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袍,

是稳妥的女子穿的,

舒缓闲适,安然静谧。

穿上显得又高贵又端庄,

分外地吸引人。

坐、立、行、走中规中矩,

不似张扬,

自有一份摄人心魄的气场。

举手投足间,

流露出端然与雅致,

一颦一笑间,

自有一份似水的娇羞。

旗袍,

有一种恬淡的华丽在其中。

那种宁静与宽容之美,

不是任何人都能够拥有的。

它是那么紧致、细密,

用丝绸或者锦缎,

裁制成各式各样的旗袍,

再配上小立领,

缝上别致、精巧的盘花扣,

真是挡也挡不住那洋溢的美丽。

即便用最普通的碎花棉布,

裁剪得体,紧束的腰身,流畅的线条。

旗袍,

还是古典的,

它穿过光阴的隧道来至你我身边,

透出古意。

那些女子,

穿着绸缎或者棉布的旗袍,

走在路上,

不紧不慢,不疾不徐,

就是一道美丽的风景,

如若再配上一双高跟鞋,

莫不是极致的妙。

那些光阴都变得绵密起来,

妖娆地似一个穿着旗袍的女子,

让人动容,让人珍惜。

旗袍,

惊艳了时光的美。

它是安静的,

无论你是多么活泼的女子,

只要穿上旗袍,

就会慢慢地静下来,

它给你带来的满足与心安,

会让你充满自信,

充满妩媚,充满诱一惑。

旗袍,

一如我即叛逆又传统的性格,

穿上它背不能驼,人不能胖,

腿不能打弯,弧度优美的脖子,

细一嫩光滑的肩,凹凸有致的精致,

盈手而握的小蛮一腰,

有人说是诱一惑,有人说是拒绝,

但更多的是岁月的注视,

它藏在身体的记忆里,

忠诚,牢靠,

帮衬着必要的场面,

守候着女人那颗被欲念和矜持双重煎熬的心,直到香消玉损后,

留下一身的沉默,

一袖的沧桑,一裾随风飞舞的桑田,

看繁华的褪尽,观世间的纷争。

旗袍,

让所有爱它的人懂得,

那定格在时空的惊艳,变幻的情怀,

在红尘中翻覆中悄然隐去,

幽幽的,残存着阳光的记忆,

却没有光阴可言。

无论是原因、触感、温度那些回忆和明媚,

在不经意间路过岁月,

路过自己。

穿旗袍的女人,

没有了年龄局限,

在她身上没有岁月走过的痕迹,

没有风雨留下的沧桑,

永远是那么的鲜活,

那么的亮丽,那么的激一情饱满;

穿旗袍的女人总是丰一腴的,

再瘦弱的女人穿上旗袍也显得浑一圆诱人。

胸部高跷,一臀一部圆一润,

腰肢细一软,长一腿如玉。

穿旗袍的女人,

总是多情的,

再蛮横的女人

穿上旗袍也会柔情似水,

眼睛水汪汪,手儿软一绵绵,

身一子懒洋洋,脸上红赤赤。

穿旗袍的女人,

最撩人的是那开叉,

总是那么不高不低,

欲隐还露,欲露却隐,

坐着是目光的焦点,

行走是跳动的音符,

把高雅宣扬,把低俗牵引,

让花儿羞涩,让月儿藏入云端。

穿旗袍的女人,

总是平和的,

再烦躁的女人穿上旗袍也会安静下来,

眼望远山,心如秋水,眉头微蹙,唇角轻合。

穿旗袍的女人,

就是春天含羞待放的花骨朵,

羞羞涩涩的窥视着外面的一切,

生怕一阵风雨突临把它摧一残,

生怕变幻莫测的世道破坏了眼前美好的一切。穿旗袍的女人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眼睛注视着自己的内心,

耳朵扑捉着外面一丝一毫的细微变化,

小心翼翼地守护着心中那个迷幻的梦境。

我喜欢旗袍,

喜欢旗袍所拥有的东方韵致。

它内敛、含蓄、温柔,

却又高贵、华丽、飘逸。

它不张扬,

却能够于无声处透出绝色风情。

它不暴露,

却自有一种掩饰不住的诱惑......

文字:波澜壮阔

出镜:阿火

美拍:听风老师

制作:波澜壮阔

谢欣赏点赞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