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光阴里打坐,一朵暖阳,一缕薄念,凝神发呆,任由自我。养一朵心花,婉约绽放,芬芳似水流年。时间,总是从指尖悄然溜走,而我,只在清浅的时日里,妥帖着烟火里的小清欢,如此,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