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 影: 墨 海

部分照片由海鸥社区提供

撰 文: 雲 峰

编 辑: 雲 峰

本篇参考文献:

《老甘井子历史钩沉》

(甘井子区党委研究室,甘井子街道党工委编);

《大连建新公司军工生产史料》

(大连市委党史工作委员会编)

由甘井子街道海鸥社区提供。

本篇为原创。





篇前絮语


我怀着十分崇敬的心情编撰完了本篇。
小的时候,只觉得523厂是那么的神密,高高的围墙上还有铁丝网,前海和后海的厂区端头的岗楼里都有解放军持枪把守。在水池山下的路口处立有一块牌子,上面写着"外国人止步"。落款是旅大市公安局。
父亲回到家里,对厂里的事从来不谈,我们也从来不打听。既使小伙伴们聚在一起玩的时候也没有人说到工厂的事。虽然有的时候真想爬进去一探究竟,但终归也没有那个胆量。只是从来就没有想到它会和解放战争,抗美援朝联系在一起。更不会想到它与中国的原子弹、氢弹爆炸,核潜艇生产相关。而最让我惊讶的也是最让我骄傲的,是我读过的《把一切献给党》的主人翁,我心中崇拜的中国钢铁战士吴运铎竟然在这里当过厂长!童年的我们呀,真的是虽居住在"庐山"中,却真的"不识庐山真面目"哎!
岁月的风雨渐渐地拂去历史的尘埃,时光的隧道慢慢地揭开了那神密的面纱。 当我打开《大连建新公司兵工生产史料》这本书的时候,我一次又一次地驱车踏上了这片童年生活过的土地,拥抱龙头山,亲吻蟹子湾。一张张激情燃烧的面容,一幕幕战天斗地的场景,就像潮水一样翻滚在眼前……
吴运铎广场的建立,给我们提供了穿越历史,重温初心的机会,蟹子湾公园的建设更激起我们对这段红色历史探寻的欲望。因为它们会告诉后来人,蟹子湾、龙头山的魂在哪?魂的精髓又是什么!

发文之际,我要特别感谢甘井子区街道和海鸥社区领导们给予的支持。感谢所有为我教正文字史实的同学和朋友们。


(本篇原本打算11月12日转发,因本篇为正史。在征求了部分同学的意见后,决定提前发出,望大家读后再提出宝贵意见,以便修正)。


童年的蟹子湾
2019.11.12



  

信仰是生命的力量,信仰所给予人生


之谜的答复含有人类最深刻的智慧。


(俄•托尔斯泰)


 

 

从蟹子湾公园(工人宿舍)公交站乘704路向北再坐一站,就到了海鸥街站,这里是原523厂正门。正门对面便是《吴运铎纪念广场》。这个广场不大,但庄严而肃穆。广场南面是吴运铎的铜像纪念碑。这座雕像是1995年4月,由中国人民解放军202研究所建立。碑的左边是一面中国共产党党旗,基座上刻着《入党誓词》。东面立有一面石墙,上面镌刻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西面建有凉亭和藤廊供人们休息。这些后续的建设是甘井子街道和海鸥社区,逐步加以完善。

整个广场被绿树环绕,春天的时候这里的迎春花会首先绽放,冬天的时候晶莹抱翠的雪松挺拔临风。清明时节,少先队员会在铜像前高唱《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七月骄阳,共产党员会在党旗下举拳宣誓。有时在蟹子湾游完泳,我也会来到这里看一看。那一刻,你会觉得它像一本书,读着它,你的心灵会被净化,思想会在穿越,精神会在升华…



  

如果说,蟹子湾是太平洋黄海之滨一朵小小的奇葩,那龙头山就是矗立在长白山脉辽东半岛顶端的伟岸。千百年来縈绕着老龙头,老虎咀有着无数美丽的传说,直到近代才突显出它的现实和国防功能。资本的血腥扩张,逼着清代统治者在龙头山上建立起了炮台。

清廷在大连湾“经营布置,凡历六载,最称巩固”。大连湾炮台始建于光绪十四年(1888),海陆炮台计有和尚岛、老龙头、黄山、徐家山等诸炮台。在龙头山上安装了四门加农大炮,与黄山炮台遥相呼应,护佑大连湾海防,而且驻兵一个营。遗憾的是甲午黄海一战,病入膏肓的清政府,兵败如山倒,未战而逃。
1894年自10月24日至11月6日,日军在花园口登陆时间长达14天,登陆人员24049名,战马2740匹及其他大批辎重武器。日军侵辽图谋和开始登陆是图穷匕见,但清廷则毫无反应。
1894年11月6日金州城失陷;

