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拖着山的灵魂游走的。孤独的旅行

松涛的琴声,来自于

一颗滚落松子的高指。它把裹紧的核

弹出或抽离,都包含峰的亮色


适度的粉碎,如白发的飘逸

具备一张弓的属性。足以

引众鸟围鸣。足以


带离地面的落叶,忘我的境界


让蕨植向深渊迂进,并借助雨水

获得臆想中的网。独立地把一面镜子

挂在群山的钉子上。不回头不后悔


望向我。打开你另一半的隐匿

和克制力。我已接近绳索的沸点


而你乃从灌满月光的船舱里醒来

且在桨橹的内侧,开凿出一条水系

遂将荷衣割下,去掩盖冒出的另一鱼群



而我仍在你的人间洗净我的尘埃

一条哭泣的袖衫,暗布条纹的絮乱


但我摁住水光的余温,清洗异乡

我的根是移动的,在泥土里或悬崖上

谜面没有谜底,倚桂树以月当歌


一滴水远比一块石头知道沉默

一扇窗远比一条河流的来历清晰


我的喧嚣此时变得微弱,像枯叶的茎

就算你怀里的炊烟,时断时续

我也要水中找水,岸上寻路互不相悖


一块巴掌大的天空,我分割了二十五次

黛瓦粉墙在飘满浮萍的河塘停下疲惫的脸

而檐角的云,挥霍着铜铃仅存的一滴泪


稍远的群山。因为鸟的扑翅得到充盈的静谧

如此,我才能在江南的烟雨里站稳

不再恍惚。我要近观这失血的水焰完全覆灭

诗歌摄影均系紫气东来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