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三十二年,

战事频频。

那年早春,在古月电影街大门口,两人初次偶遇,她觉得他眉宇间“蔚然而深秀”,他被她“颉眼容光忆见初,蔷薇新瓣浸醍醐”的清新脱俗吸引。

兵荒马乱,战事连绵。

她在深巷里等待中回忆。


可安宁?盼君归!

战事告急心不定。

我没有别的办法,我就有爱;

没有别的天才,就是爱;

没有别的能耐,只是爱;

没有别的动力,只是爱。

我爱你,并且还要一直等下去,爱下去。

“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芳华,

这是那个年代最美的爱情。


那些人,

那些事,

是一代人的回忆。

等待,

就是长长的回忆。

不管你回不回,

心一直站向你!



文字为全文格式所需而编辑,纯属虚构。

出镜/容若

摄影/灿烂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