11月7日(农历10月初10丿慈禧在紫金城里庆祝六十大寿;
  11月8日,大连湾内的龙头山等诸炮台被日军占领。
  


11月21日,日军攻陷旅顺,並血腥屠城,两万同胞血染龙河。有《万忠墓》可证。

万忠墓啊!你时时刻刻在向世人控诉着日本军国主义侵华的罪恶!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甲午战争搅乱了慈禧的庆寿计划。没有心情,也没有脸面再大事铺张的慈禧,不得不在 9 月 25 日下旨,取消在颐和园的庆典及沿途的 “ 点景 ” 工程。史载, 1894 年 11 月 7 日 ( 即阴历十月初十 ) ,慈禧的 60 大寿,只是在宁寿宫中黯然度过的。

  

慈禧庆寿第二天,我们的龙头山被日寇占领,厄运开始笼罩旅大。不知这是天意还是巧合。

美丽的滨城一旅大,我们可爱的家乡,从此成为日俄渔肉之地,灾难深重东北人民陷于水深火热之中。被割裂践踏的江山一别就是50年!

龙头山啊,你山上的草草石石都记录着被倭寇蹂躏的奇恥大辱!




中日"甲午战争"持续了近一年,以中国失败而告终,李鸿章代表清政府与日本明治政府伊藤博文于1895年4月17日(光绪21年3月23日)在日本马关(今山口县下关市)签定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原名《马关新约》,日本称为《下关条约》。

根据条约规定,

中国割让辽东半岛(后因三国干涉还辽而未能得逞);

台湾岛及其附属各岛屿、澎湖列岛给日本;

赔偿日本2亿两白银;

中国还增开沙市、重庆、苏州、杭州为商埠;

并允许日本在中国的通商口岸投资办厂。

中日《马关条约》的签署标志着甲午中日战争的结束。也标志着中国走向了半封建半殖地社会的深渊。


(图片:李鸿章和伊藤博文)


  

毛主席说:

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正义的事业是不可战胜的。

1945年8月日本战败,8月22日,苏联军管旅大。抗战结束,内战又起。为了新中国的解放,中共做出重大决策,组建军工企业,保障后勤供给。

1945一1946年,时任东北联军副司令员肖劲光两次来旅大考察,並向中央提出在连建兵工厂的建议;

1946年11月13日,朱德总司令签发电文,要求各解放区派干部携资金去旅大办军工厂;

1946年11月25日,刘振来大连接管大连机械工厂,开始生产炮弹弹体;

1947年3月,中共华东局派朱毅连组织军工生产;

1947年5月,在龙头山下,建炮弹生产厂,对外叫《裕华工厂》,厂长吴屏周;

同年6月,在头龙山下“老虎牙”建炮弹引信厂,对外称《宏昌工厂》,厂长吴运铎;

7月,经旅大地委书记韩光和苏军多次交涉,把满州化学工厂、大华钢铁厂、进和厂、制罐厂等6家工厂移交我党,与裕华工厂、宏昌工厂等10余家企业联合组建《大连建新公司》,属于部级单位。朱毅任经理,江泽民任副经理。组建了中国共产党第一家多功能、系统化、规模化的军工企业,开创了中共军工事业的新篇章。

新中国成立后,根据国内外形势发展变化需要,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9月,宏昌工厂与裕华工厂合并,更名八一工厂。

1950年12月,中共中央东北局决定撤销建新公司行政组织。

1951年5月,中央旅大市委撤销建新公司党委的组织建制。建新公司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






  

原523厂厂区鸟瞰。



  

“大连建新公司"从创建到结束只有4年左右的时间,但对新中国的解放和建设做出了重大的历史贡献。

据有关统计,4年间公司职工从建公司初期2千多人达到8千多人,培养了一批产业工人。
仅1948年就生产出23万发炮弹,22.8万只掷弹筒炮弹引信,900门迫击炮等,送往解放战争前线。
还培养了大批企业管理人才,仅1949年大连向全国输送的各类管理干部近4千人。
总结制定了各种企业管理制度,为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工业建设与管理积累了宝贵的经验。
523厂是建新公司的裕华工厂和宏昌工厂。新中国建立后合并为《八一工厂》,隶属东北军区军工部。1956年划归二机部,更名为523厂。后有几次更名,2004年移交辽宁国资委管理,现已搬近到大连保税区。
  新中国成立后的523厂不仅为抗美援朝、抗美援越提供了武器弹药,还为我国的核武器,核潜艇及航天事业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建新公司和523厂不仅为新中国的军工事业做出了伟大的贡献,还孕育了伟大的龙头山革命精神,培养出吴运铎等一大批英雄楷模。





