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真正好看的影视作品,关注“影探”

没想到被这么一个小小小小小片感动到。

说它小,一小是时长短。

5、6分钟一集,一个愣神的功夫就看完,小巧玲珑。

二小是拍摄的对象。

街边一家小门脸,墙边起的一口灶,集市上一辆带了玻璃罩子的小三轮。小的司空见惯,小的习以为常。

三小,是里面的小人物。

冬天早晨穿着黑亮棉袄的大爷,戴着圆眼镜背着大书包的小学生,一件大红罩衣,见面笑声响亮地招呼人的老板娘...小的那么熟悉,那么亲切。

就是这么一个连短片体量都不大够得上,故事也没什么沉浮跌宕的系列剧,让我大晚上看哭了,也看馋了——

早餐中国

7年前,国产美食纪录片崛起,是从《舌尖上的中国》开始的。

直到今天,评分也是罕见的高,9.4.

但有一次在《圆桌派》上,作为舌尖总导演的陈晓卿却说,他真正拍的,不是美食。

满屏的锅碗瓢盆,不是美食是什么?

人味。

那个爬到高处尝一口蜂蜜的小哥

什么叫人味?

老白觉得,首先是热闹,或者说,是热腾腾的生活气息。

想必不少上班族,尤其是一线城市标准社畜们,都经历着如此生活:

睡到上班前最后一秒,起床匆忙洗漱,慌乱出门。睡眼惺忪地挤在罐头一样的地铁里,呼吸着密闭车厢里浑浊的空气,之后被人流裹挟着,进入一栋栋面目相似的写字楼。

仿佛你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写了程序的机器,一只随大流迁徙的角马。

早饭没时间吃,午饭是匆忙吞咽下去的油腻外卖,晚饭是回家后凑合的泡面...

记得有一期节目,窦文涛跟嘉宾们讨论时间被压缩到只能吃外卖的白领们,是否有尊严。

其实相比尊严,更让人担心的,是我们的承受能力——

这样冰冷的、麻木的、非人的日子,离我们崩溃,还剩几天?

这几年,美食类、慢综艺突然大火。其实也不是突然,而是我们心里越来越多的渴望——渴望放缓脚步,投入生活。

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逛一逛菜市场。在人声鼎沸里,感受着无比鲜活的生活气息,从四面八方朝你涌来。

没有加班的疲惫,早晨神清气爽地醒来,到楼下吃个早餐。

《一步之遥》里,文章对着一盘刚上来的菜挑剔的说:“没有锅气”。

想了半天,“锅气”,大概就是软乎乎的发面包子刚揭开笼屉时扑面而来喷香的热气;是烧饼摊上,炉膛里慢慢燃烧的木炭,风一吹过透出的微红;是盛满酸汤粉的砂锅里,滚开的高汤噗到火上的刺啦声...

这份热腾腾的温度和气息,是让一个人从木僵到迅速苏醒的良方。

除了热闹,人味还有一个所指——人情。

是人情世故。

送孩子上学的家长念叨的是升学压力;上班族吐槽的是行业前景;退休的老伯(bai)伯(bai)关心政治;阿姨们互相交流着超市的打折信息...

杨绛先生在《我们仨》里,写钱钟书和钱瑗喜欢在餐馆观察人,还美其名曰:格物致知。

如果你留心,可以从一个早餐摊上,感知到全世界。

还有一种人情,是感情。

看了多少爱情电影,都不如一对头发花白的老夫妻挽着胳膊坐下喝一碗豆浆更感动。

读多少教育的文章,都比不上骑着电动车的父亲给儿子掖了下围脖更动人。

还有老板娘嘴里骂着自家男人懒,转身给出去买菜的老板拿了一双手套...

这些我们不坐下来,不慢下来从来不曾留意的细节,藏着的都是人间至味。

正是“人味”这两个字,让7年前舌尖1成功了,也让满屏推店推物的舌尖3惨败。

这部《早餐中国》,虽“小”,但人味十足。

第一集,拍的是湖南长沙的肉丝粉。

镜头对准的是一家有着二十二年历史的老店,对焦的,却不是什么匠心、情怀之类说教式的话题,

而是这家老板的儿子——一个小学生。

讲的,也不是穷人家孩子早当家的苦情戏,而是一个微乎其微的细节:

怎么吃粉?

斯斯文文地咬断?乖孩子以前也这么吃。

直到有一天亲爹看不下去了,上阵教学:

崽啊!你咋是吃粉呢?要唆晓得不?要shuan!懂不????

看把个孩子给爽的

在孩子一口地道长沙话,惟妙惟肖模仿老爸的语气里,观众都听出来了:

能这么要求儿子,这家店,讲究!

第四集,拍的是福建福安的水煎包。

一声“开锅了”,大锅盖带起的小水珠,满锅的热气着急忙慌地挤出来。

镜头一转,我瞬间笑了。

几个大爷大哥小朋友,为了刚出锅第一个冲上去买到,手里都提前撑好塑料袋。这会儿正望着炉膛里的火发呆。

太真实了!

这一集,本来有一个特别容易煽情的点:

卖水煎包的老爷子,这么多年一直坚持不用煤气,而是用柴火。

看到这,心里真的一紧——怕导演去升华,去抬高,去煽情。

可人家压根就没起那个心,而是借老人之口,轻描淡写一句。

用柴,不是什么情怀,也不是执着。只是因为香。

对于一顿饭来说,赋予它多大的意义,都不如一个香字。

用镜头怎么表达这个“香”。我真的服气这个摄影师。

一个镜头,是老板拿了根吹火管,对着炉膛噗噗两下。

一个镜头,是烟渐起,火星蹦出,老板被轻轻熏了下,眯了眯眼。

一个镜头,是膛里柴木窜出的火焰在锃亮的锅盖上跳动。

接着是食客。

滚烫的包子皮,用手指尖摁住。皱着眉头赶紧咬一口,烫得直哈气。鼻子里跟着发出一声舒服的哼哼。

能把人看馋死。

第二集和第五集,一个是贵州凯里的酸汤粉,一个是陕西西安的油茶麻花。

巧的是,这两家的店主,都是一对夫妻。

这两位太太,也特别有意思。

酸汤粉家的老板娘,岁数大点。老两口透着一股相扶半辈子的默契。

表达爱意的方式,看似是抱怨——对着镜头抱怨自家老头子脾气太急。

先贬。

话音还没落地,褒就来了——可跟客人从没发过一次脾气。

嗨!不带这么拐着弯儿夸自己老公的!

油茶麻花家的老板年,正值中年。

刚一开场就给老公分配活,显示着在这个家里的地位。

中间导演也是不开眼,问老板:大哥,大学的时候有没有谈恋爱。

老板一听,这可是送命题,赶紧回答:没有,没有!!!

没想到一秒钟刚过,老板娘就杀到战场:他要是谈恋爱,就没我啥事了。

啊行了行了,看似在挤兑老板,看似在捻酸吃醋,谁还听不出里面的得意和炫耀来。

果然下一秒对着镜头笑得跟个被宠爱的小女孩一样啊。

虽说这部短剧刚播到第7集,但已经有不少话戳中我心了。

记得水煎包大哥收了摊,坐在桌前对着妻子说:

“两个人一起做水煎包,是我能想到最浪漫的生活了。”

还有油茶麻花大嫂的那句:

对于舒服的理解,可能每个人都不一样吧。我感觉我现在挺好,挺满意的。

今天的我们,有那份坦然,敢说对现在满意吗?

啊,这热气腾腾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