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季随想 应老伴之约


随着冬季的如期而至,喧嚣的声音也顺势而下,人静了,环境静了,人的心绪也随之安静了。

人在安静的时候容易静思,做自己喜欢的事儿。读上一本儿书,和书中的人物心灵交流,一半是他们,一半是自己,模模糊糊随着书中人物命运或喜或悲......

有时会倚靠在窗前欣赏窗外的风景,会联想无限,内心也随之活跃丰富起来。

也会有不甘心现实平静日复一日的生活,会有走出去看一看的冲动。找一找冬季里的美,找一找身边的美。

那么,到东北松花江看雾凇是个不错的选择。每年冬季的11月以后,当草木凋零,万物失去生机之时,松花江岸边的雾凇却恍如一夜春风吹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般展现眼前,琼枝玉叶、银色花海!画面颜色极简,简至大美 美到极致,美到心醉。

雾凇俗称树挂,它的形成是要有一定条件的,除了温度低的要求,且水汽要充足。在特定的区域,在两者互为矛盾的制衡下,凝华而成,一蹴而就。

其实雾凇在我国北方大部分地区也时有出现,但那是一片一片面积范围不大的雾凇,没有像松花江雾凇那么震撼、那么壮美而已。

北方的雪与梅同样是绝配,是前世今生之缘。梅雪相遇相得益彰,那是感知天地的心灵相遇,是一场不受时空而至的相约相遇,他们共同接受了风霜的考验,在万物沉寂之时展现其最美的绽放。

让我们欣赏一下诗人的梅雪情怀,诗人的梅雪情调吧……

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诗俗了人......

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此诗之后,任何描写梅雪的文字都会黯然失色,输的不留悬念。

我们试着学习诗人给自己增添一点儿浪漫,增添一点儿高雅,做个有些追求,胸襟宽阔一些的人,那便是极好的了。

雪无需打扮自己,洁白是最纯最美的颜色。雪随风在空中飞舞,自由落地与大地亲吻。如果是一场大雪呢?千里冰封、万里雪飘,便是一幅气势磅礴最美画卷。

雪停了,孩子们出来玩耍,一个一个穿着厚厚的冬衣,带着帽子、围巾、手套,拿着铲雪的工具。他们将雪堆成各种活泼可爱的小动物,有模有样,活灵活现。

堆雪人儿的时候,一定忘不掉的是给雪人插上一个红红的辣椒,充当雪人的鼻子,那是童心最经典的创意,好看还夸张。

男孩子雪天爱玩的另一个游戏,就是打雪仗,也是他们最期盼的。他们在雪地上相互追逐互相扔着雪球,极具灵活。

有技巧的孩子脚下用力一滑,在雪地上划出一道美丽的划痕。滑得速度极快,是那样自信骄傲,略带一点挑衅,笑声随着身影传向远方。

雪中玩耍的小脸蛋儿个个冻的红扑扑的,在白雪的衬托下如花朵一般。孩子们玩耍欢笑声也传播着、感染着围观的大人们,他们的脸庞时不时现出慈爱的微笑。


岁月静好安宁,现实安稳,一切是那么的和谐有趣。

冬季里还要寻找美食美味。五花肉炖白菜粉条儿,在东北那是老少皆知,老少皆宜,是忘不掉的美味菜品。

做这道菜要讲究选材,讲究火候,讲究季节。最讲究的还是要用心去做,买一块儿上等的五花肉,切好在锅中煸炒,炒出多余的油脂,再依次加入辅料、白菜、粉条儿。经过烧炖,整个厨房飘散出诱人的香味儿,香气扑鼻,吃到嘴里香而不腻,吃到胃里暖暖的。用地道的东北话说“嗯,好吃!味道嘎嘎的”。

这道美食的食材搭配、烧制工艺延续了数百年或更长的历史,凡在东北生活的人都喜欢吃这道菜。那是留存在大脑,留存在骨髓里的味道,幸福的味道,家的味道。

如今东北走出去的人很多,但不管走出多远,都会记得家乡的味道。记得家乡的小路,家乡的雪。这是游子的情怀......

在一天一天的冬季里,大地以无声博大的胸怀聚集着更多的养分,等待着春天的到来,把自己奉献!


冬季很美,美得沉静,美得深藏,美在博大与奉献。

岳玉荣2019.11.8立冬于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