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


稻梁菽麦黍稷乃六谷,

市场上应有尽有。

可菜农为了养家糊口,

除虫防害喷洒农药,

今天喷明天卖屡见不鲜。

农贸市场缺少的

是真正的绿色食品。

如今多年的耕耘,

实现了自种自食的梦想。

         荷锄

闲来荷锄弄地去,

挥臂挖穴种入土。

破泥吮阳禾苗壮,

瓜果满地畦满蔬。

         沃地

日落则息日出作,

侍弄僻静肥沃地。

今日轻轻播下种,

他日任君尽情享。

          微型田园


妻子的心寂静,所做的事精致。

闲暇时分总爱找事做。


细辨其种的瓜有十类种:

苦瓜、冬瓜、蒲瓜、

南瓜、牙齿瓜、西瓜、

黄瓜、青瓜、

棱角分明的丝瓜、

翠绿色丝瓜。

每一种数量极少,

却足够食用。

山珍也,土中臻品。 

微型田园生活,美哉!


她勤快闲不下来。

找点闲地侍弄庄稼。

一干就爱不释手。

问种下多少种品种,

她说搞不清楚,

每种蔬菜数量不多,

种类不下三十种。


我每当傍晚,缓入园中,

欣赏着,爱抚着,

有时也与其一道,

施点土肥,松松泥地,

深吸着泥土气息,

看着植物每天不一般,

想着生活这般宁静、自然、恬淡。

呵,双手创造着美好的日子!

          情趣


大蒜,葱,使菜肴生色生香,

经寒冬,历风雨,

莴苣笋,菠菜,蒿菜,

罗汗豆,蚕豆,葫萝卜,

任主欣赏,凭主细嚼品味。

播种,生长,食用,全是趣味。

侍弄它们,给你丰酬。

     种瓜难 守瓜难


种了十多颗西瓜,

为了爱孙能吃上放心瓜。

自从瓜苗结了果后,

有不速之客不断光顾瓜地,

或早晨,或中午,

或月光下,或漆黑晚上,

偶然被我们撞上好多次。

有些是上了年纪的人。

被发现时,

却振振有词:“在拉小便。”

都是不了了之,

目的是吓唬他们不要光临了。

他们吃上半生不熟的瓜时,

就随手丢弃。

这些可爱的瓜不要八九十来天,

便能成熟了。


一日中午,便是瞬间时光,

四五个人摘、踩、吃,

全被“渴鬼”毁灭光了,

小的只有拳头大,

他们搞了一次光瓜游戏。


忽然想到某一年,

一老农抓住一位十三岁男孩,

小男孩偷了瓜地上一个西瓜。

八十岁老农长时间不松手,

无论多少人说好话,

老农不放人。

老农说一亩多西瓜被糟蹋光了,

我守了十多天,

能抓住一个容易吗?


后来这一个瓜,

小男孩赔偿了一千元钱。

当时我们都不敢相信。

细思量,老农容易吗?

这是他谋生的瓜!

不能呀!

         意外 


有心栽花花不开,

无心插柳柳成荫。

秋种蚕豆,

年底开始采摘叶茎吃,

不盼来年开花结果。

留下一半不采茎叶,

打算来年开花结果能食用。

可事实相反,

前者茂盛、花开满枝,果实累累,

后者枝矮叶小,花朵很少,

怎能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