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秋天一样。


那被稻花的香熏染过的田埂。


那被桂子的香填满过的小院。


那被木芙蓉的香抱紧过的花枝。


那被秋天的香窖藏过的魂魄。


金黄里的沉香,手心里的柔软,光阴里的裛裛。


千万遍默念的名字。



那被白墙黛瓦上的炊烟轻拥过的鸟声。


那被花间草木上的露珠亲吻过的虫鸣。


那被白露的纤腕一点一点亲启的花拆声。


那被霜降的小脸一脉一脉羞红的落叶声。


那被岁月的指纹细细雕刻的细水长流声。


我来过。我爱过。


这人间至味的秋。



从未想过,秋天既有平生涓涓,亦有相携延延。


从未想过,秋天既有昭告天下的仪式,亦有橙黄橘绿的筵席。


从未想过,秋天既有秋枝上一朵攒一朵的香意思,亦有秋枝下一颗连一颗的籽意思。


从未想过,秋天既有名词、动词和形容词的修饰,亦有肉体、灵魂和精神的渲染。


一年又此际。


十里锦色,就应该让秋天来点唇。



秋天美滴不像话。


最沉醉,在花香劫院的秋天,翻一页柴米油盐,品一茗诗酒茶花,静美一隅。


最沉醉。在月光围村的秋天,握一缕星河灿烂,揣一粒天真无邪,怡然自得。


最沉醉,在凉风有信的秋天,墨一封远方诗意,书一宣秋天想念,见秋如晤。


最沉醉,在秋意阑珊的秋天,啜一碗粗陶小烈,啄一碟青花小酌,稻花香里说丰年。


秋,是多么美丽的一个词,它把往昔的岁月,花一般的绽放在我们的岁月里,很诗意。



最流连,虫鸣四起时的促织天籁和软软浓浓的喧哗。


最流连,一斛暗香的花窗和夜晚怦开的一轮月芽儿。


最流连,竹篁间漫舞的月光和提着小小灯盏的萤火虫。


最流连,手可摘星辰的漫天星子和上梯的花香。


秋呀,是一首老谣,用古老的方式,爱这个世界。



最不舍,露珠上的清晨,花瓣上的黄昏,一天的日子草木一般清香,空气一般微甜。


最不舍,木桌上的阳光,灶台边的烟火,一天的日子炊烟一般温暖,谷穗一般饱满。


最不舍,枕头旁的香安,蒲团上的心经,一天的日子栀子一般莹白,露珠一般晶莹。


最不舍,花瓶中的光阴,碗碟里的岁月,一天的日子旧年一般陈香,慢时光一般静美。


每一个日子都美到了骨子里,心里摇漾的都是秋暖。



初秋的遥遥,仲秋的瑶瑶,三秋的谣谣,一样的眉间诗,一样的心上姹,一样的眸中挑。


真正的大爱,从不需要一个字的说明,也不需要任何语言的表白,只需一个橙黄橘绿的拥抱,便已胜却,人间无数。


秋,是分分秒秒的守护。


秋,是时时刻刻的珍惜。


秋,是不离不弃的美好。


秋,是一直在。



从立秋开始。


从把一枝秋挂上树梢开始。


从一个句子走进秋天温暖的词汇开始。


从一册风、一行秋色住进秋天的画卷开始。


从写一封“见秋如晤,秋天想念”的信开始。


深情款待,每一天。



文字:涵钦原创

摄影:知竹

出境:云清

文、图借用需经作者同意

否则视为侵权

感谢到访,喜欢就点个赞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