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最爱这里?当然是一众影迷!带上《教父》《天堂电影院》《西西里的美丽传说》《碧海蓝天》……在初秋依然炫目的阳光下,我降落在帕勒莫机场,自东而西,追着太阳升落的轨迹,探访我心向往之的西西里。

帕勒莫@停在旧时光


西西里大区首府,曾经的“黑手党之城”,从机场前往老城中心的酒店,越走越窄的街道和年久失修的古老建筑扑面而来,仿佛时光录影机突然摁下了倒带键,一秒回到从前。这样的感觉却让我心生欢喜,好像自己也有幸走进电影里的旧场景,旁观着《教父》的喋血剧情一步步走向高潮(马西莫剧院的台阶上,失去爱女的迈克在此仰天痛哭)。


次日拜访诺曼式建筑的集大成者-蒙雷阿莱主教座堂,气势恢宏的大教堂里一场婚礼正在举行,合唱团美妙的歌咏下,大主教亲自证婚以吻赐福,庄重华美的场面如非亲临,实难想象。年龄已长且并不貌美的新娘,那时刻,在爱里如花。

切法卢@天堂般小镇


一部《天堂电影院》,透过少年多多的命运还有他和艾费多的忘年友情,真实再现西西里的小镇生活:充满爱、纯真、忧伤又满怀理想。最具导演自传特质的《天堂电影院》是托纳多雷执导的第二部电影,一片封神的他,又为全世界影迷贡献了《海上钢琴师》《西西里的美丽传说》,合称“时空三部曲”。


傍晚镇广场的长椅上,相熟的老人们几十年如一日地拉着家常,总要拉到街灯亮了才拥抱亲吻作别,而赶完功课的“多多们”却已忙不迭地约在大教堂高高的台阶上。夜再深,就找家餐厅点上西西里风味的菜肴,过客如我,也无缝融入切法卢天堂般的日常。

陶尔米纳@网红有道理


从法比卢搭火车经墨西拿到陶尔米纳,贪图火车沿途有西西里岛绝美的海岸线,意铁贴心设计的大观景车窗,上车前带上一杯咖啡,几欧的火车差点坐出豪华包厢的感觉。墨西拿海岬是西西里岛通往欧洲大陆的最窄处,晴日里眺望意大利本土,震撼的美。


因为第三季《中餐厅》选址陶尔米纳,一不小心蹭了波热点。3月决定来这里的时候,《中餐厅》还没播,所以我是冲着吕克贝松的《碧海蓝天》来的。已经过度商业化的陶尔米纳,除了人多,依然美好得令人窒息。要安心住下来,避开游客汹涌的那些时段和地段,便能够回到《碧海蓝天》里那仿佛不属于俗世的纯净世界。


拍到心水的标准意式帅哥一枚,忍不住小秀一下。

卡塔尼亚@不只有火山:


迎风冒雪+冻成狗+手脚并用+没有美图,挑战埃特纳火山3000米高度,却是最值得纪念的一天。ETNA,欧洲最高活火山,火山爆发的历史可以上溯50万年,最近的一次喷发在今年7月。亲历震撼,永存记忆。


除了火山,真正古老且并未过度修复的卡塔尼亚给了我另外的惊喜。暂居在目测5米层高4米长窗的宽敞民宿(后求证得知实际6米),那种长居都市被不到3米层高压抑惯了的心情,自然就敞亮起来。体量巨大又朴素无华的建筑,在阅尽繁华的我的眼里,有更无言的感动。


卡塔尼亚人热情友好,拍美女帅哥不用遮掩,邀我合照之外,还有专业灯光伺候。

锡拉库萨@寻找玛莲娜


当年一部《西西里的美丽传说》,美得不可方物的玛莲娜,住进过多少少年“雷纳多”的心里?!


顶着狂风,在随时可能倾盆而至的暴风雨间隙,我穿梭在锡拉库萨那些玛莲娜走过的街巷,抓紧快要被风刮得握不住的相机,试图捕捉到那些和电影一样的场景,也记录下奥提伽这座被西塞罗称为“希腊最伟大、最美丽的城市”的古城3000年后的样子。


狂风刮跑了人群,空荡荡的大教堂广场上,等到快天黑也没等来“玛莲娜”般美丽的女人摇曳着从我镜头前走过,权且用这张帅哥的照片充数吧!

