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这个历史悠久而又灿烂的四大文明古国之一,这个当年高僧玄奘历经千辛万苦也要去的地方,这个诞生了释迦牟尼、湿婆、阿育王、泰戈尔、甘地等等一系列传奇人物的大地一直吸引着我,何况又是我们的近邻。与朋友们一拍即合,于十月二十八日开始了“天竺韵”印度纯玩七日游。

这次走的是比较经典的“金三角”线,即新德里—斋浦尔—阿格拉—新德里。主要景点有琥珀堡,风之宫殿,简塔曼塔天文台,城市宫殿博物馆,泰姬陵,阿格拉城堡,印度门,印度国家博物馆,德里红堡,甘地陵园,胡马雍陵及莲花庙以及比拉神庙和路边的水之宫殿大小计十四个,因为辗转三个城市,加之印度的道路以及交通状况都比较差,时间还是很紧张的。在好些景点只能是走马观花,匆匆而过。留下的遗憾只能回来“网补”了。




经过长途飞行及汽车转场,29日下午来到斋浦尔。1853年,为欢迎威尔士王公的到来,斋星王二世下令将城中所有房子临街的一面都刷成粉红色,外加白色边框,因为在当地的色彩语言中,粉红色就是好客的代表色。于是一夜之间,斋浦尔赢得了“粉红色之都”的美称,也使它成为印度最美的城市。数百年来,斋浦尔历经重建和搬迁,但有着丰富历史文化的古城区却完好地保存至今,成为印度传统建筑艺术和民俗文化的“天然博物馆”。

下午没有行程,导游额外带领大家去参观比拉神庙。

比拉神庙全称为“比拉.拉克希米.纳拉杨”庙,是斋普尔最大的印度教庙宇,建于1988年,因白色大理石雕刻而闻名。庙宇面西而立,凉亭、游廊、台阁错落在整个庙宇之中;白色大理石的浮雕、塑像、廊柱、栏杆、中楣和尖顶镶嵌,纷繁夺目、合璧交辉。

比拉神庙。

匆匆游览下,出来已是晚霞满天。




琥珀堡是斋普尔的古都,于1592年始建的。建在斋普尔城郊一个叫琥珀的小山上,故名琥珀堡。可乘车或骑大象登山。堡内的建筑物,由多个不同时期琥珀堡的宫殿组成,并依山势兴建,层层叠叠,极为壮观。

城堡内面积较大,有数座独立建筑物。堡内有一座设计独特的镜宫,曾是土王的寝宫。宫殿用玻璃嵌壁,在阳光的反射下,整个宫殿熠熠生辉。琥珀堡建筑宏伟,装饰华丽,让人流连忘返。

俯拍:去往琥珀堡的山路上。

一群外国游客们在听讲解。

城堡上小窗往下面拍,犹如一个个精美的内画鼻烟壶。

琥珀堡的角楼。

登高远眺。

琥珀堡。

美女们在精致的建筑前留下倩影。

琥珀堡之后花园。

琥珀堡出来不远,马路对面就是水上宫殿。这座宫殿建于1746年,最初是拉贾斯坦君主为了避暑,而特别在人工湖中兴建的。后来被作为豪华酒店,会有豪华游艇来接送入住这里的客人。

水宫旁边吸引了很多情侣来此游玩。

雾气飘渺宛如仙境。

浪漫而甜蜜。

这座宫殿看起来只有两层,但实际上这座宫殿总共有五层,其中三层被淹没在水下,进入这座水上皇宫,你会惊喜的发现,宫殿的后花园种满了绿树红花,每每湖面微风轻拂,总能带来缕缕花香。可惜现在不对外开放了。

