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树德,2005年起任湖南图书馆副馆长,著名书法家。书法长于正楷、行书。读书、写字、作文为平生爱好,弘扬国学为众生终身职志。


雷树德先生是一纯粹的学者。他对国学研究颇深,是国学文化的传播者。他发自内心的热爱读书,特别是历史、古文化等。这份执着令人敬佩。万木山房工作室会不定期推出雷先生讲国学,主要从古代立德修身、清居之道、沟通智慧、处世之道等,听雷先生推荐好书或听他讲故事等。言简意赅,娓娓道来。我们会发现老祖宗文化深刻而智慧,受益匪浅。谢谢雷先生。

近期会推出《小窗幽记》、《菜根潭》、《围炉夜话》并称修心养性的三大奇书。

品味人生看小窗。《小窗幽记》品读。雷树德先生选文。

《小窗幽记》,十二卷,明人陈继儒编撰。陈继儒(1558-1639)字伸醇,号眉公、麋公,松江华亭(今上海松江)人。该书共194条。下面选雷树德先生推选的26条,让我们大家一起来细细品读文人雅士的人生回味和处世格言。你们可看见陈公恬静悠闲的生活气息扑面而来,安知幸福可以如此简单。

  食中山之酒,一醉千日。今之昏昏逐逐,无一日不醉,趋名者醉于朝,趋利者醉于野,豪者醉于声色车马,安得一服清凉散,人人解醒。集醒第一。

(译文)饮了中山人狄希酿造的酒,可以一醉千日。今日世人情世务,终日追逐声色名利,可说没有一日不在醉乡:好名于朝庭官位,好利的人醉于民间财富,豪富的人则醉于声色犬马。如何才能获得一剂清凉之药,使人人服下得到清醒呢?

人生有书可读,有暇得读,有资能读,又涵养之如不识字人,是谓善读书者。享世间清福,未有过于此也。

[译文]人生在世,若能有书可读,又能有空闲的时间读书,同时又不缺钱买书;虽然读了许多书,却自我修养得丝毫不被书本所局限,就可说是善于读书的人了。能享世间清闲之福的,恐怕没有超过这个的了。

若能行乐,即今便好快活。身上无病,心上无事,春鸟是笙歌,春花是粉黛。闲得一刻,即为一刻之乐,何必情欲,乃为乐耶。

[译文]若能随时行乐,立刻可以获得快乐。身体既不生病,心中也无牵挂,春天的鸟啼就是美妙的乐曲,春天的花朵便是最美的妆饰。能得到一刻空闲,便能享受一刻的乐趣。哪里一定要在情欲中追求刺激,才算是快乐呢?

    山栖是胜事,梢一萦恋则亦市朝。书画赏鉴是雅事,稍一贪痴则亦商贾。诗酒是乐事,稍一曲人则亦地狱。好客是豁达事,稍一为俗子所挠则亦苦海。                

[译文]山居本是愉快的事,如果贪恋起来,又与世俗有何不同?爱好书画是高雅的事,但是过于痴迷无厌,与商人已无二致。饮酒赋诗是欢乐的事,但如屈从他人敷衍应酬,则就如同地狱。交友好客是舒畅的事,一旦为俗人喧闹干扰,便成为苦海。

    人生待足何时足,未老得闲始是闲。

[译文]人生活在世上若是一定要得到满足,到底何时是真正满足呢?在还未衰老的时候能够得到清闲的心境,才是真正的清闲。

弄绿绮之琴,焉得文君之听;濡彩亳之笔,难描京兆之眉。瞻云望月,无非凄怆之声;弄柳拈花,尽是销魂之处。

[译文]拨弄着诉爱的弦琴,如何能有文君一般知音的女子聆听?濡湿了画眉的彩笔,却难得到张敞那般温柔的人儿为她画眉。抬头望见浮云明月,耳中所闻无非是悲伤的声音;攀柳摘花,处处是魂梦无依的地方。

初弹如珠后如缕,一声两声落花雨;诉尽平生云水心,尽是春花秋月语。

[译文]初闻琴声仿佛珠落玉盘,再听却如细丝一缕;偶而崩出一声两声,又像园中落花之雨。琴声诉尽平生云水之志,听来都是春花秋月之语。

种两顷附郭田,量晴较兩;寻几个知心友,弄月嘲风。

[译文]在城郊种几块田地,计算着晴雨和气候的变化;交几个知心朋友,玩赏明月清风欣赏奇文佳作。

无事如有事,时提防,可以弭意外之变;有事如无事,时镇定,可以销局中之危。

[译文]在平安无事时,要有所预防,好像随时都会发事情般,这样才能消弭意外的变化;在发生危机时,要保持镇定,好像没有发生事情一样,这样才能化险为夷。

穷通之境未遭,主持之局已定;老病之势未催,生死之关先破。求之今人,谁堪语此?

[译文]在还未遭受贫穷或显达的境遇之时,便确立自我生命的方向;在还未受到年老和疾病的折磨之时,便已看破生死的道理。如今世上,能和谁说这些呢?

