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古至今人们对荷的赞美之词就特别的多,描写残荷的诗句也不少。


其中李商隐诗:“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


李璟诗:“菡萏香销翠叶残,西风愁起绿波间。还与韶光共憔悴,不堪看。”


读起来意境唯美的诗句却渲染出晚秋的清冷寂寥,给人无限惆怅与伤感。


欣赏过很多摄影师镜头下的枯荷作品,简洁明了,充满着孤傲的禅意。


我是想学着大师们,拍一组有禅意的枯荷。


当我靠近那一池残荷,看见一片片凋零、奇形怪状的残叶、一支支或直或弯的褐色莲蓬倔强地立于池中,它们不再是夏日里青青的绿、不再是娇羞的粉、不再是无暇的圣洁……却也洋溢着生命的张力,让人怦然心动。


这大千世界有了光的追逐就有了灵魂。


秋日明媚的阳光洒向湖面,本来灰黄色的水面投影下天的蓝、云的白,不同的光影交织,一部分湖水变成了绿色,一部分湖水变成了蓝色。一池的枯荷立马生动了起来……


有的残叶半枯着像一顶大大的帽子;有的残叶垂下来像灯笼;有的残叶卷了边像别致的大果盘;有叶面七零八碎的却渲染上秋天的重彩,又与旁边的枯黄相映成景;任意垂败的残杆叠上倒影随意地勾画出不同的几何图案......


“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这秋日的荷塘也不寂寞,几只红蜻蜓忙碌得很,这枝头上停停,偶尔又飞起轻点过水面。


这哪是寂寥清冷的残荷,这分明是秋日里的一出大戏,不同形态的残荷在光影的变幻中展现出别样的韵味。


越拍越有兴趣,我沉迷在这暖暖的阳光下,沉迷在这无边斑斓的残荷中......


残荷之美,美在禅意,美在静默,美在变化,它又寄托着生命的重负,寂默孕育着来年新的开始,让人充满希望和期盼。


我爱这秋日里疏影横斜的残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