风之宫殿位于斋浦尔中心。名为“宫殿”,其实只是一幅“墙”,像座山丘,而且是座粉红色的山丘,叫人一见难忘。墙上密密麻麻布满953扇窗,“墙”面极之浩大。墙后没有壮观大堂,没有华丽房间,只有如蜜蜂巢般的窗户,这些窗户是用红砂石镂空而成,呈半个八角形。窗户设计得无比巧妙,让凉风轻轻透进来,风凉水冷。在风宫还镶嵌着许多玻璃,每当浩月当空,整座风宫闪闪发亮尤如繁星万点,月色如织,故而又被称为是“月宫”。从镶嵌有雕刻的窗户中,皇宫内众多王妃可以俯瞰街景和庆典,又可以不被丈夫之外的男子看见自己的面容。不过,窗户并非单为通风之用,而是为了方便古时宫中妇女观看外面的花花世界;窄小的窗户满足妇女们的好奇心,厚厚的墙壁则隔绝了抛头露面的机会。

风宫建于1799年,位于皇宫后方。风宫的墙壁上开了很多窗户,如果有狂风来袭,只要把窗户都打开,大风就会吹过前后窗户而不会把宫殿吹倒。风宫据说含有屹立不倒的意思,它是印度建筑史上的杰作。

侧面看“风之宫殿”。

风宫里的彩色玻璃。

简塔曼塔天文台,印度的世界文化遗产,世界天文史上的不朽杰作,由斋浦尔城的天才王公辛格二世修建。简塔曼塔这个名字是从意思是“计算工具”的梵文演变而来的。这座由杰伊·辛格于1728年开始动工修建的建筑是一个拥有各种各样奇怪雕塑的天文台。这也是他建造的五座天文台当中最大和保存最完好的一座。

参观的人实在太多,以致于无法听清讲解和完整拍张照片。

这个仪器的两面分别代表着南北半球,它计算出来的时间可以精确到分钟。在木条上悬着的两个巨大碟形物体组成了亚特拉,这个具有多种用途的仪器可以帮助测量星座的位置,以及计算印度日历上的日期。

带着孩子参观天文台。

计算日蚀其中最令人震撼的设备是仪器之王一个巨大的日晷,它周围有一个通往顶层的阶梯。

它有一个成27角、27米高的晷针一这个数字就是斋浦尔的纬度。它投下的阴影每个小时会移高4米,可以协助计算当地时间和子午线时间,以及测量天体的某些数据,比如赤纬(一个天体与天体赤道所形成的角距)和高度。

补充两张百度照片以飱读者。天文台全景。

巨大的日晷。

城市宫殿博物馆。

博物馆里的中国元素。

镇馆之宝——白银制作的水瓮。

守馆卫士。

博物馆外观。

因为部分团友购物加上堵车耽搁,时间有点晚,但阴错阳差让我们在车上看到了斋普尔的夜景,变幻的灯光掩饰了城市里的垃圾和污水,欣赏到这个“粉红之城”的几分美丽!

看这摇晃的视频就明白道路的不平坦,这样的大城市(包括首都德里),两旁道路都沒有硬化,小车驶过,尘土飞扬。

早晨又坐近五小时的车来到阿格拉。印度知名度最高的泰姬陵就在这里,它也是世界级的瑰宝,被称为世界新第七大奇迹(占地十七万平方米),被印度人引以为傲。

莫卧儿王朝第五代当权者沙贾汗从世界各地找来了最好的设计师和工匠,用了两万余人,历时22年的精雕细琢之后,泰姬陵就惊艳地出现在了在世人面前。可是4000万卢比(约70亿美元)的建筑花费耗空了帝国的财政,昔日强大的王朝渐渐没落了。而沙贾汗在泰姬陵完成之后砍掉了设计师的头,也杀了众多工匠的手,没想到美丽的泰姬陵居然沾满了腥风血雨。而与此同时沙贾汗也已经年老体迈,家族内部的战争也已经爆发,他的儿子重复着他当年做过的事情,最后沙贾汗被软禁了起来,直到8年后才去世,幸运的是他的儿子将他葬在泰姬陵里。这对阴阳相隔的爱人终于在这里重新相聚。这座美丽的泰姬陵见证了整个王朝的兴衰落败,也是每场权力游戏的背后结果。

