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汉晋斋

通红一片!感觉那朱砂红不断地厚积,不断地渲染,是在画作中才可以看到的。


其实在我家乡的镇门峪,这样的景色不光让人眼前一亮,更让人感到震撼!


那红色的叶子,从峪底一溜展开,漫延,再弥漫,沿着斜坡,凹进去的,颜色就暗红,就像红色融进了水墨,氤氲出一些物像,有着不可言状的意趣; 凸起来的,迎着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亮了又亮,红了又红,艳了又艳,直叫人欢呼起来,要追了去,要融进去,要把那红颜色带走。


且慢,这些红彩缤纷,云一般地流动、漂浮、集聚、分离。聚合之中染了纵向的峭壁和山头,形成主色为浓重的红,斑驳而灰白的山岩峭壁为辅的妙景。


这红与白,红与黑,又妙合着几多树和灌木的绿叶、黄叶、色彩饱满,光影叠重,形成明与暗,浓与淡,疏与密,虚与实的对比关系。

你看,山沟的两边,一层层的山峦,一层层红色,形成一条条红色的线,长长的坡脚也是红的,这红色有序有致,逐渐消失成一个点,朦胧的,迷茫的,又隐约着淡红色。


这是晚秋山野上特有的色彩,是我家乡镇门峪的色彩,或一丛黄,或一簇绿,或一片红,晕染山野和枝头,叠加红的念想,摇曳红的乡情,相映幻化,像天边彩色的霞,像火红的云,轻轻动着的烟,觉得是幻觉,又像梦。


不是吗?那绕山的一面湖水,被红叶围着,那镜面一般的水,倒映着山上的红,山上的绿,山上的黄,天上的蓝。


两只白色的水鸟一直悠然嬉戏,一条魚儿突然跳起又落下,荡起一圈圈涟漪,水中倒映的色彩也随之动起来,是抖动的仙女的衣袂吗?是打翻的颜料盒吗?是惊醒的梦吗?

这一刻的相遇,心与自然连在了一起,与家乡的山水连在一起,并深深地留在记忆里。


同时也把感佩的目光投向一位正在拍片的摄影师。他站在高高的石块上拍,他侧躺着拍,他单腿跪着拍,趴着拍,近景,中景,远景……


他要怎样拍呢?那山半腰红瓦白墙的房舍,那红叶可以直映着房檐和窗口,那直上山顶的陡峭的青石板小路,那乡民宽厚的肩膀上,正担着沉甸甸的粮食。


他能拍完这景色吗?大概有一种执着的动力,那是对于家乡山水和人文的挚爱,抑或是未央的情怀……


又见一位穿着红色上衣的女士,从一高处跳下来,高兴地喊着那位摄影师:


“快来,这个角度好!你看那片红叶呀!"

是的,家乡的红叶从开始到现在,根植于崇山峻岭和层层的梯田边,木质坚硬,虬曲劲俏,千枝万枝,枝枝向上,红叶向阳,凸显新的气象和灵性,温暖了山,温暖了秋天!


红在坚实的脊梁一般的巨岩和峭壁间,红在蜿蜒曲折的小路的转弯处,红在冬的路口,红在飘着歌声的窗口……


一片片鲜红在飘动,热烈而浪漫,燃烧起生命的希望,激起生活的动力。一枚枚叶脉温润清晰,仿佛是摹刻的岁月的痕迹,流年的沧桑,好像勒刻在乡人眉间的执念,又像是乡人心中连绵不断地热情和向往。


在这美丽的红叶和迷人的风光中,一曲关于红叶的轻音乐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