英 雄 赞 歌

气 贯 长 虹






吴运铎(1917-1991)


时任宏昌铁工厂厂长。1947年在龙头山下,在与战友吴屏周共同进行炮弹引爆实验时,身负重伤,左手腕炸断,右腿膝盖炸劈,脚趾炸掉,眼睛进入弹片。做手术怕他醒不过来,医生不敢为他用麻醉药。他躺在病床上,用残存的模糊视力,顽强的把引信设计搞完。而这次负重伤他已经是第三次了。
1951年9月他参加了全国劳模大会,受到毛主席接见。
1951年10月5日,《人民日报》发表专题报道《钢铁是这样炼成的——介绍中国的保尔·柯察金兵工功臣吴运铎》。从此,“中国的保尔——吴运铎”传遍祖国大地。
1953年7月,他在病中出版了自传体小说《把一切献给党》。我们正是读着《它》长大。
1991年5月1日,国家民政部、人事部、中国残疾人联合会授予吴运铎“全国自强模范”光荣称号。
2009年9月10日,吴运铎被评为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之一。
2019年9月25日,吴运铎获“最美奋斗者”个人称号。

吴运铎多才多艺,书画也有造诣。





吴屏周(1916~1947)


安徽省巢县人。1938年春天,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39年春,巢县成立抗日动员委员会,吴屏周担任农民抗敌协会理事长。他积极发展党员,扩大组织,组建中共黄山区委会,并担任区委书记。同年秋天,他根据上级党委关于“发动群众,组织武装,坚持巢北斗争”的指示,创建了新四军江北指挥部巢湖游击大队,建立了敌后抗日政权。1940年,他被调到中共淮南津浦路西区委任组织科长;1942年3月,任中共定风怀县县委书记;后调新四军2师任军工部政委;1945年1月,任华中军区任军工部副政委。

1947年5月,吴屏周被任命为大连建新公司裕华工厂(炮弹厂)厂长。 1947年9月23日,在弹体爆破试验中由于炮弹意外地爆炸身献出了年轻的生命,时年31岁。

(摘自合肥党史研究室)






  

关于吴屏周牺牲的情景,吴运铎是亲历者也是见证者。他是这样描述当时的状况的:

  “1947年9月23日,第一次试验炮弹,我装配了8发,当试验到第7发时,没有爆炸,等抽完一支烟的功夫后,我和吴屏周同志走过去,他在前,我在后。当吴屏周蹲下来查看时,炮弹突然爆炸了。当时吴屏周同志被轰到了山崖下去了,他为人民的解放事业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这是吴屏周烈士的纪念碑。这块碑是清末李鸿章在建老龙头炮台时立在山上的,吴牺牲后,战友们将碑拆运来,铲除原文。又重刻碑文立在陵园吴屏周烈士墓前。




安疆(1920-1948)

河北安国县人,…194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决心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1947年由哈尔滨调到大连建新工业公司任经理部副部长。1948年4月在鞍钢抢运钢材,不幸牺牲,年仅28岁。…安疆同志品德优良,胸怀坦率,平易近人,待人热情,能团结同志,为军工事业做出了卓越贡献,以致献出了自己的宝贵生命。

(摘自《安疆碑文》)




赵桂兰 (1930- )

1949年12月19日,下班的笛声响过之后,工友们都先后走出工厂大门。赵桂兰拿着100克雷汞,准备送到配置室保存起来。离工作室只有二十几步远时,突然感到一阵剧烈眩晕,眼前一黑,两条腿完全不听使唤,倒了下去。这时她心里很清楚,前面配置室里放的全是易燃易爆药品,附近还有一座仓库,雷汞触地就会爆炸,整个车间和工厂都可能毁于一旦。为了保护国家财产,她把个人生命置之度外,把雷汞紧紧抱在怀里,压在身下。“轰”地一声,雷汞爆炸了,地上被炸出一个大坑,车间保住了,工厂保住了,她却被炸得全身血肉模糊,左下臂被炸飞了,右臂断了五根筋,头部和身体多处重伤。

