地狱各种生灵的姿态。使人震撼,令人唏嘘。

  相传,当年黑城有一个守城将军,名叫哈啦巴特尔,人称黑将军。此人骁勇善战,威名远扬。后来有大兵进犯攻城,截河断水。黑将军命人在城内挖井取水,无奈挖下多深,不见水源。黑将军在既无援兵、又无饮水的困境中,率兵突围。出战前将70多车金银财宝和一顶镇城之宝——西夏皇冠全部投入枯井之中。为了不使亲情骨肉遭受来敌蹂躏,把自己的一双儿女推入井中,封土填埋。黑将军带领士卒冲出城外,一路拼杀,最后战死在城西的怪树林。所以当地人认为,怪树林犹如殊死恶战后的古战场,是黑将军及众将士不死的灵魂所在。

  胡杨,是一种奇特的树种,生命力极强。很早就有“三个一千年”的说法,即生而不死一千年,死而不倒一千年,倒而不朽一千年。上世纪90年代初,黑河上游无度用水,造成下游地下水位急剧下降。正是由于人类的不合理开发,极大地破坏了胡杨赖以生存的生态环境,特别是额济纳河断流,沿河两岸的2000亩胡杨因缺水而枯死。胡杨特有的耐腐性,使大片枯死的胡杨树干或立或躺,“陈尸”在戈壁荒漠之上,形成悲凉怪异的景观。这里被当地人称为“胡杨的坟墓”、“生态的纪念碑”。

  “死而不倒一千年”,枯死的胡杨,不屈的精神。他们默默地屹立在荒漠之上,像是在向人们诉说着曾经的辉煌和今天的不幸,又像是提醒着人们汲取教训重视生态。它们坚守在这里,亲眼见证这里已经发生的或即将发生的一切。

  有些胡杨,只剩下短短的树桩,依然顽强地直立于沙中,任凭风吹沙打,执意坚持到最后。

  “倒而一千年不朽”,虽然它们倒下了,但他们曾经顽强地坚持过,倒得悲怆,倒得问心无愧。树冠早已无存,只剩残缺不全的躯身,静静地躺在那里,期待着人们从他们身上得到启发和警示。

  “怪树林”之怪,还在于它的千奇百怪,每一株都有自己的特点,都有自己的形态。进入怪树林,就像进入了根雕世界,让人们尽情地遐想揣测。

  头似龙,身似马,立身奋蹄,仰天长啸,龙马精神。

  一只企鹅,静静地看着远方,前方是地球的南极吗?

  一个舞女,半仰着身姿,广袖轻舒,似在盼望前方征战的夫君早日回家。

  话别图,将军即将出征,夫人前来送行,千言万语从何说起?话别却无语。

  一门火炮,对准敌营高高的抬起了炮口,随时待命而发。

  这是怪兽吗?有点像。

  怪树林的警示,引起了国家的高度重视,投入大量资金,从源头治理,居延绿洲逐渐恢复了生态,给大片死去的胡杨增添了一分生机,一些干枯多年的老树干上竟然长出了许多新的枝芽。

  怪树林里著名的自然景观“生死相依”,一株枝繁叶茂,一株枯死多年,依然紧紧相拥,不离不弃,成为许多情侣膜拜、留影的圣地。

  胡杨具有惊人的抗干旱、御风沙、耐盐碱的能力,被额济纳旗人称之为“沙漠英雄树”。它之所以具备如此强悍的生存能力,其“根”功不可没。一棵胡杨的主根,可以穿越地层100多米,深植沙壤,吸吮水分和营养。胡杨是生长在沙漠中的唯一乔木树种,更加显得弥足珍贵。

  黑城,又称黑水城,蒙语为“哈日浩特”,是西夏王朝设在北部边境的一座重要军事城堡和戍防要塞,也是丝绸之路上现存最完整、规模最宏大的一座古城遗址。这里出土的文物闻名于世,秦汉时期辉煌的居延文明,西夏时期灿烂的水城文化,2万多枚居延汉简和8000多件西夏文献的出土,向人们展示了它曾经的风采。2001年,黑城被列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并划入居延遗址保护区。

  现存城墙为元代扩筑而成,平面为长方形,东西长434米,南北宽384米,周长约1公里,城墙最高处达10米。东西两面开设城门,并筑有翁城。

  城墙是用黄土夯筑而成,残高约9米。城的西北角建有一座覆钵式喇嘛塔,高约13米。城内原有街道和主建筑依稀可辨。城外四周古河道和农田的残貌仍保持其原有轮廓。

  登上城墙,俯瞰四周,赛马场内,强悍的蒙古族骑手,任意驰骋;街道上游人熙熙攘攘,尽享民族美食;城外古河道内河水波光粼粼,河岸上几峰骆驼悠闲地觅食……黑城风光尽收眼底。

  天已渐渐黯淡下来,等待观日落的游客沿着栈道一路前行。遗憾的是,下午天气转阴,日落是看不到了。若问此行如何?以八字作答:心灵震撼,不虚此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