柿子红了

2019.11.07 阅读 1955

出镜 媛媛

摄影后期 米视觉

服装 我

单灯

拍摄地 黄岩趴坡村

同行 淡淡 琪胡子 冷艳 胡蓉 杨漾 碧如蓝 祥云

柿子红了,红得诱人,红得明艳。

秋末冬初之际,万物凋零之时,落满秋叶的山坳里,乡村的田野中,农家的院子里,柿子完全成熟。圆圆的果实显现出艳艳的红晕,红彤彤,亮晶晶,一个紧挨一个,一串连着一串,像开心的孩子们,手拉手成群结队嘻嘻哈哈地挂在柿叶尽落的枝头上。

俗语说:七月核桃八月梨,九月柿子红包皮。农历九月,气肃而疑,露结为霜,伴随着霜降节令的到来,柿果经过空气的洗礼与霜冻,味道会变得更加甘冽。它们的皮,薄得如一层纸,但依然没有完全变软,只是刚刚到达采摘期。这个时节,大自然里亮丽了整个秋日的叶子,已与树木渐行分离,唯剩褐色的枝桠在风中招摇。没有了叶子的陪伴与点缀,树木显得萧瑟去了,预示着烂漫的金秋即将结束。

山间地头,繁华落尽,作物收藏,一切归于平淡。在萧条中,红彤彤的柿子悄然登场一一不宣扬,不浓烈,仅是一片片艳艳的红,就成了这个时节的主角,无需修饰,在天地间,在深灰色背景的映衬下,不拿一抹耀眼,那一片妩媚,就足以让每个路过的人眼眸一亮,欣喜不已。。。。。。

墙头累累柿子黄,人家秋获争登场。

柿叶红如染,横陈几席间。小题秋样句,客思满江山。

林中有丹果,压枝一何稠。

柿子红了,点亮萧瑟而清泠的晚秋,装点灰蒙蒙的山川大地,从旷野田间,从农家小院,它的色彩,流淌在画家的笔端,跃入宣纸,它的风姿,走进摄影师的镜头,定格成一幅幅唯美的图画。

柿子红了,红得温暖,更红得温馨。。。。。

谢谢观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