走近泰姬陵:大门横楣上端十一个小圆顶,前后门共二十二个,代表泰姬陵建设22年方始成功。

神往已久的泰姬陵,因为次日是周五不开放,又是人从众……

泰姬陵视频。

利用两部手机制造出的镜面倒影效果,美伦美焕。

凡是见过泰姬陵的人,都被它那洁白晶莹、玲珑剔透的身影所倾倒。这是一座全部用白色大理石建成的宫殿式陵园,是一件集伊斯兰和印度建筑艺术于一体的古代经典作品。古往今来,多少文人墨客、风流名士歌颂她、赞美她。 然而,泰姬陵的命运并非都象赞赏者所希望的那样美好和圆满。从它被建成起至今,就象它所埋葬的泰姬那样,一直充满着哀怨和愤恨。难怪连印度诗翁泰戈尔都说,泰姬陵是“永恒面颊上的一滴泪珠”。

走过长长的过道,接近泰姬陵后,有一汪碧水更加映衬出这宫殿的洁白神圣。泰姬·玛哈尔陵(全称)的工艺成就首先在于建筑群总体布局的完美。布局很单纯,陵墓是唯一的构图中心,它不象胡玛雍陵那样居于方形院落的中心,而是居于中轴线未端,在前面展开方形的草地,因之,一进第二道门,有足够的观赏距离,视角良好,仰角大约是1:4.5。 建筑群的色彩沉静明丽,湛蓝的天空下,草色青青托着晶莹洁白的陵墓和高塔,两侧赭红色的建筑物把它映照得格外如冰如雪。倒影清亮,荡漾在澄澈的水池中,当喷泉飞溅,水雾迷时,它闪烁颤动,倏整倏散,飘忽变幻,景象尤其魅人。为死者而建的陵墓,竟洋溢着乐生的欢愉气息。

泰姬陵旁边的清真寺。

就要离开了,回望泰姬陵,联想它背后血腥而凄美的故事不禁唏嘘不已。

离开泰姬陵,到达阿格拉堡时已近黄昏,售票窗口临时变动,足足耽误二十多分钟才得以入内,只能匆匆忙忙绕一圈了事。(当晚还有一场歌舞表演。)真是形色匆匆。

阿格拉的“红堡”,坐落在亚穆纳河畔,占地38万平方米,外围由高十二米的红色砂石城墙围成,总体呈半圆形。曾经是莫卧儿王朝的皇城所在地,现在是伊斯兰教建筑的代表之作,著名世界遗产和印度著名的旅游之地。从16世纪到18世纪初,阿格拉一直是印度首都。这里是统治全印度几百年的莫卧儿王朝的首都所在地,这里融合了登峰造极的艺术成就与刻骨铭心的爱情故事。

印度盛产各色砂岩:粉红、黄、白、浅灰、奶油、棕褐等等,以及优质大理石,这些石材的硬度又恰好易于雕刻,这就形成了建筑中最迷人的部分:石头镂空雕刻,让沉闷庞大的建筑变得轻盈灵动,阳光照射时更营造出迷离的效果。

柱子上精美的雕刻。

印度游客。

从16世纪到18世纪初,阿格拉一直是印度首都。这里是统治全印度几百年的莫卧儿王朝的首都所在地,这里融合了登峰造极的艺术成就与刻骨铭心的爱情故事。

晚年的沙贾汗被儿子囚禁在阿格拉城堡里,只能透过小小的窗户眺望不远处的泰姬陵,八年以后死去。

今天又乘车返回新德里,两百公里的路走了四小时,据说这已经是最好的公路了,团友们听了会心一笑。午饭后参观印度国家博物馆,几天的奔波很是疲累,简单看看休息休息。

博物馆展品。

德里是印度的首都所在地,城区又可分历史悠久的旧城区及新规划的新城区。旧城区目前仍保有许多重要古迹,新城区部分则是印度现代化的象征。新德里位于德里南部,是一座年轻的城市,始建于1911年2月。

