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你怎和解,


安慰自己误解只是必走的路程。


忘却这一切,


不同的人生底下从未出现叠层。


与自己和解,


人间矛盾变幻如苍穹温暖是表面。


与孤独和解,


躲进心里傲慢才浮现,


在这悲伤的人间……


—————————————————————————————


世间坎坷磨砺出多少伤痕,


这不是孩子的天问,


言不由衷的痛与疼,


懂时已是成熟人。


人生如戏是悲叹只为生存,


如银幕前那般亢奋,


靠谈天说地戏弄自己无能,


众人出色偏选我这个是怎样兴奋。


演戏需认真,


不过我入戏很深,


不到夜深不知自己多销魂,


休理会质问。


童年木马不会告诉你的疼,


是游戏结束后寂寞无人,


生如钟无艳奈何忍也只可认,


成长总受益于坚忍。


回首在情人面前强作精神,


灾难中却难硬撑,


美景可看不可碰。


世事无常中的沉沦,


疲惫心灵上的灰尘,


手脚都未有机会相闻,


仿佛雪与月亦不曾有缘分。


少年人不懂最难不是逃脱情困,


是甜言蜜语中扮沉闷,


再演出苦笑为你庆生。


邀请你月光下守恒,


看绚烂的星辰。


星光下通透的灵魂,


炫若千盏灯。


曾无视的是如今自己的化身,


眼前的生活似断垣撕裂出残痕,


窗帘都剧震,


你我怎会陌生。


忆往事竟这样近,


无奈距离总生憎,


没有温柔的人,


怎会在窃喜中沉沦,


现实中命运从不对称,


敌我皆欢笑又怎可能?


岁月运转须有理由生存是事实却残忍,


度过余生靠什么身份?


挣扎求一个感情的论证,


苦海渡过必需有船可撑,


泪水编织出伟大前程。


平凡的终点站前没人舍得分,


如果你还可记得我们以往的爱恨,


和那个冬天雪夜中幸运的眼神,


那屋内燃着的灯与宽慰的冷曾互相平衡。


不顾面前时代降低温,


雪水需独饮,


步进屋内我骨肉再下沉,


脆弱轮回声,


终疗这尘间躁郁症。


—————————————————————————————


与你怎和解,


安慰自己误解只是必走的路程。


忘却这一切,


不同的人生底下从未出现叠层。


与自己和解,


人间矛盾变幻如苍穹温暖是表面。


与孤独和解,


躲进心里傲慢才浮现,


在这悲伤的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