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37年多的一张上个世纪1982年8月3日的母校报纸,刊登了自己两篇小文。今天偶然翻出,看后感触良多。

母校“地质宫”解放长春时是未完工的“伪满洲国”皇宫,建成后成了长春地质学院的主楼,如今长春的地标建筑。我有幸在地质宫521教室读书4年,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成长历程。

小树·小路--留给母校的歌


地质宫前有片小树

小路弯弯几出几入

我们常常在那里漫步

琅琅的书声驱散了清晨的薄雾

啊!小树小树

你记载着我们大学时代的四个寒暑

啊!小路小路

你曲曲弯弯伸向知识群山的高处


地质宫前有片小树

小路弯弯几出几入

我们常常在那里散步

爽朗的笑声洒进黄昏淡淡的夜幕

啊!小树小树

你记载着我们四年大学生活多彩丰富

啊!小路小路

你曲曲弯弯伸向理想乐园的深处

忆秦娥《别感》


语声咽

频顾母校泪不绝

泪不绝

四载苦读

情深意切


相别似见旗如雪

逢时愿得千秋业

千秋业

尚待吾辈

挥汗洒血

这本学生证记载着大学时代四个寒暑,更多的是大学生活的点点滴滴。

  读着老报纸,让我泪奔。写下五言绝句,题为旧报新思:

当年正轻狂

挥笔抒豪壮

鬓白身渐衰

犹作天涯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