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够了。叶子是秋风的弹手

草贴着浅泥。石头没有晃动

紧粘着一层薄土。枝条沉默至斯

树根年深日久,找不到再生长的方向

落叶如雪。持续得越久

旷野的鸟鸣就越明显。秋雨

在这个季节,越发没有确定性

夏日消耗了力气的河流,不在急急地奔

而是乐于,在一个村子的绕行之惫

河滩里,艳过的荷不但丢了光

呈现出落败的表情。直愣的阳光很大

最惬意的要数羊群了,全身心地

沉浸在金黄的蔓草之中。万簌俱寂

东边的鸡崮山,西边的双峰

像是走累了,只剩下模糊的背影





运河的布袋有些瘪了。可它就是不认命

停息在上方的云朵,被拉了下来

我盯着堤岸。不谈什么远处

羊群虽低头吃草,依然能指认出

一条隐约密径的名字。河对岸

一个挑箩筐的人,正向一格一格的

稻田里走。仿佛都舒展着自己的筋骨

我数了一下,在黄草里一明一灭的羊只

一行拖船正好经过。之前在相同地方

总有人会在此地上岸,绕树三匝后

背过码头,望向稀疏的天空

我突然有了,一种久违的晕眩

说不清楚,我是否曾伸手挽留过他们

夕阳从裂开的树体中穿过。唯有

密集的落叶,散慢的羊群

和一个人,内心制造的风暴

将隐身秋天的软肋,逐个击破



诗歌摄影均系紫气东来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