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直挂云帆

文:直挂云帆



11月2日,烟雨昆明湖。



身体待久了,攒出些倦怠。妻说,出去走走吧。

于是乎我们去了颐和园。










天阴着,空气中渗着雨的轻吟,点点滴滴、或急或慢地弹在地上。

雨,带着寒意竟落的绵绵长长,持持久久,潮了衣衫。

漫步熟悉小径,仿佛从夏的一场喧嚣,绕过浅秋的嚁嚁,凑近深秋的呢喃私语。

我问心,是华的终结,还是思的航启










幽远从来不是颐和的标签,但她却是从深深的悠远走来。

颐和的秋天,最狠的注脚就是让你深陷在这色调的意境里。








头顶不时簌簌作响,随即或红或黄的影子在眼前一闪,飘落脚下色彩的海洋。

云天缥缈,雾水青烟。


远望亭台楼阁,迷蒙处一抹朱红,轻叩往事……








塘湖里静静地躺着残留的枯荷。

光影中沧桑失色的身影,依稀可见往日不羁风韵。

秋雨中雨滴打在枯梗上,噼啪声中犹闻华彩乐章。







经过一个炎夏,走过生命绿洲,绽放姹紫嫣红。

在最绚烂的时刻谢幕。重又踏入泥泞,陷于沉尘。衰叶垂没,枝梗依然倔强站立。孤冷不散,傲骨决绝。








人生似荷,又焉能比荷。










眼观心想,思绪连连,不知不觉冒出个上下句:

衣着非净土,枯骨见心洁。

你看青荷悴,飘零有自知。









拍照小趣: 下图很是费了一番功夫找角度,像不像一只仰躺的小兽正在看手机,旁边放着它的斗笠,身下还有两只小龟凑趣儿



您耐心的看到这里,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