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家国情怀”叫:小浪底人


小浪底工程坝址原名“丹阳”,后改为小浪底。名字的得来源于一个美丽的故事:由小浪底大坝上溯25公里是名闻遐迩的黄河三峡,就是龙凤峡、八里峡和孤山峡。其中八里峡河床狭窄,水流湍急,浪花汹涌,掀起一个又一个大浪;出了八里峡,进入小浪底,河床相对宽阔,水流变缓,河面只能卷起小小的浪花。先民们于是把这里称之为“小浪底”。意思就是大浪到头,小浪到底。


“开工——”


母亲河畔,峡谷之颠,听说有过一个白发苍苍的老母亲,独立山头,声声呼唤,开工——,开工——,山鸣谷应。她在呼唤她的儿子,而她的儿子早在5岁时就因我们民族的一次饥馑病饿夭亡了。在小浪底工程真正开工的日子里,她呼唤着儿子的亡灵一路走来,让他来看我们民族已经开工的这场大决战!


在小浪底附近的村落,叫“开工”的人很多。有白了胡子的开工、有风华正茂的开工、有穿开档裤的开工。张开工、李开工、杨开工、马开工……单是黄河北岸的蓼坞村,就有十几个姓杜的“开工”。他们分别是在小浪底工程传言开工的年代出生,他们的父母给孩子取名时抱着同一个深切的期望。


小浪底村的一位姓周的老太太曾望“河”兴叹:“我18岁嫁到小浪底村时,就听说要修水库。现在我孙女都18岁了,这工程咋还不开工呀? ”这些热心肠的老乡哪曾想到,像小浪底这样艰巨的工程,开工,谈何容易!


小浪底既是不幸的,又是幸运的。它虽然在降生之前经受了那么多的磨难、考验和专家的会诊,几近于夭折,可当它降临人间之后,立刻得到全社会的关心、爱护和大力支持。

1991年9月1日,小浪底水利枢纽拉开了前期工程的序幕。 艰苦奋斗精神,是小浪底工程建设的重要思想保证,是创业的原动力。短短几个月间,来自全国的22支施工队伍上万人云集小浪底。当时艰苦的生活工作环境可想而知:没有住处,就支帐篷,搭工栅,夜宿荒山野岭;没有食堂,就一日三餐方便面;没有水,就借老乡的牛车到山下黄河里取水;没有电,就用墨水瓶自制煤油灯,照亮长夜……小浪底工程的第一个钻孔就是在一只手电筒的昏暗光线下开钻的。


在艰苦奋斗精神的统领下,小浪底人苦干两年零7个月,以“三年任务两年完成”的优秀业绩,完成了所有水、电、路、通讯、营地、铁路转运站等准备工作。通过了世行专家团15次严格检查和正式评估,40年来几代治黄人的梦想变成了现实。国际承包商进场时由衷赞叹说小浪底工程是他们所见到的最好进场条件。


作为20世纪90年代初改革开放的突出成果,小浪底成功引进11.09亿美元国际贷款,依照国际通用的菲迪克条款进行建设管理,成为我国第一个在全世界公开招标、全方位与国际惯例接轨的大型水利工程。


1994年9月12日,小浪底水利枢纽主体工程开工,中国、意大利、德国、法国等51个国家和地区的水电精英荟萃中原、黄河论剑。断层、裂隙发育及砂页岩泥化夹层的不利地质条件,单薄狭小山体上分布着大直径、大跨度极其密集的地下洞室群,极为复杂的现场管理关系,严格的枢纽运用条件,国际水利学界一致认为这在世界水利工程史上极具挑战性。


工程建设初期,人们普遍认为,外商有钱,有设备,有国际管理模式,有世界信奉的具有权威性的“菲迪克”条款,小浪底工程建设一定会一帆风顺。然而,当时的情况并不像人们想象得那样轻松,施工中突如其来的塌方,就让人又惊又惧。


1995年4月至6月,外商承包的二标导流洞,接连发生19次塌方,他们不但没有及时组织抢险,而且还擅自停工,并向业主提出8818万马克(约合5亿元人民币)的巨额索赔和推迟一年截流的要求。如果接受这一残醋的现实,让外商牵着鼻子走,那么,“九七”截流就会成为泡影,国家将为此付出直接经济损失40亿元的惨痛代价。这种既损害国家利益,又有损国家尊严的事将会给小浪底人带来耻辱,更严重的是,它会给中国改革开放的形象抹黑。

这是一个严峻的时刻,紧急关头,水利部果断决策,引进中国成建制施工队伍进行劳务总分包。一个崭新的名字出现了,这就是对截留项目实行劳务总分包的中国水电联营体,简称OTFF。一种独特的管理模式诞生了,两个五湖四海,一个共同目标。


经过艰苦的谈判,二标外商承包商在不承担“九七”截流的前提下,以“劳务分包”的形式达成协议。也就是说,在3条导流洞施工中,中国分包商仅为“打工仔”,只有干活的权利,却要承担如期截流的重大风险!


小浪底是中国人的小浪底,它的建设关系整个国民经济的发展。1996年春节来临前夕,数千名曾为新中国的水电事业立下过汗马功劳的水电精英们,从祖国的四面八方会聚小浪底,抱着“为中国工人争气,为祖国争光”的信念,从外国人手中接过了最艰巨的导流洞施工工作。


各路中方建设者是唱着《咱们工人有力量》的歌曲,喊着“为国而战”的口号开进工地的。此时,小浪底建管局在全工区发出“在外国人面前,我们是中国人;在中国人面前,我们是小浪底人”的号召,极大地激发了中国建设者高昂的爱国主义精神,一场确保“九七”截流的战役打响了。


“攻克塌方”的战役展开之初,外商总以“不安全”等为由,不是停电,就是停水,或用不发炸药、不同意中方的施工方案等加以限制。在这关键时刻,小浪底建管局党委提出:小浪底是国际工程,更是中国的工程,主人翁的地位不能在小浪底形成空白,并做出“既当小工,又当主人”的动员。在“当好主人为国争光”的民族精神激励下,中方建设者不辱使命,克服重重困难,经过长达22个月艰苦卓绝的赶工之战,终于战胜了塌方,凿通并衬砌了3条平均长度为1100米、直径为14.5米的导流洞,开掘出一条如期实现“九七”截流的绿色通道。


九七截留的主导权,牢牢掌握在了中国人手中。九七截留,一声热切的呼唤;九七截留,一个庄严的使命,1997年10月28日,小浪底工程如期实现大河截留。


小浪底,岂止是在建设一个跨世纪宏大工程,她是新的历史时期中华民族对自身精神和灵魂的重塑和再造。小浪底水利枢纽工程是通过国际招标由外国人承建的,但在工程进展遇到困难时,中国伟大的水电工人毅然承担了最苦最累的工作,确保大河如期截流。


请记住小浪底人的豪言壮语吧:“在外国人面前,我们是中国人;在中国人面前,我们是小浪底人”。


小浪底工程的建设者们用青春、智慧和铮铮铁骨,展示了新时期最美“河工”的风采,艰苦奋斗精神、爱国主义在小浪底迸放异彩!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