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日清晨,他接完电话对我说,“爸不行了,跟老叔一样的病,姐夫来电话让咱们赶紧回去”。我愣了一瞬间,第一反应是别开玩笑了,你是不是搞错了,我爸怎么会生病?他很严肃的说,我怎么能拿这事儿开玩笑呢?收拾收拾,赶紧走!

我的大脑空白了,不是吧,不会呀,我走时候还好好的呢!我爸,我爸身体那么好,怎么能生病呢?弄错了吧?打错电话了吧?脑子里乱糟糟的,东一把西一把的,我也不知道该收拾什么,发一会呆乱抓一些东西,完全乱套了。 他在那查着机票,最近的已经没有了,比较一下最快的时间,还是开车最先到达!

虽然,我知道人终有一老的那一天,但当看见曾经高大强壮的父亲躺在ICU,一动不动,无知无觉,身上插满了管子,我还是无法接受,不愿相信这个不可抗拒的事实!


在我心中爸爸一直是强健的,爸爸是无所不能的超人,从小不管有什么事儿,只要喊一声爸,就都能解决!虽年事已高,身体一直很健康,很少发生头疼脑热,家里只有常吃的一种降压药和备用的感冒胶囊,就在18天前,我离家时,爸爸还给我准备了路上吃的、喝的,每一样都买好多,说吃不了的回家接着吃,到家歇歇,省得着急出去买。还说等秋天吧,给你带今年的新蜜。

  这是再也不会翻过去的一页日历,折起来的家中两个小宝宝的生日,还有,临走时我说今年秋天回来,一起过中秋!

今年夏季回家,爸爸拿出帮我收着的首饰,让我带回去,我说就放着呗我也不戴,爸爸说我不帮你经管了,自己收着吧,现在想来这话都深有含义,爸爸累了,要走了,不能再帮我经管这一切的一切!母亲走后的12年,爸爸一个人孤独的生活,只为了陪伴和照顾我们这些儿女,今年爸爸就总是说我替你妈妈多照顾你们12年啊,12年了!爸爸终于是陪我们走到了他力所能及的地方,然后去了,去和妈妈团圆了! 我爱喝蜂蜜,每次爸爸都提前在蜂场给我预定下新鲜的纯蜜,等我临行收拾行李时,爸爸就会像变魔术一样,拿出来,说还有也不行,给你买的,都拿着都拿着,家里的蜜多得够我吃上几年!

   

爸爸收东西特别细致,都贴好标签,


天凉了,找出棉鞋,字迹犹在,温暖犹在!


  母亲过世的时候,我流不出一滴泪,却有满腹心事化作铅字,怀念母亲,书写诉不尽的思念;而今,父亲的过世,当我泪流不止,却心中无字,我不敢想,不敢面对,每天在半夜和凌晨醒来,就再也睡不着,想到这个事实,心会疼,胃会疼!直到今天,一百天了啊!一百天!

   

当我环顾每一个角落,会流泪;当我走过每一节台阶,会流泪😭当我拿起每一件物品,会流泪,这一切,都是父亲用过的、走过的!


  心酸纵有千百种,沉默不语最难过。


人心最痛时,往往流于表面的都是平静,像水流深了,就没有了声音。

年轻时没有拖累生养他的人,年老时没有麻烦他生养的人,这就是我坚强一生的父亲! 看到躺在那里插满了管子的父亲,我知道我还是回来晚了,我拉着手说话,看见爸爸眼角流下了泪……

我手机里都是爸爸的照片和视频,看着看着就笑了,笑着笑着,就哭了 光阴里的人和事,就这样以最深情的模样安居在记忆中!

  人生路漫长,远行的我再也听不到那一声声叮咛!

离开的日子越来越近,又多了许多愁绪。都说时间是最好的良药,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到了离开的时候,依然不舍!汽车行进在高速,旷野上满目秋色,异常荒凉!无限的惆怅与悲伤,在别离的这一刻,一起从心头滋生!  

逝去的你,是我想抓住却不能拥抱的风……


  我梦见了爸爸,我说百天、春节就不回了,爸爸穿着大衣,走时候的那件,很暖,什么都没有说,拥抱了我……

愁白了发,哭花了眼,100天了!我还是会为某些段落恍神,吃你喜欢的菜时唤醒的味觉,整理物品时不落痕迹的叹息!

你不再触及我,却依然照耀我 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