额济纳一语,现当地的土尔扈特蒙古语中读音为“亦集乃”,意为“先祖之地”。



额济纳河在这片荒漠里蜿蜒曲伸,在滋养了一片片湿地绿洲之后,最后消失在沙漠深处。



浩瀚的沙漠、美丽的胡杨、神秘的怪树、传奇的古城,是额济纳永恒的魅力所在。



每年10月初,额济纳便入秋季,正是寻梦额济纳的的最佳时机。



“西出阳关无故人”,指的便是嘉峪关。离额济纳最近的驿站,当属嘉峪关了。



登上城楼,孤烟万里,吹角连营的画面,直扑眼帘。



明月照雄关,犹聆勇士面。



巴丹吉林沙漠的北部便是八道桥,大漠驼影与浩瀚星空的画面,总是让摄者们兴奋痴迷不已。

大漠驼影,能够加深摄影初学者对于光色构成的印象,非常有必要对此进行练手学习。



沙丘蜿蜒之处,沟壑起伏;光影线条交错,驼影蹄沙。剩下的,就是快门声声,入耳不竭。



弱水金沙黑城畔。可惜老景点被弃用,感觉黑水城新景点,再无古老苍凉之感。



有时以小见大,仿佛更能体现环境年代感。



黑水城畔,不朽灵魂三千载。生与死,动与静,沉睡与挺立,在怪树林这里体现的淋漓尽致。



或与白云吟风,或与彩霞共舞,或相互私语...怪树林姿态万千,形象各异。



发挥想象力来点拟人化特写,将画面浓缩出故事或情感,更能体现主题。



粗犷古老的胡杨树,或挺拔,或虬劲,或苍桑,散发着秋的气息,满目金灿。



林间偶有骆驼小哥经过,可抓住瞬间获得人文画面。



来几张生活人像,金黄的秋,当然少不了女士们的点缀。



七彩丹霞,与其说是上帝打翻的调色板,不如说是大地间天然的五花肉。



为了晨曦那点霞光,凌晨星光璀璨时就已出发。



山无常势,水无常形。因此拍山形地形,当然要注重一个字:势。



把握大地线条之走势,结合天空之形势,或有地面之点缀,拍摄风光才会有无限之乐趣。

又一次的踏上回家的路,但摄影者的一颗心,却似乎永远在路上。。。(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