诺托壁垒@巴洛克荣光


今天拜访的诺托和留宿的拉古萨,虽然都是小城小镇,小到火车站连售票机器和工作人员都没有,却是晚期巴洛克艺术最后的荣耀之作。


1693年毁于大地震的诺托和拉古萨,重建后的城镇因为“代表了欧洲巴洛克艺术最后的高潮”,该地区以诺托为代表的8座城镇,2002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是为“诺托壁垒”。巴洛克建筑虽以繁复构筑、奢华装饰为其特征,我却最钟情于那精心布置的光影对比,在不同的光线下带给观者完全不同的感受。


山城拉古萨如迷宫般的地形,谷歌地图完全失灵,爬上爬下到腿软的我,为了美景也算拼了半条命。可喜入住民宿天台上就能欣赏到著名的老城夜景,明早或许还有日出等着我,赶紧睡去。

土耳其阶梯@美出新天际


距离阿格里真托只15公里的Scala dei Turchi,是雷亚尔蒙泰海岸一处不同寻常的白色岩石峭壁。按计划先搭巴士到恩佩多克莱港,再步行约3公里前往土耳其阶梯,趁日落前赶到那里。在售票处被告知因为司机罢工,这两天的巴士都停开了,连明天也没车,这突如其来的状况让我懵在当场。


小地方的意大利人都不怎么讲英文,问来问去都不得要领,只好用现学的磕磕跘跘的意大利语,逮人就问”Scala dei Turchi”和"autobus(巴士)"。怕是我的坚持打动了上帝,一位戴眼镜的男人载我去到附近。我也顾不上怎么回去,快步奔向已经被落日染红的土耳其阶梯,拍下这美出天际的一刻。

阿格里真托@拜谒神殿谷


我这个喜好全世界乱跑的人,觉得官方的推荐肯定比自己的判断来得靠谱,所以N年以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选的世界遗产一直是我打卡的第一参考。重点来啦!今天要打卡的阿格里真托神殿谷,便是UNESCO著名标志的设计之源,其至高地位和无尚荣耀,可见一斑。


神殿谷共有七座建于公元前5-6世纪的希腊陶立克风格神庙,其中保存最完好的协和神庙不单单是神殿谷的标志,也是留存至今最著名的希腊文明。协和神庙前又遇到波兰雕塑大师伊格尔·米托拉吉的作品(另外两次在罗马和波兰克拉科夫),用残缺的青铜雕像表达圣洁和美丽,令人一眼难忘,来张特写。


所有的文明都是人类的共同财富。在神殿谷有来自上海才4岁的小男孩,一根一根数着希腊神庙的立柱,那架势好像非得亲眼验证一遍解说器的讲解才肯罢休。相信能有幸这样长大的我们孩子们的未来,必定敞亮而宽广。

后记:


从西西里岛正北的帕勒莫,自东而西画了个大圈我又回到出发地,要搭夜晚的轮渡去拿波里,临时选了离轮渡码头很近的B&B Questa casa non e'un albergo 住下来。


有年头的大楼里,漂亮的大理石墙面依稀能辨出当年的豪华,房东玛利亚在门口等我,轻扬的嘴角藏着不易觉察的谦和,酷似托蒂的男门房也好脾气地冲我笑着,那笑容和大楼一样透着年代感。而恰恰是这样一些有年代感的的陈旧物事,仿佛带着时间积淀的温度,让身处异域的我一秒置身熟悉的电影场景,心生温暖美好。


其实镜头背后,西西里并非明信片式的美丽,且旧且乱且脏着,然而我依然想用天堂般美丽来形容她。


天堂里到底有没有烟火气,谁知道呢?!

(配乐《Nostalgia from Cinema Parodiso》来自马友友2004年和意大利国宝级配乐大师Ennio Morricone合作的录音室专辑《Yo-Yo Ma Plays Ennio Morricone》,原曲正来自托纳多雷的名片《天堂电影院》。当埃尼奥优美的电影配乐和马友友“犹如上帝驾临”般(乔布斯语)的演奏合一,留给我们的只有膜拜吧。文图皆系原创,欢迎转发,敬请注明出处,盗用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