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两天就是“立冬”了,抓紧时间拍了次“残荷”。这些年拍了很多次,每次感觉都不一样,我被残荷之美所打动,这种美需要跨越时光的长廊,在繁华凋尽的深秋里反复吟读,反复咀嚼,才得其深味。

追求残荷的禅意,是一次尝试,我尝试去审读这种枯瘦清冷,却伴随消失的韵味。

       曲淑梅 2019.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