斜阳树下,闲随老衲清谈;深雪堂中,戏与骚人白战。

[译文]斜阳夕照时,闲适地和老和尚在树下谈论佛理;

在下着大雪的日子里,与诗人文士们在厅堂中戏作禁体诗取乐。

是技皆可成名天下,惟无技之人最苦;片技即足立天下,惟多技之人最劳。

[译文]只要有专门的技艺,就可在世上建立声名;惟有那无一技之长的人活得痛苦。只要专精种技艺,便足以自食其力立足世上;但是技艺太多反而活得辛劳。

魑魅满前,笑著阮家无鬼论;炎嚣阅世,愁披刘氏北风图。气夺山川,色结烟霞。

(译文)眼前尽是青面獠牙、阴险狡诈的恶鬼,而阮瞻却含笑自若挥笔著作“无鬼论”。看着这喧喧攘攘争逐不已的尘世,不禁满怀忧愁地披览刘襄的“北风图”。气势盖过了山川,墨色纠结了。

人言天不禁人富贵,而禁人清闲,人自不闲耳。若随遇而安,不图将来,不追既往,不蔽目前,何不清闲有?

[译文]有人说,老天不禁止人富贵荣达,却禁止人过得清闲自在。其实,只是人自已不肯清闲下来罢了。如果能安于所处的环境,不图谋将来,不追悔过去,也不被眼前的事物所蒙蔽,哪有不清闲的道理呢?

耳目宽则天地窄,争务短则日月长。

[译文]耳目用得太多,便会觉得天地狭隘;将争名逐利的事务减少,则时间便会变得清闲而悠长。

人有一字不识,而多诗意;一偈不参,而多禅意;一勺不濡,而多酒意;一石不晓,而多画意。淡宕故也。

[译文]有的人一个字都不认得,却很有诗意;一句佛偈都不懂得,却饶有禅意;一滴酒也不沾唇,却满怀醉意;一块石头也不观赏,却满眼画意。这是因为他淡泊而无拘无束的缘故。

好香用以熏德,好纸用以垂世,好笔用以生花,好墨用以焕彩,好茶用以涤烦,好酒用以消忧。

(译文)好香用来薰陶自己的德性,好纸用来书写垂世之作,好笔用来创作美好的篇章,好墨用来描绘灿烂的图画,好茶用来涤去烦恼,好酒用来消除忧愁。

上高山,人深林,穷回溪幽泉怪石,无远不到。到则拂草而坐,倾壶而醉;醉则更相枕藉以卧,意亦甚适,梦亦趣。

[译文]登上高山,进入深林,走尽回旋曲折的小溪,凡有幽美的泉水和奇怪的岩石之处,不论多远都要去到。到了目的地,坐在草地上,倒出壶中的酒,尽情地喝醉;然后就互以身体为枕酣然大睡,此时的心情甚为愉快,连做梦都有相同的情趣。

事有急之不白者,宽之或自明,勿躁急以速其忿。人有操之不从者,纵之或自化,勿操切以益其顽。

[译文]事情紧急却又不能表白时,不妨宽缓下来听其自然,也许会慢慢澄清;不要急于辩解,否则会使人更加气愤。有的人,你愈劝他,他愈是不听,这时稍为加以放纵,不要逼得太紧,也许自己会逐渐改正;不要强迫遵从,否则会使他更为顽劣。

作诗能把眼前光景、胸中情趣,一笔写出,便是作手,不必说唐说宋。

[译文]写诗的人若能把眼前所看到的情景,以及胸中的情意趣味,一笔表现出来,便是作诗的好手,不必引经据典,说唐道宋。

皮囊速坏,神识常存,杀万命以养皮囊,罪卒归于神识。佛性无边,经书有限,穷万卷以求佛性,得不属于经书。

[译文]我们的身体很快就会朽坏,但是,阿赖耶识之中的业债却始终还不清。宰杀动物养活臭皮囊的业债,将全部藏纳到阿赖耶识中,使我们将来受报应。我们的觉悟本性是无边无际的,而经书中只是一些有限的文字而已,穷究万卷的经书来求佛性,一旦得到便会发现,经书只是方法而不是佛性的本身。

人胜我无害,彼无蓄怨之心;我胜人非福,恐有不测祸。

(译文)他人胜过我,则没有什么害处,因为,这样他便不会在心中积下什么妒恨。我胜过他人,倘若遇到心胸狭窄的人,恐怕会有难以预测的灾祸发生。

画家之妙,皆在运笔之先;运思之际,一经点染,便减神机。长于笔者,文章即如言语;长于舌者,言语即成文章。昔人谓丹青乃无言之诗,诗句乃有言之画余则欲丹青似诗,诗句无言,方许各臻妙境。

[译文]画家的灵妙之处,全在下笔前的构思之时。此时如有点杂念,便无法将神妙之处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来。善于些文章的人,他的文章便是最美妙的言语;善于讲话的人,所讲的话便是最好的篇章。古人说,画是无声的诗,诗是有声的画。我认为,最好的画如诗一般,能不尽的倾诉;最好的诗如画一般,能无穷的展现。如此,诗和画才算达到了神妙的境界。

自古及今山之胜,多妙于天成,每坏于人造。

[译文]古今的名山胜景,其绝妙之处大多在于天然生成,却往往被人造的景观所破坏。

清闲无事,坐卧随心,虽粗衣淡饭,但觉一尘不淡忧患缠身,繁扰奔忙,虽锦衣厚味,只觉万状苦愁。

[译文]清闲自在,要坐要躺随自己的心意,虽然穿的是粗布衣服,吃的是粗茶淡饭,却觉得滋味浓厚。那些忧愁烦恼而患得患失的人,整日在繁务中奔波劳碌,虽然穿的是锦衣,吃的是美味,却有万种愁苦。

以上配图是雷树德先生书法,请欣赏。

飞儿闲玩所绘扇面

闻人善,则疑之;闻人恶,则信之。此满腔杀机也。

[译文]听到别人做了善事,就怀疑他的动机;听到他人做了坏事,却深信不疑。这定是个心胸促狭且充满恨意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