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成功男人,


背后都有一个伟大的女人。


吴冠中和妻子朱碧琴的故事,


无疑是这句话最好的注脚。


中国现代艺术“融合中西”这条路,


如果说林风眠是播种者,


那吴冠中无疑是集大成者。


双燕  73 ×54cm  吴冠中


在他这里,


东方和西方的冲突不见了。


写实和写意开始交融,


抽象和具象的界线开始弥合……


点线迎春  油画  73 ×54cm  1996 吴冠中

他用苦难和才情,


醇就了他横跨中西的艺术,


用赤子之心为我们寻找到了


这个时代的美。


老墙(油画)1981年 吴冠中


师从林风眠,


这位从江南农村走出来的少年,


凭着自己的一腔孤勇,


在几十年的打磨中,


终成中国美术史最后一位


学贯中西的泰斗级的艺术家。


当他从法国学成归来时,


妻子朱碧琴曾笑言:


“你的成就其实也是我的成就。”


看似玩笑话,


细究起来也是真的。


晚年的吴冠中在书中写道:


我一生只看重三个人,


鲁迅、梵高和妻子。


吴冠中为妻子朱碧琴画的中年时的肖像

吴冠中为妻子朱碧琴画的老年时的肖像


他与她相识,


是在1943年,


23岁的吴冠中从国立艺专毕业,


前往重庆大学建筑系任教,


而朱碧琴在这所大学附小任教,


朱碧琴是湖南姑娘,


出生在普通的公务员家庭,


当二人恋爱时,


朱碧琴的父亲是反对的,


他提醒女儿,画画的将来是很穷的。


她不怕穷,从小朴素的她,


不过希望过简单的日子,有爱的人,


一生慢慢走就好。


陈之佛为吴冠中和朱碧琴主婚


他们终于还是结婚了。


可新婚的甜蜜还没过去,


便收到了吴冠中要出国的消息,


当时有个全国范围的公费留学机会,


绘画只有两个的名额,


吴冠中就是其中一个。


吴冠中满脑子都是对艺术狂热的追求,


朱碧琴虽然心里有失落,


但还是替他高兴,


临去法国前,


吴冠中想要一个手表,


因为在国外没有手表


是一件很不方便的事。


可是家里没有足够的钱,


于是便试探地问妻子,


是否可以将嫁妆里的金手镯,


买一个手表。


朱碧琴很是珍惜这件嫁妆,


起初只告诉他这镯子是假的,


但一连几天,


吴冠中都愁眉不展。


朱碧琴见如此,很不忍心,


便又告诉吴冠中这是真的,


让其拿去卖了。


解放后,建设祖国的热潮,


感召了无数海外游子,


吴冠中的心也开始有些动摇,


于是便询问朱碧琴的意见,


她不懂艺术,也不懂巴黎的浪漫,


只告诉他:


她愿他的事业能如愿,


她也不想一辈子在国外生活。


吴冠中最终决定回国发展,


后来他在书中写道:


她是天平上的砝码,


很小,却举足轻重。


可是艺术家的灵魂在家庭中,


往往是自私的,


相处的摩擦便日渐显现,


他不问家事,一心扑在绘画上,


朱碧琴虽然任劳任怨,


但每当看到孩子因为贫穷,


眼巴巴地看着商店的糖果时,


她也会觉得委屈,


实在气不过了,


就冲他喊:


“不管你有多大本事,


下辈子再也不嫁你了!”


慢慢地,


吴冠中也开始认识到自己的自私,


“这样的灵魂深处能诞生艺术之苗吗?”


后来朱碧琴的工作产生了变动,


开始从事美术资料收集工作,


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


她慢慢懂得去欣赏丈夫的画作,


他们的关系产生了微妙的变化,


从之前的夫妻,变成了师生,


也变成了朋友和知己。


吴冠中与朱碧琴的深情陪伴,


凝聚在一张相片之中。


相片中他俩已是鬓发略显斑白的老人。


他将一只脚翘在栏杆上,


这样便于将画板搁在膝盖上,


凝望对面水墨般云山雾罩的景致,


一边将它描摹于纸上。


她站在他身后,


一手拄拐杖,一手撑雨伞,


为他和画纸遮挡风雨。


那是1983年吴冠中偕妻在黄山写生。


法国一位摄影师刚好路过,


用相机记录下这一动人画面。


实际上,半生走来,


她总在为他撑伞。


后来他说起留学第二年春天,他和一位法国同学一起驾船沿着塞纳河写生,结果遇到风暴掉入水中,不会游泳的他差点淹死。


当时他穿着来法国前朱碧琴卖掉自己锻子夹袄、买来毛线为其织的红毛衣,手上带的是那只手表,怀里还有朱碧琴的照片,带着极强的求生意志,他等到了别人的施救。


到后来他讲给她听时她只说:如果当时他死了,她也活不下去了。


彼时的她经常做梦,


梦见自己总也等不来他的来信。


一直到头发斑白时,


她还会偶然做这样的梦。


1991年,她因脑血栓而病倒,


后来又患了老年痴呆,


他从来坚强,却也尤为脆弱,


连作画也不能够巨笔落墨,


团团黑绘成不祥之花黑牡丹。


于是写道:


“妻病,心情恶,


丹青久闲搁,


落墨成黑花,


有人遭身戮。”


吴冠中曾经对妻子说:你走在我前面是你的福气。但最终还是他先走了。


2010年6月25日,吴冠中在北京病逝,享年91岁。


已经糊涂的朱碧琴,不知道丈夫已经走自己在前面,她总是习惯性地问家人:吴先生怎么还没有回来?


在她记忆中,他依然在外面某个地方画画只因为投入而忘记回家。


这一生,


她的身上都有着他的梦想,


他们相互成全,也相互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