这一年她只有19岁,正值青春年华。

她的事迹被广为传播,编进了课本。1950年,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出席了全国工农兵英雄模范大会。同年,参加了全国政协第一届第二次会议,见到了毛泽东主席,受到周恩来、刘少奇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她在大会上发了言:“我虽然残废了,但我的思想没残废,我还要和以前一样为人民服务。”从此,她把做党的好女儿作为一生的追求。

1999年被市工会授予“大连百年工人运动十大杰出人物”。





隋金铭等九烈士


《建新公司经理部九位烈士墓碑文》摘抄:

…1948年10月1日,在本公司仓库搬运物资中不幸发生爆炸,隋金铭等九人遇难牺牲。追思诸烈士忠心耿耿,忘我工作的英勇精神,实为全体职工效法的榜样。除加倍努力来完成诸烈士未竟之志,争取新的胜利以外,特此铭记,以志永垂。


建新公司经理处全体职工

1951年1月立


九烈士英名(墓碑背面)


隋金铭 28岁 山东日照县

于令和 23岁 山东牟平县

赵传义 49岁 山东肥城
刘洪玉 45岁 山东莒县
卢 照 山东日照县
孙 巍 21岁 吉林通化县
李金铭 35岁 山东东平县
蔡风玉 山东禹城县
龙怀来 山东荣县

(以上摘自《九烈士碑文》)







董文英6烈士


1949年9月25日清晨,硝化甘油生产车间发生爆炸,董文英等6名工人牺牲。

具体名单是:

董文英

仇 祥

苏守庭

张怀广

陈财顺

姜锡福

(本名单摘自《大化志》。由段洪巨提供。)



  

关于"九烈士"的碑文,我是第一次看到。董文英等六烈士的事迹也是第一次读到。心情很复杂。缅怀敬重之余,还有几分惋惜,几分沉重。

九烈士他们是1948年10月1日牺牲的,一年之后新中国成立。立碑之时,离牺牲之日已经过去了3个年头,假如没有新中国,人们还会记得他们吗?
其中有3位烈士竟然连年令都没有记下?当然他们比起那些无数为革命牺牲的无名烈士们还要好些。
  董文英等六烈士牺牲时,离新中国成立只有5天了。
  是英雄们谱写了战歌,是烈士们染红了国旗。





  

这些牺牲在共和国诞生前的烈士,他们多是普普通通的劳动者,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在生产什么,生产了这些产品要去干什么?

吴运铎在《回忆在大连造炮弹》一文中这样写道:
  “那时国民党封锁,大连很艰苦,老百姓发生饥荒,没有饭吃。我记得有的人吃野菜,有的人春天把槐树花和棒子面合在一起做窝窝头。我们从华东用船把粮食运到大连,发给工人,只开很少一点工资。”
  我们的军工前辈就是这样的艰苦环境下,不怕苦,不怕死地为新中国的解放而无私奉献着。真至牺牲自己的生命。


 

 

正是因为有吴运铎、吴屏周等英模的带动下,建新公司劳动英雄倍出。据《建新报》1949年1月6日载:1948年度共评选出特等功、大功、集体功及小功等共计1382名。在英模的带领下,群情激昂,生产热情高涨,生产的一炮弹,武器渊渊不断送到解放战争的前线。




  


“寄意寒星荃不察,

我以我血荐轩辕。”


这就是那一代人的胸怀和信仰!


“为有牺牲多壮志,

敢叫日月换新天。"


这就是那一代人的使命和气魄!

每当我来到英雄的广场上,站在庄严的党旗下,仰望着英雄的雕象,耳畔都会响起了那撼天动地的《英雄赞歌》:


“为什么战旗美如画?
烈士的鲜血染红了它!
为什么大地春常在?
英雄的生命开鲜花!"


那是一代为新中国诞生而忘我牺牲的人们,是那个时代的民族英雄和脊梁。他们心中只有国家,没有自已!

共和国不会忘记他们!

他们的后代更应当永远铭记!




编后语:

当我三易其稿时,我收到邻居加同学的微信,她告诉我《党的好女儿赵桂兰》是她儿子的亲姑奶,她在去年(2018.8.23)已经仙逝。我想来思去,还是不要再去改了吧。我们就当她还活着吧!

英雄不朽,精神永存!他们将和龙头山永生,将与蟹子湾渊长!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