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达堂哥家前,我

无数次虚构了玉米的长势

风车转动时

石头是不是跟着一起旋转

屋后的竹林旁

那垄白菜该抱团了吧

和紧邻的矢车菊

相安无事否

一根绳拴在树腰

那头挂在脊瓦下方

晒上东西厢房的花被子

他只能自个到祖祠磕头了

侄儿们早已外出

但我知道

这里有喊我乳名的人

会带来乡愁的安静

在山里

任何事情都是渺小的

一些外来的游客

会让香樟树

也有了茂盛的心

我的难过显得多余

要说人间烟火

就是山坡混迹的各种树

和夹杂着各种的方言

我开始原谅了先前的荒谬

一个很想住上

一段可靠时光的人

瞅着秋天奢华的田野

就够了

何况我也是一把年纪的人了

到父母的坟前

还能坐上几个时辰

诗歌摄影均系紫气东来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