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梦/2019/11/6


慕名而此村时,已是秋日黄昏。抬眼,就是一个卖饼的老店,早知凤城人做饮食已到炉火纯青之境,进店随意抓上一蛋糕,尝尝,果然入口醇香,与家附近之马来蛋糕可比,但价格实惠。店旁是一个斜坡,沿着一排类似骑楼的二层楼房走去,有一种错觉,我咋走进了老广州?繁华的店铺,老式的屋宇,让我感觉愉悦。找到一个街心公园 ,健身器旁,尽是花朵样天真可爱的娃儿。爷爷带的,奶奶带的,妈妈带的,一问,湖北,贵州,湖南,却是来自五湖四海。对此,我早习惯。一次在棋盘村找市场,穿过几条窄巷,瞅见一株大榕树旁的街道,逗留着十来个村娃,还有清减庞大的妇女若干,在聊天,车衣,做买卖,热闹一团,一问,全是外来媳妇。因而,在这个向晚的村落,我与一帮带娃的村人聊天,倒也从容。一感慨黄连村的文明,比别的村,可能走得更远,它的公共环境卫生,搞得特好;二感慨黄连村的教育,措施可能更人性化。我眼前的年轻妈妈告诉我,她已有两娃,长娃在这里的公立学校读书。原来这里,只打工五年,夫妻有一方买社保,即可靠积分入读公立学校。

夜幕降临,驱车到市场,这是我出行必上一课。熙来攘往的市场,尽是为两餐匆匆买菜的市民。看不到一些休闲的师奶,推着购物车,满市场钻,直至塞得车子满满的,才愉悦而返。我猛然醒悟,师奶出动,大约是早上,早上货物鲜美,她们有的是时间,肯定在最合适的情境出现。除非,是一些日子尚苦的老人,在此时买一些商贩甩手价的货品。

我的手绝对不能空。听见有人云,最怕上市场,我却从不拒绝。东溜溜,西逛逛,我会根据家庭所需,买上一堆东西,回来如数家珍。我家饭桌上的菜,经常集四方田园之精品。一顿饭 ,稔海的鸡蛋,四会的芋头干,天河的海鱼,黄连的青菜,当然还会跨省。家中的老头,默许我的逛市场癖好。有时时间紧,去到一个新地方,不见景点,只见市井。像今天,黄连村的庙宇,文化,历史,是走不进去了。但,我与卖水果的年轻人交流过,我站在村篮球架下,观察过一窝放学却不急着回家的孩子。他们在干啥?原来有,快乐吃零食的 ,闲坐街边石凳上的,踢一会球的,忙着完成功课的。单纯,快乐,自如,这就是孩子的童年。何况,黄连村,就有这么一块空地,供带娃的母亲,出来溜达,给路过的客人,停顿下来 ,感受乡村黄昏的从容,闲逸 。

还有一个节目,黄连村烧鹅很出名,何不买上半个,尝尝?

留着一些角度,下次来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