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利,给人最深印象的恐怕是世界上最狭长的国家,有着长长的海岸线(一万公里)。其实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短短几年经济飞速发展,迅速成为南美洲最发达国家,被世界银行列为高收入国家。

从秘鲁到智利,让我们有精神一振的感觉,不仅仅是摆脱了高反的困扰,还有城市活力带来的感染。

  智利首府圣地亚哥圣卢西亚山,是智利人心中的圣山,当年西班牙殖民时期在这里与保卫家园的印第安人爆发了激烈的战争,山上有1541年西班牙人在南美修筑的第一座炮台,圣地亚哥城市以此为起点开始逐渐形成。

  山上的古堡,后为私人城堡,现基本废弃,但不得入内。

  圣地亚哥城市分为新城区和老城区。在圣卢西亚山上可以望到新城区林立的高楼。虽然智利有众多活火山,是地震频发的国家,但圣地亚哥避开了地震带。

  圣克里斯托瓦尔山,因山上建有巨型圣母像又称圣母山。整个区域被辟为国家公园,是世界上最大的市内公园。我们坐缆车上山。

  山顶的圣母像高14米,重36吨。

  圣母山上小教堂。

  圣母山上俯瞰圣地亚哥城市,这里有南美洲最高的塔----三百米高的科斯塔内拉塔。

  远处的安第斯山脉,城市正处于山脉的盆地之中。

  宪法广场的智利总统府正门。拉莫内达宫1784年兴建,是当时的最大建筑,建成后为皇家铸币厂,独立后为国家铸币厂,到1846年才成为总统府。

       老城区的阿马斯广场,又称武器广场(作为西班牙殖民者的统治权利象征,每到一处建立武器广场,以此作为城市中心),是当时的宗教、政治、文化机构所在地。

        总统府的后门在武器广场,门口的警卫人员神情轻松。

  武器广场中阿连德塑像。1970年阿连德当选智利总统,希望把智利带向社会主义。在1973年的政变中中弹身亡。

  最早部分建于1558年的圣地亚哥主教座堂,历任大主教遗体都保存在教堂内。

  巴洛克风格的教堂揉入了本地元素,但总体还是南欧风格。教堂规模宏大,内有三个拱形长廊,华丽精美。

  中央邮局,曾作为总督府、独立后的总统府。在这里我寄出了在南美的第一张明信片,到家后马上就收到。里面还有邮票博物馆,包括许多中国邮票,当时时间有限,急着去参观大教堂,没有去参观。

  国家图书馆,建立于1813年,当时是殖民地耶稣会图书馆,后逐渐发展,充实馆藏,成为南美洲最大图书馆之一。

  广场上的现代雕塑----印第安人,纪念抵抗外来入侵的印第安人。

  广场上一些艺术家售卖自己的作品。

       瓦尔帕莱索港是智利最大的贸易港,巴拿马运河开通前是重要的中转站。最早的城市建于1536年,大地震毁城后,于1906年重建。智利的国会不在圣地亚哥,而是在瓦尔帕莱索。

       城市中心的索托马约尔大广场,主要建筑便是被几溜小摊挡住的海军总部。智利有那么长的海岸线,又有南美最大的贸易港,海军是重要的军事力量,在南美国家中算是比较强的。

  海军总部对面的伊基克海战纪念碑,为纪念1879年5月21日“硝石战争”中的一场海战,当时舰长与全舰官兵均阵亡,这一天被定为海军节。纪念碑最上面即为“埃斯梅拉达”号舰长。纪念碑整日有海军守卫。

“硝石战争”是智利与秘鲁和玻利维亚联军争夺南太平洋阿塔卡马沙漠硝石及鸟岛的战争,后智利胜,秘鲁和玻利维亚均割地。

  海军总部

  瓦尔帕莱索港的重要性在巴拿马运河开通后(1915年)便失去,曾经辉煌的城市逐渐衰败。中心广场向四周辐射街道,这些街道通往山上的住宅。街上行人稀少,沿街的建筑很多都成了空壳,摇摇欲坠,但这反而吸引了艺术家们,斑驳的墙上画满了个性十足的墙画,虽不如巴西蝙蝠侠小巷墙画精美艺术,但仍让我们很是欢喜。

  正是那些涌到这里的艺术家、诗人、作家等等,使这座老城保住了文化中心的地位。老城区在2003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是智利的文化首都。

