阚南忠,一名有23年党龄的老党员,一名有33年教龄的老教师,一名因当年父亲“劝返”回乡,一直耕耘在三尺讲台践行誓言的仡乡人。

每当下雨路滑或是天晴想散散步的时候,这个桥梁塌方待修的地方是阚南忠往返申晓燕家的必经之地。  摄影:杨振

每当姐姐离家去学校,申晓燕经常“藏”在自家的门槛后憧憬外面的世界。  摄影:杨振

憧憬。摄影:李旭义

经过政府帮扶改造后的申晓燕家,左边白色简易房是阚南忠出资修建的临时学校。一面国旗升在申晓燕家门前,给这个宁静的小山村带来一抹鲜红的色彩。  摄影:杨振

申晓燕家厨房,同样患有小儿麻痹症靠拄拐杖行动的母亲正在用柴火煮饭。  摄影:杨振

申晓燕母亲。摄影:李旭义

2016年秋,务川全县展开脱贫攻坚大决战,阚南忠是全县5千多名教师“一对一”教育帮扶者中的一员。2017年一次家访中帮扶对象申晓容的妹妹申晓燕抱着姐姐的腿哭着说的一句“姐姐,我也想上学!”深深扎进阚南忠心里,眼前这个小女孩渴望知识的眼神再难从阚南忠心里抹去,但小女孩患有先天性小儿麻痹症,8岁了身高只有60公分,只能借助木凳走路的状况又让阚南忠陷入了沉思……如何帮助这个困难的家庭走出困境?如何让申晓燕能接受文化知识的熏陶?如何让申晓燕能像别的小朋友那样可以健康快乐的成长?……“你是我们村唯一的初中毕业生,回来给孩子们上课吧!”,父亲语重心长劝诫他的话语又一次次回荡在耳边。“回家办学校,不让一个山里娃没书读。”,曾经返乡时许下的铿锵誓言又一遍遍萦绕在耳际,几天几夜的辗转反侧,阚南忠终于寻思出“家门前建校、送教上门”的办法,而且重担只能自己先扛起来。这是一个共产党员的良知、一名人民教师的情怀在告诉自己必须去做。

阚南忠正在上课。申晓燕坐的桌椅是阚南忠根据她的特殊情况请人订制的。  摄影:李旭义

阚南忠正在用教具(筷子)辅导申晓燕学习角的初步认识。  摄影:杨振

申晓燕家的门槛只有50公分高,但对于她来说,每一次进出除了依靠小木凳外,还得用身体在门槛上匍匐移动才能完成。  摄影:杨振

姐姐不在家的时间,陪伴申晓燕的就是这只猫。偶尔的微笑过后,犹豫的眼神总是望着远处。  摄影:李旭义

申晓燕在一天天长大,阚老师在一天天变老。后继的教学、资源的匹配、知识的更新,孩子的陪伴、升学、成长……一个个新的问题又摆在了阚南忠面前,这不是阚南忠凭借个人的一己之力所能解决的事情,当然,这目前已不是阚南忠一个人的事情。

 

 

编辑:杨振/李旭义/覃凡