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雪落红妆,图片网络


纵观人类文字的历史星河,上下五千年,纵横八万里,穿越沧海云白,历经渤澥桑田,墨香轻飘悠远绵久,清词佳句灿烂辉煌,千古词帝李煜和白衣卿相柳永,便是这茫茫长河里的两颗永不消逝的星辰。


-题记



千古词帝李煜


南唐后主,李词煜派,句佳语挚,绮丽柔糜,凄婉悲凉,词词倾情。诉不尽,小楼昨夜又东风,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道不完,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走过春意阑珊,路过无数江山,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几曾识干戈。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独自莫凭栏。仰天长叹,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无言独上西楼,望尽春愁草色,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别样离愁上心头。对月思国,国破山河在。


李煜,才高临风玉树,绝代多情皇子,虽无智国之精道,也很懦弱,却也是醇良温厚,爱民如子,倾国一战,为民而降,足称贤君。只可惜,江山丢矣,美人逝矣,词帝之词,亦是催心撼情,别树一帜了。正可谓,“国家不幸诗家幸,话到沧桑语始工”。


千载名句,携手春秋,不忘千古词帝之李煜,生于七夕,亦卒于七夕,短暂的四十二载春秋,留世之词却辉煌绵久,无染尘埃,熠熠生彩。


千古词帝,绝世悲情,一曲《虞美人》更是千古绝唱,遍洒晴川,天上人间。



白衣卿相柳永


柳永三变,婉约词人,身出官宦世家,自小有功名用世之志,然却屡试不中,浪迹天涯,漂泊四海,常出入烟花青楼之地,填词为生,直至暮年及第。晚年穷困潦倒,一贫如洗,死时为歌妓葬之祭之。


才子柳永,词风哀婉,凄怨缠绵,儿女情长,意境脱俗。


名垂青史的《雨霖铃》,刹那芳华,诉不尽烟波浩渺,道不完晓风残月,一路暮霭,辽阔楚天,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走过烟雨濛濛,路过楊柳岸边,酒醒不知何处,良辰美景虚设,更哪堪冷落清秋。


《蝶恋花》忧怨沧海,缥缈尘世,写不完倾心的相思之苦, 登上危楼独倚,望尽春愁草色,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的人憔悴,多情自古伤离别。


一首《鹤冲天》道出了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叱诧风云,争不恣狂荡,何须论得丧?豪放不羁,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一醉千秋。


《八声甘州》更为史上丰碑,雨洒清秋,关河寂寥,已是残阳照。遥想佳人妆楼望,争知我、倚阑干处,正恁凝愁,却望一江春水向东流。


情词忧句,溢彩尘世,不忘白衣卿相之柳永。那一袭远去的青衫,虽不轰烈,然历史却记住了他;虽贫困潦倒,却让艺术天赋辉煌于青史,走朝换代,绵延至今,生命不过是一场灿烂的烟花,却不虚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