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纪是正是新旧观念交替的时代,那时的男艺术家们往往有多个红颜知己,人们最常想到的是张大千,其实大画家徐悲鸿也如此。


徐悲鸿一生中经历过4位女性。第一位是他17岁时家里安排的妻子,生了一个儿子早夭,妻子不久也病故。最后一位是他的学生廖静文。7年婚姻,廖静文独守60年,2015年去世,被外界称为“一个为徐悲鸿而生,为徐悲鸿而活的女人”。


年轻时候的徐悲鸿


当然,与他纠葛最多的,还是中间两位,与他仗剑走天涯的白富美蒋碧薇和女学生孙多慈。今天我们就来说一说徐悲鸿的“一声叹息”。


01


未到上海之前,徐悲鸿曾在宜兴女子学校教书,和蒋碧薇的姐夫和伯父是同事关系,所以他经常拜访蒋碧薇的父亲蒋梅笙,一来二去,喜欢上了蒋碧薇。


蒋家在宜兴是书香门第,也是大户人家。徐悲鸿出生贫寒,是大家眼中的穷画家。最关键的是,蒋碧薇早就被许配给了苏州公子查紫含,两家门当户对,很是般配。


 

徐悲鸿笔下的蒋碧薇


蒋碧薇接受过良好的教育,学过小提琴和法语,比起一般人家的女子,她有着自己的想法。苏州查公子人在考场上作弊的消息传来,她坚持辞退婚约,父母不从。


“假如现在有一个人,要带你到外国,你去不去?”徐悲鸿托人带了一张纸条给蒋碧薇。婚期越来越近,1917年,18岁的蒋碧薇背弃了婚约,不管不顾的跟随徐悲鸿踏上了奔赴日本的轮船。


蒋碧薇原先也不叫蒋碧薇,“初见时,碧水蓝天,微风轻拂,你就叫碧薇好了”。因为徐悲鸿,她有了一个新的名字。徐悲鸿亲自做了一对带有“碧薇”字样的水晶钻戒,虽然一贫如洗但也算是有情饮水饱了。


私奔以后,蒋家也要为了给查家一个交代啊。蒋家找了一块和女儿体重一样的石头放在棺材里,举办了一场假丧礼,这才保全了两个家族的颜面。这下,蒋碧薇也可谓是众叛亲离,没有退路了。


在日本不多久,两个年轻人的生活便捉襟见肘,灰溜溜的回到了上海。1919年,在康有为的帮助下,徐悲鸿公费留学,来到了巴黎,期间游览欧洲诸国,观摩、学习……蒋碧薇一路跟随。


两人省吃俭用,互相体贴。那时蒋碧薇会偷偷省钱为徐悲鸿买一块怀表,徐悲鸿则忍痛卖掉自己的得意之作,给蒋碧薇买一件昂贵的风衣。


来到巴黎后,徐悲鸿创立社团“天狗会”,迷弟张道藩 (fān)得知此事后,积极要求加入。张道藩是伦敦大学学院艺术部有史以来第一名中国留学生,王思聪的校友。张道藩非常仰慕徐悲鸿,结果万万没想到,他爱上了蒋碧薇。大概学艺术的人都有一颗不羁的灵魂吧。


张道藩多次和蒋碧薇表白都被拒绝,失望之余和法国姑娘苏珊结了婚。


02


1928年,33岁的徐悲鸿学成回国,受聘为南京中央大学艺术系教授。一心扑在艺术创作上的徐悲鸿,无法对蒋碧薇嘘寒问暖、关怀备至。而蒋碧薇是个恋爱脑,对徐悲鸿的“冷落”心生不满,于是她转而与张道藩进行书信往来,内容尽是你侬我侬。徐悲鸿对此苦恼不已。


这时,徐悲鸿遇到了第三位女主角,孙多慈。这位小姐原先也不叫孙多慈,原名叫孙韵君,可能徐悲鸿有给爱人起名字的习惯吧。


孙多慈出生书香门第,当时报考了南京中央大学的文学院,但是落榜,后来到了中央大学艺术系,成为了徐悲鸿的旁听生。孙多慈温柔秀美,一双乌黑的眼睛透着灵气,虽然不是正式学生,但是徐悲鸿十分欣赏她的才华。


 

徐悲鸿笔下的孙多慈


回到家里,徐悲鸿和蒋碧薇的矛盾越来越多,争吵不断。另一边,孙多慈的父亲因为替孙传芳修订族谱一事被国民政府逮捕入狱。一个情场失意,一个是凄凄惶惶的女学生,很快两人便惺惺相惜,越走越近。有时,徐悲鸿给孙多慈开小灶,辅导画画,有时两人一起出游,有时徐悲鸿还邀请女生当模特什么的。


