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渝缠丝拳源流考


  在中华武术三大系列中,巴渝缠丝拳属于西南地区的峨眉派系。

  从《中国武术史》可以看出:峨眉系列武术是中华大地最早有历史记载中国功夫。战国时期有三大剑法,为剑法始祖,乃“越女剑法”、“玄女剑法”和“猿公剑法”。而“猿公剑法”便是峨眉山道人司徒玄空所创。由于司徒玄空常着白衣,又与峨眉山灵猴朝夕相处而创编出“峨眉通臂拳”,引来众多弟子拜师求艺,故称其为“白猿祖师”。据《四川武术大全》记载:“春秋战国白猿公,字衣三,即峨眉山的司徒玄空。”《中国武术史》记载:“战国白猿,姓白名士口,字衣三,道号动灵子。”《乐山志》记载:“白衣三,相传战国时,仿山猿动作创作编峨眉通背拳,攻防灵活,在峨眉山授徒甚众。”但因随后秦汉晋唐的南北战乱和民族纷争,使峨眉通臂拳屡遭冲击,衰旺兴替反复。

  史学研究表明:宋代以前,以峨眉山为代表的西南地区宗教活动以道教为主,早期主要是张道陵的五斗米道,以修炼铅汞外丹和符篆为主。其实铅汞制品都是有毒的,因颜色看起来大异寻常,先人以为是仙丹,着实毒死了不少的人。不过古时有些道人很乐观,执着地认为死了就是升仙了,肉体腐败之余灵魂已在天界享福。当然也不排除有些明白点的老道起过疑惑之心,不欲享受仙丹福分。

  北宋前后主张通过呼吸运动脏腑胸隔增大肺活量的内丹流派逐渐兴起,这和符合现代科学规律的健身气功已经日益接轨。南宋时期主张修炼武学内丹积极出世为民请命的全真龙门派系便是当时持这类新观念的佼佼者,并因为与元朝统治阶层的友好关系而在随后得到了长足的发展,逐步兼并了包括峨眉道派在内的各大教系。同是秉承中华文明黄彭老庄、葛洪抱朴传统尊生重命修心哲学的道门武技在交相熔融中不断升华,古老的峨眉通臂拳因而受全真龙门道内丹功法的影响逐渐分流为以修炼丹田经络内功为主的通背拳系列(经脉学说认为背部督脉等诸阳经主要担负御侮防身功效,故内家武学领域亦称疏通诸阳经脉增进武术功力的大周天功法为通背法门或通背之道,现代内家武学的源流)和之前以修炼胳膊腿脚筋骨为主的通臂拳系列。后来,通臂拳技击思想被少林系列武术吸纳,极大地丰富了少林武术;通背拳武学理念因《峨眉道人拳歌》的广泛宣传,逐渐充实或衍生了近现代各内家拳流派。

  至明朝初年,全真龙门派六代弟子张三丰更是盛名远播,深受明成祖追捧数十年不应,武当山道观群因而兴起。道家武术史记载,张三丰隐逸期间与川中峨眉武林同道多有交流,并向峨眉道人学习了通臂拳、火龙拳等,尔后回武当山创编了内家拳。在武当内家拳"六路十段锦"的歌诀里,第一句便是"佑神通臂最为高",明确指出了它与峨眉通臂拳的密切关系。

  四川毕竟是天府之国,受北方游牧民族战火骚扰相对少些,川中道门内家武术得以在闭关潜修中步入鼎盛时期。这里不得不提到中国武术发展史上一个相当重要的人物,就是明朝中后期唐顺之先生。唐荆川公以文字武功之精少入统军仕途,官至兵部主事。因洒脱豪放的性格,不羁于官场体制陋习,青壮年时曾因“擅谒太子”被误为不轨而免除实职。荆川公遂能无官一身轻而偿云游巴山蜀水之夙愿。大明之季从皇上到庶民都有崇尚道教的风气,荆川公西游途中自然少不了与道门武学名流的深度交往,并在《峨眉道人拳歌》一文中生动形象地描述了峨眉道门内家武学从源流、拳势、手法、身法、步法、招势、劲势、击法、防守、节奏、呼吸、意境、神韵、气势等方方面面的特点,成为内家武学史上十分重要的珍贵文献,其中“道人更自出新奇,乃是深山白猿授”明确指出道人的武功为战国时白猿道长观峨眉山灵猴所创的通臂拳。文中经典妙语“百折连腰尽无骨,一撒通身皆是手”千古绝句精准的描述了峨眉武技中因受龙门派内丹学说的影响而从通臂拳中分流出来的通背拳松柔空随收放自如的技击思想和螺旋缠绕、浑圆整劲、引进落空合即出的练功方法,内家源流通背拳也因而有了通背缠拳之说。

  数百年来,“百折连腰尽无骨,一撒通身皆是手”一直被尊为搏击类内家拳的“撒放秘诀”。因见过大阵仗而相对开明的唐先生不像一般武林大师那样自密其术自神其技,而是以歌谣的形式广泛传颂之。这一下不得了,之前相对封闭保守中国武林由此掀起了一场巨大的革命。

  唐荆川公游历潜修十余年后,因东南沿海倭寇侵扰,朝廷重新任命荆川公出任江浙督军,指挥戚继光等名将抗击日军。在戚继光军事论著《纪效新书》中详细记载了唐荆川公向戚继光传授峨眉枪棒技击的过程,如拦拿圈缠仅需尺余等即是川中武学的典型特点。并在随后的“戚家军”训练中大量融入峨眉道人所传的通背缠拳。戚家军军官士兵转业退伍后,峨眉通背缠拳被带到中原各地,极大地促进了峨眉内家武学的传播,是为“南拳北上”说。甚至有个别明军士兵被俘变节或倭寇斥候侦探到明军操练方法而将其带到东瀛诸岛。追溯现代各大武林流派历史,除个别附庸风雅贴在更早的历史名人膝下之外,百分之八十以上都最多只能找到明末清初的根源。

