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出门,回了趟老家,二哥告诉我,母亲祭日快到了,给母亲父亲磕个头,给他们说一声,你要走了,看着父母亲的遗像,顿时泪如雨下,心酸不已……

父亲母亲在的日子里,每逢佳节,或者每次远行,远行回来,首要的任务是回老家看父母,那种心情,无以言语,和父亲说说工作的事,和母亲拉拉家常,问问村里的新鲜事,有时候大哥一家也赶回来,一家人其乐融融,即使父亲母亲住二哥家,二嫂张罗着做饭,我们也心安理得的吃,喝,没有任何顾忌,邻里街坊打招呼,一句,回来啦,那种感觉,真的是二哥家也就是家,父母在哪里,那里就是我们兄弟的家。

我的母亲,很贤惠,也很善良,邻里之间都处的很好,很勤劳,小时候我们家孩子多,父亲学生毕业,体力活干不动,还是集体队的时候,都不愿意和父亲搭帮,每次干活,都是母亲干完了帮父亲做,母亲性格好,在生产队有几家关系很好的姐妹,能相互照应,延续至今,我们几家关系都非常好,没有利益,很淳朴,也很淳朴的农村友情,有事也经常帮忙,没有任何所求的那种,这也是母亲留给我们最宝贵的精神财富……

母亲很勤劳,在我记忆里,她总是为我们几个辛苦着,操心着,记得小时候,冬天很冷,下雪后房檐滴水成冰,我们俗称滴流,母亲总是第一个起床,扫雪,做饭,我们穿着母亲做的棉袄棉裤,八眼棉窝子,说不出来的暖和,晚上早早就把土炕烧热,那种天然的,很淳朴的味道,温暖着我整个童年的寒冷冬季,为了我们几个,直到满头白发,还在为我们照看下一辈,大哥二哥的孩子,我的孩子,母亲都是尽心尽力的照看,她默默地,耗尽了岁月,熬尽了人生……

父亲去世的时候,我写出了我的哀思,母亲去世的早,我久久难以动笔,不知道写些什么,一提起念头,都潸然泪下,心中的苦闷和忧伤据满了心头,不知道如何表达我痛苦的心情,母亲冠心病,常年吃药,每次回家,看到母亲吃药难受的样子,我眼泪止不住在眼眶里打转,母亲去世的时候,身为医生的大哥,嚎啕大哭,失去母亲的那种心情,以及母亲去世的那种情景,永远刻在脑海里,挥之不去,时不时就闪现出来,给你一种寄托或者慰籍……

现在,母亲父亲都走了,家的概念也有些模糊了,由于工作的交集,我经常回老家二哥家,父母亲在的时候,总觉得这就是老家,反而真正的老家不是家了,从父亲走后,每次回来,都好像有点生疏,尽管二哥二嫂对我很好,每次回去也很家常,但就找不出家的感觉,唉,父母在,我们还有家,每逢节假日我们还能有个心心念念牵挂相聚的地方,可以思念家,父母不在了,我们就成了孤儿,忙忙碌碌无人喝彩,最后只剩下归往人生最后的归宿。虽然我们也有家,但是有一个我们生活从小至成年的家不在了.人大半生生活和思念的家不在了,很是伤感,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