印度首都德里分为旧德里和新德里两部分,旧德里市内平坦低洼,排水不畅。旧德里街道狭窄,二三层高的残旧建筑、牛车、单车、电车充斥在横街窄巷里。相反,新德里到处街道宽阔,翠绿的树间夹着清洁的街道,是印度整个国家的经济行政中心。

印度门,又名印度战士纪念碑。有守卫的士兵,燃烧的火焰及摆放的鲜花。

一道“德里门”(又称印度门)硬生生将首都德里分为两半,一边是繁荣宽阔的街区,一边却是狭窄拥挤的贫民窟,泾渭分明宛如两个世界一般。

游客乘坐的马车马鞍辔头讲究。

街头的穷孩子,乞讨者比比皆是。

简陋的交通车上挤满了人,甚至挂在车边上。

热情的打招呼,这样乘车早就习以为常了!

不大多见的绿树成荫的地方,果然入镜!

进入德里红堡前的购物街。

参观德里红堡。

德里红堡位于印度德里,是莫卧儿帝国时期的皇宫。自沙贾汗皇帝时代开始,莫卧儿首都自阿格拉迁址于此。红堡属于典型的莫卧儿风格的伊斯兰建筑,位于德里东部老城区,紧邻亚穆纳河,因整个建筑主体呈红褐色而得名红堡。

登上城堡俯拍。

兴奋的游客。

红堡城堡内的建筑包括明珠清真寺、公众厅与私人厅以及专供皇帝使用的冉玛哈勒宫等。红堡的内殿是用大理石和其他名贵石料砌成,壁上刻有花卉人物的浮雕,宫殿的规划以伊斯兰原型为依据,而每座亭子展现了具有莫卧儿王朝典型建筑特征的元素,反映出波斯、贴木儿王朝和印度建筑传统的相互融合。

德里红堡。

阿格拉堡的下水道设计。

设计的十分巧妙的水池兼下水道。(德里红堡)

德里红堡。

兴奋的青年学生们。

参观甘地陵。甘地是印度国父,也是提倡非暴力抵抗的现代政治学说——甘地主义的创始人。他的精神思想带领国家迈向独立,脱离英国的殖民统治。他的“非暴力”的哲学思想,影响了全世界的民族主义者和争取能以和平变革的国际运动。

由于正处“排灯节”期间,(相当于我们的国庆节)所以人多烟火多,雾霾为五百天内之最,到处灰蒙蒙一片。

印度国父——甘地。

胡马雍陵建于1556年,是莫卧儿王朝第二代皇帝胡马雍的陵墓,也是伊斯兰教与印度教建筑风格的典型结合。陵墓主体建筑由红色砂岩构筑,陵体呈方形,四面为门,陵顶呈半圆形。整个建筑庄严肃穆、亮丽清新,为印度乃至世界建筑史上的精品。胡马雍和皇后的墓冢在寝宫正中,两侧宫室有莫卧儿王朝5个帝王的墓冢。1993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胡马雍陵作为文化遗产,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也拍倒影,可惜池水不洁,效果不好。

胡马雍陵园中的草地上也是市民休闲的好场所。

树冠造型华丽大气,给空旷的园林增添几分气势。

莲花庙由一名法国建筑师设计,于1986年建成,是一座现代化建筑。整座建筑犹如一朵三层花瓣组成的莲花,每层9片花瓣,底层是盛开的,中间层半开,顶尖层含苞欲放,在阳光下楚楚动人。

莲花庙里漂亮的管理员。

进庙必须脱鞋穿鞋套排很长的队,眼看天气将晚,阴沉沉的。我们排在后边的几人匆匆穿堂而过,没来得及在大理石座椅上冥想片刻,出来时抢拍两张片片就走。还是被倾盆大雨淋的透湿,狼狈不堪。

风和日丽时的莲花庙是这样的。

欢乐的晚餐。

累并快乐着的旅行,期待来日再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