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雅的白鹭,总能在一瞬间,站立出迷人的姿态,靓丽的身影让你痴醉。白鹭是一种祥和的象征,是一种精神的超脱。鹭岛厦门是个文化长远的地方⋯⋯

       “有山有海有大学”,从上世纪20年代到40年代,厦门吸引不少作家前来,如:鲁彦、许钦文、汪静之、郁达夫、田汉、巴金、艾芜、谢冰莹、施蛰存、林庚等,他们留下的文章,从不同的视角品读厦门⋯⋯

       在厦门,鲁迅写下《两地书》《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巴金描绘了《南国的梦》,郁达夫结缘天仙旅社,林语堂开始他“脚踏中西文化”的旅程。这里,有高云览的《小城春秋》,有舒婷的《致橡树》,有郑朝宗的《海滨感旧集》,也有易中天的《读城记》……

       舒婷以《致橡树》等一系列“朦胧诗”闻名全国。2007年10月,她专为生活了几十年的鼓浪屿写的《真水无香》出版,这本饱含深情的散文集一经出版,几乎成了人们的“上岛指南”,其中浓郁的人文关怀强化了人们对琴岛的美好想象。鹭岛之美,让越来越多的人魂牵梦绕……

易中天----读城记

       

       难得的是厦门人在豪爽的同时还有温和。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厦门市民开始觉得大声吆喝不太文明,也觉得不该给这个城市制造噪音。因此他们学会了小声说话,也较早地在岛内禁止鸣笛。所以厦门岛内总体上是比较安静的,尤其是在鼓浪屿。白天,走在鼓浪屿那些曲曲弯弯、高低起伏的小路上时,几乎听不到什么声音,有时则能听到如鼓的涛声。人夜,更是阒然无声万籁俱静,惟有优美的钢琴声,从一些英式、法式、西班牙式的小楼里流溢而出,在小岛的上空飘荡,使你宛若置身于海上仙山⋯⋯

巴金----南国的梦


       美丽的、曲折的马路,精致的、各种颜色的房屋,庭院里开着的各种颜色的花,永远是茂盛和新鲜的榕树,……还有许多别的东西,鼓浪屿给我留下的印象是新奇。我喜欢这南方的使人容易变为年轻的空气。

王鲁彦----厦门印象记


       草木是常青的。花的季节都提早了。离开繁盛的街道,随地可以看见高大的奇特的榕树,连茅厕旁都种满了繁密的龙眼树的。⋯⋯睛朗的黄昏,坐着一只小舟,任它顺流荡去,默默地凝神在美丽的晚霞上,忘却了人间苦。黑暗的夜里,默数着对岸的星火,静静地前进着,仿佛驶向天空似的。

       这一切都告诉了我,春天在这里是永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