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在东北

2019.11.09 阅读 1304

  十月,当我踏上东北这方黑土地时,全然不是我想像中的粗犷与苍茫。映入眼帘的尽然是满目的璀璨和斑斓!

  蓝的炫目、白的耀眼、黄的金光闪闪!

  高大挺拔的树此时却也露出热情的红晕,似少女般脉脉含情!

  五彩缤纷的落叶铺满了每一个角落,尽力的绽放着最后的灿烂。

  1442级台阶是长白山西坡到达天池的路径。神秘莫测若影若现的长白山天池据说不是你想见就可以见到的。由于气候的瞬息变化随时都有可能看不见,这就要看你的运气了!

  经过长长的木栈道终于登上了最高处,登顶的喜悦让我抑制不住兴奋,振臂高呼,大有山高我为峰的心境,就连身后的白云也幻化着吉祥鸟为我们的幸运而祝福!

  蓦然回首,当一汪湖蓝出现在眼前时,我不禁的心头一颤。这是怎样的一池湖水啊,蓝的彻心彻肺。池水宁静的像一个小姑娘,静静的甜睡在群山怀抱之中,我屏住呼吸,不敢出声,生怕惊醒睡梦中的她。只能默默注视着。我知道我有幸见到天池了!

  而在长白山的北边,是谁撕裂了那汪湖蓝,在天豁峰和龙门峰之间。那裂缝里流淌出来的水在峭壁上形成了著名的长白山瀑布,经过了长途跋涉,由涓涓细流到涛涛不息,孕育出了一条举世闻名的松花江。于是便有了稻花飘香的松花江两岸,于是便有了塞北江南的大豆高粱。

“……她默默来到那片白桦林

望眼欲穿地每天守在那里

她说他只是迷失在远方

他一定会来

来这片白桦林……”

远处忽然传来了朴树的《白桦林》。顺着歌声望去,啊,白桦林!

  没错,是白桦林。多少次在歌声和书画里知道的白桦林!我轻轻的走了进去,漫步树林,向上看去,笔直洁白的树干,随风飘舞且闪着金光的树叶,依靠在一棵树上静静倾听着白桦的述说,述说着那个望眼欲穿的姑娘。

  用一生守望着的那双明眸幻化出一只只眼睛,镌刻在一棵棵雪白的白桦树干上,时刻注视着当年曾经约定的地方。或许他也在寻找,或许他已化着片片树叶深情的凝视着她,守护着。

  离开白桦林的时候,我仿佛听到了一个声音回荡在白桦林上空:“我来了等着我在那片白桦林”

  郑绪岚一首《太阳岛上》让所有的中国人知道了哈尔滨的太阳岛,也让人们知道了太阳岛的夏天是美的,可是金秋十月我们来到太阳岛时居然也美的让人惊艳。

  五彩缤纷的树毫不掩饰自己的华丽,摇曳着婀娜多姿热情的欢迎着每个来到的客人!

  明镜而又清澈的湖面几只悠闲的黑天鹅在窃窃私语着,蔚蓝色的天、色彩斑斓的树倒映在平静的湖面,自然、和谐、恬静、安祥……

  如果说白桦林的秋美的像东北的男人挺拔而又温情的话,那么太阳岛的秋则是东北的女人大大咧咧中不失娟秀与委婉!

  几天过去,我们犹如这片树叶,飘落到来时的地方。然而东北的秋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以至我久久不能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