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绿水漾明霞,

瑟瑟菰芦两岸花。

深秋里

那寂寞而绝色的芦花

悄然在寒凉中绽放了

雪白的一片

在微凉的瑟瑟秋风里

美到要倾颓的姿势和颜色

素然,洁净

似一个女子

着一身素衣,一颗素心

站在秋天的边缘

听着一湖秋水浅吟低唱

芦 花

(宋·王十朋)

芦花两岸风萧瑟,

渺渺烟波浸秋日。

鸥鹭家深不见人,

小舟忽自花中出。

秋渐寻常,我亦渐渐无悲,烟波冷落中我自与鸥鹭相亲。或你归时,我正木篙撑破涟漪,你看,你看……一袭清香沾满了我的衣裳。

芦 花

(宋·钱易)

深溪高岸罩秋烟,

飒飒江风向暮天。

凝洁月华临静夜,

一丛丛盖钓鱼船。

芦花不雪,我便不寒。独坐江天,月色清寂,心若藏了一缕暖意,世间便不孤单。小影涵秋,你可能分得,是诗是我。

舟行太仓昆山之閒即目

(清末民国初·缪荃孙)

荻花如雪战秋飙,

蟹舍鱼庄一望遥。

看到峰回溪转处,

夕阳红上最高桥。

芦花既雪,我酒正温。一屉蟹香辗转过秋风里的帘,峰回溪转间,凝望着镀了几缕冷红的小桥,想着哪日,或有故人来,带一臂雪絮。

江村即事

(唐·司空曙)

钓罢归来不系船,

江村月落正堪眠。

纵然一夜风吹去,

只在芦花浅水边。

江村青桥芦花,几处寒鸦,数点烟火,一任流放了扁舟。暮烟轻起,携一袖秋风,便恍若恋了山水的隐者,粗茶淡酒,芦雪布衣,恰好有冷月,移至中天。

书西溪僧壁

(宋·孙应时)

碧天如水水明霞,

雁字横风一一斜。

袖手行吟不知晚,

满川霜月浸芦花。

老壁苔深,字迹犹辨。料是听久了诵经声的小字得了些灵性,才在这春雪秋烟中,穿过层层光影,落入我眸。寒云暮鼓,断雁西风,中有满川霜雪浸芦花。

泛 剡

(宋·许棐)

水阔无风似有风,

芦花摇落橹声中。

鸥无一点惊猜意,

认作当时载雪翁。

细烟碎雪,不杂尘色。芦花想来最是人世间多情物了吧,若不然,如何一夜间就白了头呢。秋正好,风正好。橹声哑哑,趁着风絮,与你采回一篮秋可好。

江宁夹口

(宋·王安石)

茅屋沧洲一酒旗,

午烟孤起隔林炊。

江清日暖芦花转,

祇似春风柳絮时。

清江日暖也罢,临风柳絮也罢,只需放下怨念,就着一江芦花,饮到秋气入骨,痴到眉目如雪。何妨就小船深处,芦苇花间,听滴露,听风起……醉卧沧州。

芦 花

(明·李孙宸)

秋风绿水漾明霞,

瑟瑟菰芦两岸花。

带雨沈波人不到,

钓船深处夕阳斜。

西风浅水,芦花涤荡,远接碧天云,近翻仙子袖。鱼子亲吻我了瘦影,旋即便又远离。远是雪,近亦是雪,恍若有我,又恍若无我,飒飒风起,或我就本是其中一片,栖风餐露。

十八棵千年银杏树 

“十八罗汉”。千年银杏王分布在原野,乡村,农田中,和颇具池塘相互辉映,展现在人们面前的是金秋的童话美景。

古老的银杏王

需要四到五人合抱,至今枝繁叶茂

每当树叶金黄时节

远远望去,成为一道靓丽的风景

每当秋风吹拂

满树的银杏叶悄悄变黄

造就了南国罕见的秋色画卷

粉黛乱子草,又叫毛芒乱子草,多年生暖季型草本,株高可达30-90cm,宽可达60-90cm。国内北京以南地区皆可生长。花期9月中至11月中,花穗云雾状。开花时,绿叶为底,粉紫色花穗如发丝从基部长出,远看如红色云雾。-

粉黛乱子草(或毛芒乱子草)

拉丁名:Muhlenbergia capillaris,

来自北美东部,为禾本科乱子草属多年生暖季型草本,株高可达30-90厘米,冠幅可达60-90厘米。需全光照。生长适应性强,耐水湿、耐干旱、耐盐碱,在沙土、壤土、粘土中均可生长。花期9月中旬至11月上旬,花穗云雾状。开花时,粉紫色花穗如发丝从基部长出,曼妙轻盈,如梦似幻。

粉黛草柔柔的、粉粉的、嫩嫩的,如连绵起伏的波浪,如松软舒适的地毯,似彩霞氤氲的铺染,轻纱飘逸,似云雾缭绕的虚幻,缥缈云烟,是那彩衣落凡的浪漫,是那一首摇曳梦幻的轻曲曼舞

暖洋洋的粉色花海,空气里都弥漫着浪漫的气息⋯ 行走在如云如雾般的粉色花海里,让人一下少女心泛滥,仿佛置身于童话般的梦幻世界里⋯

粉黛乱子草

逆光时是金色的

没有阳光是粉色的

太阳下山时是紫色的

没有太阳后是深紫色的

粉戴乱子,胜过杨柳扶摇

一抹抹红铺满山坡、溪畔,或绵延在道路两旁,一簇簇红叶像火一样点燃了整个秋日绚烂的天空,既像色彩厚重的油画,又像静谧深远的水墨山水画。

秋风瑟瑟,落叶飘零。湛蓝的天空,深邃而悠远……红色的叶子,黄色的叶子,紫色的叶子,绿色的叶子,就像春天美丽的鲜花,这真是一副最美的油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