  由于住宅都建在山坡上,从1883年开始建了许多这样的小缆车(28座),每个缆车边的楼梯都被美化得极漂亮,成为城市的名片。

      智利是世界上唯一生产硝的国家,是“铜王国”,铜矿资源最丰富。

  濒临太平洋的维尼亚德尔马市是智利的花园城市,美丽而宁静,1875年建城,现属于瓦尔帕莱索大区。

  海滨是赌场和比较高档的住宅区。

  远远望去,山上密集的住房,那就是瓦尔帕莱索老城区,老城区的平地真的只有巴掌大,城市全部向山上发展。

  花钟,令人联想到瑞士著名的花钟,果然是从瑞士定制。

  这里的充满了浪漫气息。

  提起智利总会让人联想到复活节岛,这个南太平洋上孤零零的小岛,距智利大陆3300公里,充满了神秘,吸引着众多眼球。

  因荷兰冒险家在复活节这天发现了这个小岛,故取名“复活节岛”。

小岛的机场非常特别,由圣地亚哥飞往复活节岛的航班是南美17个航次中最好的,座位宽敞,空乘很棒,带着真诚暖心的微笑。

  岛上最早有人类居住大概是在公元一世纪,拉帕努伊人。据说石像摩艾受他们信奉和膜拜。那些引人注目的石像雕刻大概始于公元二世纪,大概公元十二世纪达鼎盛,岛上有900左右尊石像,之后由于种种原因而停止,至今留有几百尊未完工的石像。

  岛上有三个死火山,这是最大的拉诺拉拉库火山。制摩艾的材料便是火山岩。

  摩艾由岛上的火山岩雕就,雕刻的工具是更坚硬的岩石。头上戴着红色帽子“普卡奥”是更质轻的红色火山岩,用白珊瑚、黑曜石作眼睛,但现在眼睛都没了,是后面用其它材料镶上去。据考察,加工工场就在那个火山脚下,加工后的摩艾可能是利用砍伐的树木作撬杆及滚轴,用绳索靠人力将石像一点点搬运。认为原来满岛的森林就因此而消失殆尽,使小岛陷入困境之中。但也有不同的声音。

  七尊唯一面向大海的石像群,纪念最先发现小岛的七位先行者。摩艾站立在祭台之上。

      15尊石像背朝大海一字排开,在1960年的地震海啸中被推倒,后日本人帮助复原。

  摩艾大多十米左右高度或更矮一些,重量在几吨到百来吨之间。这是最大的摩艾,长21.6米,重182吨。

  跪着的摩艾,很多摩艾我们看到的只是地面部分,还有下半部分在地下。

  未雕凿完成的摩艾。

  据说部族之间战争,以推到对方摩艾来表示胜负,战争造成了大量人员的伤亡。不知何时开始,逐渐停止了争战,原来的摩艾崇拜也转移为“鸟人”崇拜。

  当地博物馆照片显示在大英博物馆的一尊摩艾是最精致的一尊,石像背面的图案为鸟人。

  岛周围海边有大量的海鸟,由海鸟滋生的鸟人崇拜开始出现。来自鸟人村博物馆的图片显示了当时的一些场景。左上图表示的是一年一度选族长:候选者们谁先游到莫图努伊岛,取回海鸟蛋顺利游回来,谁就是这一年的族长,掌握了全族一年的生活资料分配权。左下图是在用石块垒房屋。右图表示的是生殖崇拜。

  照片中海中央的就是莫图努伊岛。不要看看距离主岛不远,那里风浪很大,礁石密布,还要攀登峭壁上下。有一次死了十几人,唯一人幸存后,此项活动便被取消。

  当时岛上居民用石块垒成的房屋。

  屋子的门非常小,必须得弯下身子钻进去。

  将石屋掀开了一半顶,让游客可以一窥室内情况,里面也是非常低矮。

  由于一系列的战争、生活物质匮乏,岛上居民的生活非常困顿,当荷兰冒险家发现小岛时,岛上居民人数已经很少。1888年岛属智利后政府施以援助,发展旅游业,现今成为一个旅游胜地。

  下面有岩洞,内有古老的壁画,但考虑到安全目前已经不让下去。

  这是另一处岩洞。

  复活节岛的海浪非常漂亮,可惜拍不出那种肆意和惊心动魄。

  岛周围很少有比较好的沙滩,基本都是礁石峭壁,这是难得的一片沙滩。

  我们住的酒店。

  关于复活节岛的摩艾,关于岛民古老的生活,虽然现在有一些研究成果,但终未能达成一致,还是有不少的未解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