1931年,孙多慈以满分的成绩考入中央大学艺术系,正式成为徐悲鸿的学生。此后,大家经常在校园里看到徐教授到女生宿舍找孙多慈。有一天晚上,回到家中的徐悲鸿与蒋碧薇坦言,我最近在感情上有波动,很欣赏一位叫孙韵君的女学生。事情发展到后来,越来越不受控制,据说,徐悲鸿和孙多慈两人各自有一枚镶有红豆的黄金戒指。


很快,学校里的流言蜚语传到蒋碧薇的耳朵里,她万万没想到徐悲鸿真的爱上了那个女学生。于是她十万火急的追到女生宿舍,严辞警告:以后少和我家徐先生来往,徐先生的爱人是我。她走到画室,直接拿尖刀把孙多慈的画捅破。发了疯似的,一把火烧了孙多慈送的乔迁礼物,一百株枫树苗。还和后徐悲鸿下了最后的通牒,有我没她,有她没我。


可怜的徐悲鸿既不想抛弃红玫瑰,也不想错失白玫瑰,这让风头浪尖的孙多慈尴尬而失望。当时抗战已经开始,她随着家人到桂林避战。这时,徐悲鸿才慌了神,犹犹豫豫登了报:“鄙人与蒋碧薇女士久已脱离同居关系,彼在社会上的一切事业概由其个人负责”。然后托人到孙家提亲,孙父坚决反对。


传说,孙多慈的父亲说:徐悲鸿和蒋碧微结婚十余年,原本妻贤子孝、家庭美满,他却见异思迁,看来人品很有问题!没过多久,孙家便离开桂林,搬到浙江定居,而孙多慈在家人的安排下,很快和浙江省教育厅长许绍棣结婚,后来随着夫君搬去了台湾。


蒋碧薇这边呢,当徐悲鸿登报宣布与她脱离关系时,她知道夫妻缘尽,而张道藩多次帮助她和孩子躲避战争。不久,她便搬到张道藩的住处,成为了对方的情人。


徐悲鸿在孙多慈那里碰了钉子以后,在国外周游了几年,大概是触景生情,大概是良心发现,他突然觉得还是原配好,又跑去和蒋碧薇复合。蒋碧薇是这么回他的:“如果是你自己迷途知返悬崖勒马,在重新选择中回到的这个家,我会考虑接纳你。但是,你若求而不得,被别人甩掉后又来吃回头草,老娘我断然不会接受”。


过了些年,中年大叔的成熟,加上文艺才华的加持,47岁的徐悲鸿在重庆交了一个比他小28岁的女朋友,学生廖静文。这段父女恋并未得到女方家人的祝福。廖静文力排众议,决定嫁给对方。蒋碧薇知道后,写了一封信给廖家,希望阻拦这件婚事。这一次,徐悲鸿吸取教训,立马刊登通告,宣布和蒋碧薇脱离关系。


连续两次在报刊上公开“被离婚”,蒋碧薇觉得这样做实在过分:毕竟,他们育有一子一女,还有二十年的风雨同舟。于是她上告法庭。最终在律师的调解下,两人正式离婚,条件包括徐悲鸿要给她一百幅画,四十幅古画,一百万元的分手费。


徐悲鸿和最后一任一起生活了七年多的时光,最终因为脑溢血去世。


蒋碧薇呢,随着情人张道藩去了台湾,知道对方并不会离开原配,后来主动退出了这段婚外情。


最迷的还是孙多慈,她曾面对媒体说,“我后悔听了爸爸的话,没有和徐悲鸿结为夫妻”。徐悲鸿死后,孙多慈在台湾的家中为他守孝三年,丈夫许绍棣也并不反对。


03


徐悲鸿和蒋碧薇的恋情以“全世界反对,我们也要在一起”为开头,以双双出轨为结局。徐悲鸿去世后,蒋碧薇、廖静文后来纷纷出版回忆录,各执一词,究竟谁对谁错,外人不好评价。


至于徐悲鸿和孙多慈,可能他们才是彼此适合的灵魂伴侣吧。可惜,当把她和蒋碧薇放在天平两端时,徐悲鸿犹豫了。电影《一声叹息》里,男主角对原配说,“摸你的手就像左手摸右手,什么感觉都没有,可是砍下来会疼”。不知道,徐悲鸿当时的心情是不是也是这样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