  通背缠拳在民间长期流传中,逐渐形成了“通臂猿猴”、“白猿通臂”、“猴拳”等以形体特征为主的流派和“无极通背”、 “内功猴拳”、“六合通臂”、“内功螳螂拳”、“八极拳”等以内息意劲为主的流派。如今以意劲为主的通背缠拳中,虽然还有“猿猴出洞”、“猢狲撩阴”、“醉猿探臂”、“白猿献果”等动作名称,但已逐渐忽略外在的腾跃灵动,减少了闪、展、腾、挪、惊拍和起伏转折中胸背吞吐、缩颈夹腋的猴趣神态,保存了通过甩膀抖腕、双臂交换云舞、丁步勾手蹲身、拧腰顺胯等猿猴特点动作,只是转为凝重接地,动作迟缓,注重发力时“浑圆”、“通背”、“顺肩”、“甩膀子”等特征,所以它跟猴拳既有血缘脉络也有明显的差异。今荣昌、大足、成都、重庆、泸州、合川、广安等地以缠丝拳为名广泛流传的峨眉化门(缠闭门)功夫即是相对最原生态的通背缠拳。通背之道除拳术外,还有通背内功、通背掌、白猿奇势大小连环,以及白猿刀、无极刀、双刀、通背连环棍、五行子午棍、通臂连环刀、白猿剑、峨眉花枪、双剑、单剑、短剑等练法。

  其实北方各地不同风格的通背拳(或通臂拳)都是由四川道家传出去的。因为练功时“轻柔不用拙力、迟缓不求迅捷、凝重不尚机巧”的老庄思想很不容易被一般练武人理解(一般人认为练功时越有力量越快速的功夫就是越厉害的),所以传到北方的通背拳大都继承了其以直劲为主缠丝劲为辅的纯阳架风格,如八极拳之类。明朝唐顺之之后百余年间由峨眉道人传到焦作一带的无极通背缠拳又经李春茂、博公道长、董秉乾、蒋发等教导或影响陈王廷而衍生出陈氏太极拳雏形,并直接影响现代武术格局,属于通背缠拳刚柔相济的阴阳架脉络。真正传承了道门“无中生有”思想的纯阴架通背缠拳,秉承“力从小起方渐增”的自然规律,逐渐衍生出八卦掌、永年太极拳等迟缓凝重虚灵轻柔而又肃杀整齐的以培养螺旋横劲为主的内家拳风范。

  川渝本土武术在“张献忠血洗四川”及后续明清更替系列事件中毁损严重,兼之满清王朝偏向于信奉佛教,所以近代官面上佛门武技渐居峨眉武术主导地位。随缠门祖师黄益川隐蔽在巴渝民间的缠丝拳是西南道门功夫中相对较为系统完善的一支。

  缠门祖师黄益川,江西残字门拳师,清乾隆、嘉庆年间人,因介入“反清复明”活动被官府追杀避难入川,隐蔽期间跟从峨眉道人潜修研习道门通背缠拳。后浪迹江湖,先后在泸州纳溪、大足龙水、合川云门等地隐居,暗中授徒传拳。因其“政治背景”而讳言师门来历,两百年间逐渐以缠拳、蚕丝拳、残拳、缠丝拳、化拳、峨眉拳等名目在江湖上形成缠闭门(蚕闭门)流派。缠丝拳功法中有主张不招不架先发制人的纯阳手法门,残、截、冷、弹、抖、钻纯阳六字道其术,少壮图强之士多擅长;也有主张螺旋缠绕、沾粘空随、能空善化之阴阳手技艺,沾、粘、绵、诱、空、随六字言之,化门之美誉因此而来,一般称阴阳手;还有缠丝技艺炉火纯青后返璞归真的纯阴术法,有敬、惊、径、擎、紧、切纯阴六字道其精微,老成练达之人始能会其玄奥,亦称斯文之道。缠丝拳在荣昌、大足、合川一带有着清晰的传承脉络和完善的拳法套路、长短器械、内功功法、拆手技术和医药保健功夫,俗称“荣昌缠丝拳”,是重庆市首个武术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

  近年,荣昌区武术协会在区文化委、体育局领导下全面汇总研究了此前二十余年搜集的缠门祖师黄益川、杨维善在自贡、渝北、泸州、龙水、合川、广安、江津等地留下的风格内容略有不同的拳械功法,积极完善“荣昌缠丝拳”内容,使之升级为“巴渝缠丝拳”的工作已经取得阶段性成果。初级缠丝拳(六十四式)、五行子午棍、无极单刀、缠闭枪、白猿剑等峨眉缠闭门具有代表性的传统内容都先后在市区各级武术大赛上露面并有不俗表现。

  当前,为全面贯彻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四中、五中全会精神,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贯彻执行《全民健身计划(2016-2020年)》和《体育发展十三五发展规划》,充分发挥武术在实施全民健身国家战略,推进健康中国建设中的重要作用,更好地促进武术工作全面开展,切实推进《武术段位制推广十年规划》各阶段工作,重庆市文化委、体育局、武管中心安排由缠丝拳的故乡荣昌区文化委、体育局、武协负责编写《中国武术段位制系列教程》目下《巴渝武术篇》之《巴渝缠丝拳》版块内容,以为该区“创建全国武术之乡”工作的一项重要任务。

荣昌缠门钱鼎文先生演示巴渝缠丝拳第九路单六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